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 > 纪年史

公元1515年 乙亥 明 正德十年

时间:2018-10-06 16:54:33  来源:[!--befrom--]  作者:[!--writer--]

历史:

【云南】鹤庆、赵州、永宁卫地震

正德十年(1515)五月初六日, 【云南】鹤庆府(今鹤庆)、赵州(今凤仪)、永宁卫(今永胜)地震。赵州、永宁卫黑气如雾,地裂水涌,倒塌城垣官廨民居不可胜计,死者数千人,伤者倍之。鹤庆府更甚,府治、正堂、经历司、照磨所,中明、旌善二亭,知府、同知等诸厅舍,儒学、玄化寺及正德二年新建的尊经阁等,官民庐舍,倒塌殆尽,北胜州州城,洪武二十九年用砖石砌成,周围五里三分,高一丈六尺,城脚厚五尺,垛口厚一尺八寸,四门各建城楼一座,俱皆塌倒。丽江府民居倒塌一半。敛川州儒学、庙宇两庑、明伦堂,倾斜倒塌。先是,正德九年五月初六日,太和(今大理)曾发生六点二五级大地震,城廓室庐仆阙无算,城中有千寻等三塔,俱裂开二尺许的大缝,但旬日再震后裂缝复合,儒学、庙学倒塌。此次鹤庆府等地震,波及蒙化府、姚安府、景东府、 【云南】府、丽江府、大理府及武定州等府州县。连震二、三十次,逾月不止。至九月间,太和又发生六级地震,屋墙尽塌,压死数百人,日每一震,逾旬始宁。鹤庆地震,震中烈度(Io)IX,震级(M)为七级。

小王子大举犯固原

小王子,先于正德十年(1515)正月出兵犯潮河川(今北京密云东北)。至八月十二日,又以十万余骑自花马池入固原(今宁夏固原),联营七十余里,肆行劫杀,城堡为之一空。

京师传言选女,民间争相嫁娶。原江西副使胡世宁因论宁王事下狱,年余后谪戍。大学士杨廷、杨一清代之入内阁预机务。经事中安金言京师风俗奢华,倡优服饰都用锦绣珠玉。遣宦官刘允赴乌斯藏迎活佛,允临行乞取盐引数万至临淄,索船五百余艘,役夫万余人;至成都,每日支粮百石、菜银百两。詹师富等在江西大帽山起义。鞑靼军入延绥、宁夏境,十余万骑入固原,又扰陇州、洮、岷等地。兀良哈朵颜卫兵攻扰马兰谷等地。

文化:

胡富致仕

胡富(1445-1522),字永年,南直隶绩溪县(今安徽绩溪)人。成化十四年(1478)进士,授南京大理评事。弘治初,官福建佥事,平反狱囚二百余人。后历山东佥事,迁广东副使,招民耕牧荒田三千余顷,进陕西左、右布政使。正德初,入为顺天府尹。正德三年(1508),进南京大理寺卿,升南京户部右侍郎。正德七年命为南京户部尚书。正德十年十二月初七日,引年归里。居官四十余年,遇事敢为,力除宿弊,始终如一,士论敬重。嘉靖元年(1522)四月二十二日卒,年七十八,赠太子少保,谥康惠。有《龙峰集》。

杂谭:

戴冠请裁革冗费

正德十年(1515)三月二十六日,户部主事戴冠上疏劝谏:古人理财,务去冗食。近年京师势要之家,子弟僮仆多冒名报功;锦衣如林,多至万余人;入籍勇士,投充监局匠役,又不可胜数。此辈皆为国家蛀虫。每年额运漕粮四百万石,近来水旱相继,所入及不如从前,而每年支出却大于从前,计此辈所耗已占去收入的三分之一。陛下为何忍心以万民膏血养此无用之辈?兵贵jīng不贵多,边军生长边上,知兵习战,足以守御,而今每有战事俱发京军。又宣府入京操练之军,屡经廷臣奏请,仍不遣还。不知陛下何乐于边军而不为边塞的安危着想?没收刘瑾的家产百万计,不归有司,而归入豹房为私财,天下藏富于民,岂能有私,请尽付给有司以助军需。武宗见疏大怒,下令将戴冠贬为广东乌石驿丞。

张懋病死

张懋(1441-1515),河南祥符县(今河南开封)人,英国公张辅之子。九岁嗣爵,善骑射,历掌营府,累加至太师。成化、弘治间,曾上言边事,又请免织造。正德中,率文武大臣谏武宗勿与群小狎戏,言皆耿直。然性豪侈,朘削军士,言官多次上疏弹劾,武宗俱置之不问。张懋嗣爵六十六年,握兵权四十年,而生前未尝临阵作战,坐享爵禄,尊宠为勋臣之冠。正德十年(1515)三月二十九日卒,年七十五,赠宁阳王,谥恭靖。

张澯致仕

张澯(1462-1519),字仲湜,号泾川、广西平南县人。成化十四年(1478)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历侍读,侍讲学士,累官至南京礼、吏、兵三部尚书。为官刚正廉介,不阿权贵,临事明决。正德十年(1515)闰四月初十日退休,以德高望重,为士论所推先,加太子少傅。正德十四年八月初二日卒,年五十八。

