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 > 纪年史

公元1505年 乙丑 明 弘治十八年

时间:2018-10-06 16:54:23  来源:[!--befrom--]  作者:[!--writer--]

历史:

小王子诸部入扰

自秦纮被召还致仕之后,镇巡官无统摄,备边松驰,弘治十八年(1505)正月初三日,小王子诸部围关州(今宁夏灵武),入花马池(今宁夏盐池),又掠韦州(今内蒙呼和浩特东北)。朝廷令户部侍郎顾佐往理陕西军饷,加强边备。同月十八日,小王子又陷宁夏清水营。孝宗得报说:清水营堡系西陲要害,寇直入其掠,边驰已极。宜加强守御。后小王子兵攻关不克,散掠内地。指挥仇钺邀其归路,与总兵官李祥击退。

明孝宗朱祐樘逝世

朱祐樘(1470-1505),明宪宗朱见深第三子。成化二十三年(1487)九月初六日即皇帝位,明年改元为弘治。在位共十八年(1488-1505),弘治十八年(1505)五月初七日卒,年三十六。即位之初尚能恭俭节制,勤于朝政,去奸佞之辈,用贤能之臣,史称“弘治中兴”。但不能始终如一,晚年设坛建醮,宠信李广,趋向骄奢淫佚之道。六月上尊谥敬皇帝,庙号孝宗。

朱厚照即皇帝位

朱厚照,孝宗朱祐樘长子,母皇后张氏,弘治五年(1492)三月定为皇太子。弘治十八年五月十八日即皇帝位,以次年为正德元年,大赦天下,除弘治十六年以前连赋。八月尊皇太后为太皇太后,皇后为皇太后。朱厚照即位之初,就重用宦官刘瑾、马永成、谷大用、魏彬、张永、邱聚、高凤、罗祥等八人,时称“八虎”,这八名宦官每日引诱武宗耽于声sè犬马之间,使其完全疏懒于政事,所有政令法度全由八虎操纵,明王朝统治日趋腐朽,埋下了亡国的种子。

小王子侵犯宣府

弘治十八年(1505)五月二十四日,小王子乘孝宗逝世之机,侵犯宣府,连营二十余里。总兵官张俊遣诸将李稽、白玉、张雄、王镇、穆荣,各率三千人分守要害。小王子兵偶从新开口毁垣入,李稽仓促迎战,白玉、张雄、王镇、穆荣各率军拒于虞台,张俊率三千人赴援,中途伤员,以兵属都指挥曹泰。曹泰进至鹿角山被围。张俊增调五千人,持三日粮,驰解曹泰之围。又分军救李稽、白玉,皆突围而出,惟张雄、穆荣阻于山涧,受困而死。诸军大溃,不得已张俊收军而还,小王子兵追击,张俊等且行且战,仅得入万全右卫城,军士死二千一百六十五人,失马六千五百余匹。张俊告急。朝廷先后派都指挥陈雄、张澄及都督李俊、神英各率京军前往。小王子兵大掠后退去。八月,又转掠大同。十月以数万骑犯固原。同年冬,小王子诸部入镇夷所。

平思恩州

思恩州(今广西桂平之西)与田州(今广西田阳)均为广西境内土官统治之地,从成化年间开始即有纠纷,历来不和。弘治十七年(1504)四月,思恩州土官岑浚侵掠田州,死者不可胜数,田州土官岑猛幸免一死。兵部议调两广及湖广兵合击岑浚以平事端。弘治十八年六月,两广总督潘蕃率两广及湖广官军、土军十万八千余人,与总兵官毛锐、太监韦经分六路征讨思恩,败之,岑浚自杀。明军斩其军民四千七百九十人,俘数晨人,将二州均改为流官统治。

弘文馆的废立

洪武三年(1370)四月二十七日,朱元璋命立弘文馆,以胡铉为学士,刘基、危素、王本中、睢稼兼学士。后又以罗复仁为学士。洪武十年八月罢。洪熙元年(1425)正月,复建弘文阁于思善门之左。诏选诸臣有学行的入直,命学士杨溥掌阁事,朱高炽亲授阁印。他说;“我用你们为左右,不只是助益学问,而是想通过你们广知民事,为治道辅。有所建白,封识以进。”同年六月,朱瞻基即帝位,于闰七月罢弘文阁。正德元年(1505),王鏊奏言,请于便殿侧修复弘文馆,选天下文学行艺著闻的七八人,更番入直,由内阁大臣一人掌管,如杨溥时那样。陛下万机有暇,到馆中讲论经史。如此则对圣德自有裨益。奏疏呈进,朱厚照表示同意。于是又复立弘文馆。

是年,减少班匠代役银,每班征银一两八钱,遇闰二两四钱。是年,宁夏地震,城墙倾倒。杭、嘉、绍、宁四府地震;继之,南京与苏、松、常、镇、淮、扬、宁七府、通、和二州同日地震;山西蒲、解二州,绛、夏、平陆、荣河、闻喜、芮城、猗氏七县地震。

文化:

敕修《孝宗实录》

弘治十八年(1505)十二月初七日,武宗朱厚照敕修《孝宗实录》,命英国公张懋为监修官,大学士刘健、李东阳、谢迁为总裁官,吏部左侍郎兼学士张元祯、吏部左侍郎焦芳、右侍郎王鏊、礼部左侍郎李杰为副总裁官,少詹事兼学士刘机等为纂修官。不久,刘健、谢迁致仕。再命大学士李东阳、焦芳、王鏊等为总裁官,吏部尚书梁储为副总裁,翰林院侍讲毛纪、傅珪、丰熙、沈涛、吴一鹏,侍读朱希周、编修汪俊、李廷相、李时、温仁和、何堂等同为纂修官。至正德四年(1509)四月十一日书成表进,共二百二十四卷。预修官升赏有差。

夏英进《莅祚典要》

福建邵武知府夏英,以本朝祖宗及左帝王继体守文,慎初务学等纂集成书,名《莅祚典要》于弘治十八年(1505)十一月二十五日进呈。武宗诏留备览。

杂谭:

秦纮致仕

秦纮(1426-1505),字世缨,山东单县人,景泰二年(1451)进士,授南京御史,因弹劾宦官被谪湖广驿丞。天顺初迁雄县知县,改知府谷。成化初迁葭州(今陕西佳县)知州,擢巩昌(今甘肃陇西)知府,改西安知府,迁陕西右参议。成化十三年(1477)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山西,改抚宣府。御鞑靼有功,进左佥都御史。未几召还理都察院事,迁户部右侍郎。后为万安所诬,降为广西右参政,进福建左布政使。弘治元年(1488)擢左副都御史总督漕运。弘治二年进右都御史总督两广军务,奏罢中官武将之贪私者,得罪皇亲、安远候柳景,被罢归。不数月起为南京户部尚书,弘治十一年引疾致仕。弘治十四年,因鞑靼扰边,重新起为户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总制三边军务,整顿边防,军威大振,并修筑诸边城堡一万四千余所,垣堑六千四百余里,又作“作胜车”以御敌。在边三年,经略有方。弘治十七年加太子少保召还回京,十月二十六日致仕。弘治十八年九月卒,年八十,赠少保,谥襄毅。

孝宗赏金

弘治十八(1505)正月十八日,部院大计天下。孝宗素重兵部尚书刘大夏、左都御史戴珊,召于便殿说:时当述职,诸大臣皆杜门不出,如二卿虽日见客何害!遂拿出白金,亲自授予说:少佐尔廉。且嘱咐道:不人廷谢,以免他人嫉忌。

孝宗诏谕群臣直言弊政

弘治十八年(1550)二月十二日,孝宗御奉天门,谕户、兵、工三部臣:方今生齿日繁,而户口军伍日就耗损,此皆官司抚恤无方,因仍苟且所致。其悉议弊政奏闻。户部尚书韩文等奏陈:耗损之故有二,有因灾伤敛重逼迫逃移的,有因惧充军匠诸役贿里长匿报的。若不加招抚之恩,严稽查之法,则逃逸者永无复业之望,匿报者则别无清理之术。如荆襄流民尤多,宜简命大臣一人往理,其他各行省,巡抚按等官招抚复业。若逃避军匠等役,评首报改正,违者治罪。自后一年一稽考,仍令有司轻徭薄征,予以宽恤。孝宗说谕:我方图新政理,乐闻谠言。除祖宗成宪不可纷更,其余军民利弊,直言无讳。