安金请厉禁奢縻

正德十年(1515)闰四月二十六日,兵科都给事中安金奏:京师为四方表率,近年俗尚太奢,宴会丰盛,居室宏丽,锦绣珠玉下饰于倡优,庵院祷祠遍于民里,请严加厉禁。时值南京吏部郎中欧阳诰奏请续增《问刑条例》。于是礼部请将禁止奢俗载入《问刑条例》,通令天下遵行。武宗诏准。其时有大臣设宴请近幸钱宁,一席费银千两者。盖风俗之坏,自上倡导,虽有令禁奢,徒为空文而已。

欧阳旦逝世

欧阳旦(?-1515),字子相,江西安福县人。成化十七年(1481)进士,授休宁县令,升监察御史,历湖广按察司佥事、浙江副使,布政司参政、左、右布政使、进应天府尹,终南京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为人纯谨,有文名。在湖广、浙江提督学政以宽厚得士心。入仕三十余年,贬议不及其身。知恩报德,乡里重之。正德十年(1515)五月十五日卒。

程启充请严查军职买功冒功诸弊

正德十年(1515)七月初七日,监察御史程启充奏:我朝军职授官,悉以首级为准,载在《会典》。今承平日久,幸门渐开,有买功、冒功、寄名、窜名、并功之弊。权要之家以厚金私赂军人,易其首级,是谓买功。甲冲锋斩获,而乙取之,甚至杀内附平民以为贼,是谓冒功。身在家庭,名隶行伍,是谓寄名。贿赂吏胥洗补文册,是谓窜名。一人之身,一日之间所在获功,甘肃、辽东、宣府、大同、广东、广西、四川、贵州,相去数千里,不出门皆报功计级,骤升显贵,是谓并功。请令兵部逐一清查核实,其已援例升职者,具奏递革。以重名器,振纪纲。兵部议复,武宗下诏不必更议,只如旧行。时爵赏极滥,权要诸家以为互市,疏远弟侄且下至厮养家奴亦皆冒援。此皆为前所未闻。

徐九龄起事

江西建昌县徐九龄聚众起事,出没江湖三十余年,转成江西、湖广、南直隶三省,先后攻打过蕲州、黄州、德安、鄱阳、湖口、九江以及安庆、池州、太平等地。正德十年(1515)七月初十日,巡抚江西都御史俞谏等人督兵讨平,前后擒斩徐九龄等四百八十一人,俘获一百四十人。

重修太素殿竣工

太素殿,初甚质朴,顶盖茅草。后命工部重修,正德十年(1515)七月十四日工成,务极华侈。总计用银二十余万两,动用军匠三千人余人,每年支工米一万三千余石。食盐三万四千余斤。其他俘费以及续添工程又不在此数。是时工役繁兴,禁中自乾清宫大役之外,如御马监、钟鼓司、南城豹房、新房、火药库,皆一概更新。工部每每循例执奏,以掩人耳目,其实皆具文而已。内外因缘为利,权奸、奄人所建庄园、祠墓以及香火寺观,皆由工部官银,一时木妖土灾,不堪忍言。

柴升致仕

柴升(?-1523),字公照,河南内乡县人。成化二十三年(1487)进士,授工科给事中,历广东布政使。正德中,进为吏部侍郎,官至工部尚书,上疏请裁抑中贵,不被采纳,正德十年(1515)十月十五日遂致仕归,为官清廉。嘉靖二年(1523)十一月十七日卒,赠太子少保。

武宗遣使往乌思藏迎“活佛”

武宗听左右说西域胡僧能知三生事,人称之“活佛”,遂命查找永乐、宣德年间候显入番故事。并于正德十年(1515)十一月二十七日命司礼监太监刘允往乌思藏迎“活佛”入京。内阁大臣梁储等人为此专疏劝谏,祖宗时虽曾遣使西番,盖因天下初定,籍以化导其民,镇抚荒服,非信其教而崇奉之。承平之后,只因其来贡,厚加赏赐,未曾轻辱命使,远涉其地。今忽遣近侍往送幢幡,朝野莫不骇愕。而刘充奏讨盐引至数万,动拨快马船至百艘,又许其便宜处置钱物,势必携带私盐,骚扰邮传,为官民之患。自天全六番出境,涉数万里路,道途绝无邮置,人马如何安顿!假使中途遇寇,如何抵御?亏中国之体,纳外番之侮,无一可取。武仍不听。礼部尚书毛纪等人亦上疏切谏,武宗仍不听。刘允启程时,以珠琲为宝幡,黄金为供具,赐其僧金印袈裟,及其徒馈赐以钜万计。令刘允往返以十年为期限,所携茶、盐以数千万计。刘允至临淄时,因其队伍庞大,运粮入京的漕船为此受阻不得行。总督漕运丛兰往见,刘允不见,而令人索取船五百余艘,役夫成万余人。丛兰驰疏极陈其害,不予理采。及刘允一行入峡江,船大难进,改用小船,相连二百余里。至成都,自司为其造新馆,旬日而成。日支官粮一百石、蔬菜银一百两,锦官驿一驿不足供,取旁近数十驿。又置办入番物料计银二十万两,经地方官力争,减至十三万两,派人杂造,日夜不休。刘允等在成都住了一年多,始率四川指挥千户十人,甲士一千人往西,两个月后至乌思藏。番僧“佛子”,恐中国诱害,不肯出。刘允部下皆怒而欲胁以威;番人夜袭刘允一行,抢夺宝货器械而去。军职死二人、士卒数百人,伤者居半,刘允本人乘马疾走得免。刘允回到成都,告诫部下不得言败事,空函驰奏请归,则武宗已死。

注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