李梦阳上言斥外戚

弘治末年,孝宗宠纵外戚。皇后之弟寿守候张鹤龄、建昌候张延龄骄纵犯法。弘治十八年(1505)三月,户部主事李梦阳上言陈二病:一为元气之病,谓士气日衰;二为腹心之病,谓内官日横。三害:一为兵害,二为民害,三为庄场饥民之害。又陈六渐:一为匮乏之渐,二为盗之渐,三为坏名器之渐,四为驰法令之渐,五为方术蛊惑之渐,六为贵戚骄侈之渐。最后专斥外戚张鹤龄招纳无赖,罔利贼民,势如翼虎。孝宗竟下李梦阳于锦衣卫狱。后以内阁大学士谢迁言其赤心报国,方得释。

核实荆襄流民户口

弘治十八年(1505)四月二十三日,宪宗命刑部侍郎何鉴前往荆襄地区抚辑流民。何鉴遍历河南、湖广、陕西交界处,核实荆襄流民二十三万五千余户、七十三万九千余口。

严禁伪钱

太常寺奏:铺户关领物价中有洪武等钱,市不通行,负累未便。孝宗令户部查究其故。户部奉命查究奏陈:本朝原铸洪武等通宝,民间久未行用,用贮于官库者颇多。宜因公用关友时,尽发内帑所积,使之流布,以便钱法通畅。孝宗说:既官库贮积甚多,须设法行用,其再议处所以禁私铸滥用之宜,并查弘治通宝在十二年(1499)所铸数目奏闻。户部再奏:禁私铸,发官帑,罪阻坏,请申明处置。惟是各处所铸弘治通宝,今所铸的才一至二分之二。弘治十八年(1505)五月初五日,孝宗说:洪武等钱行用,宜申禁约,敢有阻当及私铸并知情买使者,必严惩不贷。

幼军解补开豁例的制定

弘治十八年(1505)六月初四日,定幼军解补开豁例:府军前卫逃亡幼军,审年末五十无疾者,仍解本役;若五十以上及疾故者,俱勾壮丁补伍;若役久未经逃者,老疾病故之日,即与开豁,仍三年一次验收。著之为令。

宽恤灶

弘治十八年(1505)六月三十日,巡按浙江御史刑昭奏请宽恤灶户:三丁以下,人免七十亩复其身,或丁多递减十亩,或无余田只免徭役。武宗朱厚照允准。

刘大夏上团营数额

弘治十八年(1505)七月初一日,兵部尚书刘大夏上团实际数额:精锐六万零五百七十四人,分三哨,名领以把总。次选二万五千三百四十六人,汰二百八十三人。其三大营原额十五万四千二百八十七人,耗九万四千三百四十人。

章格逝世

章格(1426-1505),字韶凤,号戒庵,常熟人。景泰二年(1451)进士,授南京工部主事,升刑部郎中,用法平恕。进广东副使,琉球使臣贸易他国,被风飘至广州,守臣以海盗执之,格为辨奏,还其资而遣之。进 【云南】按察使,安抚缅甸诸夷。升福建布政使,入为南京光禄寺卿,寻升大理寺卿,弘治九年(1496)致仕,弘治十八年七月初七日卒,年八十。居官近五十年,所至以清慎称。

刘健奏陈时弊

弘治十八年(1505)八月初四日,大学士刘健等奏陈时弊:六月以来,yīn雨伤稼。陛下登极诏出。中外欢悦,但各有司视之为泛常。如军器、鞍辔二局,各门各马房仓库,各分守守备等内臣,旧设有数,今添至几倍,岂可不减?内官等监匠、御用等监画士,多至数十百人,岂可不汰?内承运库放支,不立印簿,岂可不查?司钥库贮钱,若洪武等钱不行,则新铸妄为虚费,岂可不用?至如内苑禽兽不计其数,宜尽放出;旧宫人年老,或纵令宁家嫁遣。事干宫禁,则断在不疑,责在有司。则请严加催督。其未尽事宜,令查奏处置,务奏实效。武宗虽温旨诏答,而左右宦竖日恣,增益日益多。内府诸监局,多者至百数十人,光禄日供,骤增数倍。

刘岌逝世

刘岌(?-1505),字凌云,四川涪州(今涪陵)人,景泰五年(1454)进士,授吏部验封主事,迁郎中。累官至太常卿、礼部尚书仍掌太常寺事。为宪宗所宠,加太子少保。弘治二年(1489)致仕,十八年八月初六日卒。

强珍逝世

强珍(?-1505),字廷贵,沧州人。成化二年(1466)进士,授泾县知县,擢御史,巡按辽东,奏巡抚陈钺之罪,汪直乃遣锦衣卫千户萧聚逮强珍至京,严刑拷打,谪戍辽东。汪直败后复官,后致仕。弘治初起为山东副使,擢大理少卿,再以右佥都御史巡抚宣府,改南京右通政,寻以母老致仕。弘治十八年(1505)八月十五日卒。

裁革武职冗官

弘治十八年(1505)九月初一日,兵部奉诏查武职冗食之应裁革六百八十三人。有皇亲、保母、乳母、女户、恩荫、录用、勋卫、将军、通事、匠艺人等。其中全由传乞者,思劳相参者,自称功劳照例乞升乞恩改调者各若干人。因言其原有军功宜留应得品秩,乞调者宜还之原卫所。其余请全部裁革。

熊翀致仕

熊翀(?-1510),字腾霄,号止庵,河南光州人。成化五年(1469)进士,授武进知县。历迁监察御史、山西按察副使。弘治六年(1493)迁右佥都史抚山东,进右副都御史改抚陕西。弘治十三年迁工部右侍郎,改兵部。弘治十七年十二月迁南京户部尚书。弘治十八年九月十二日致仕,正德五年(1510)十一月初十日卒。

金泽至仕

金泽(?-1513),字德润,南京人,成化二年(1466)进士,授刑部主事,改南京,迁员外郎、郎中。历任四川右参议、右参政、广东左右布政使。弘治八年(1495)设南赣巡抚,以右副都御史充任其事。弘治十二年升南京刑部右侍郎,再改南京兵部。弘治十八年五月升南京右都御史掌院事,同年九月十二日致仕。正德八年(1513)七月十四日卒。

杨守趾致仕

杨守趾(1436-1512),字维立,号碧川,鄞县人。成化十四年弘治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历任侍读、左春坊左谕德、侍读学士署院事,南京吏部右侍郎。弘治十五年(1502)至京,复留参纂《会典》,书成进左侍郎。十八年八月二十八日进吏部尚书致仕。正德七年八月卒,年七十七。赠太子少保。有《碧川文选》、《浙之三会录》、《困学阗闻录》。

徐源致仕

徐源(?-1515),字仲山,号淑园道人,长州人。成化十一年(1475)进士,授工部主事,改兵部,迁员外郎、郎中。出任广东参政,升浙江右布政使、湖广左布政使,弘治十三年(1500)迁右副都御史巡抚山东。弘治十八年九月二十七日致仕。正德十年(1515)正月卒。为人修饬。与物无竞。至仕后,两被刘瑾诬陷,以至除名,后瑾伏诛,复官。

立三等薄核诸生

弘治十八年(1505)十月初三日,礼部覆祠祭司主事彭缙请令天下提学官严督各学提调正官考访在学生员,列为三等,以学行兼茂者为上,学不逮行者次之,若行不逮学或有行而无学者居下,记于公薄,每遇岁考,参据以为进退。孝宗准奏。

樊莹致仕

樊莹(1434-1508),字廷璧,浙江常山人,天顺末年进士,有病归里。后授行人,成化八年(1472)擢御史,出知松江府,能体百姓之苦。弘治初擢河南按察使,安抚黄河灾民,清除田赋积弊。迁应天府尹。弘治七年(1494)迁南京工部右侍郎,寻改右副都御史巡抚湖广,未几以病致仕,家居七年,以中外交荐起原官抚治郧阳,寻改南京刑部右侍郎。弘治十六年,出视云贵,罢免文武不职者一千七百余人。进南京刑部尚书。弘治十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致仕,犹为刘瑾所诬。正德三年(1508)十一月卒,年七十五。刘瑾败后,赠太子少保,谥清简。

戴珊逝世

戴珊(1437-1505),字廷珍,号松厓,江西浮梁(今景德镇北)人,天顺八年(1464)进士,授御史,督南畿学政。成化十四年(1478)迁陕西副使,仍督学政。历浙江按察使,福建左、右布政使,皆谦介有声。弘治二年(1489)擢右副都御史巡抚郧阳(今湖北郧县)。升刑部左、右侍郎,进南京刑部尚书。弘治十三年召为左都御史,为孝宗宠爱。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卒,年六十九,赠太子太保,谥恭简。

陆昆奏陈奖直言等事宜

弘治十八年(1505)十二月二十五日,南京监察御史陆昆奏陈八事:奖直言以警循默(课科道疏多寡行殿最),复面劾以折奸邪,明淑慝以别人才,严行纠察以励庶官,稽词命以防欺蔽,惩沮坏以养锐气,均差转以消偏重,专委任以jīng考核。武宗以其言之有理。

注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