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 > 纪年史

公元1540年 庚子 明 嘉靖十九年

时间:2018-10-06 16:54:57  来源:[!--befrom--]  作者:[!--writer--]

历史:

俺答入寇

嘉靖十二年(1533)十月大同兵变,叛军多逃塞外投靠俺答,为其刺探诸边及京师虚实。嘉靖十九年七月,北部哈刺嗔纠集俺答、几禄、吉囊、青台吉、赤台吉等十余部,祷旗晾马,大举进犯宣府。总兵白爵、副总兵云冒率军抵御,官军大败。大同守军与俺答秘约,只要其不劫掠大同,大同军即不拦截。八月,俺答遂分道入大同西路,由井坪、朔州直抵雁门关,破宁武关,至岢岚、兴县、交城、汾州、文水、清源,杀掠人畜以万计。俺答退兵,遇大同守军,即以所掠财物馈赠,而大同巡抚史道、总兵王升置之不问。宣府总兵白爵奉命增援,亦观望不战。巡抚山西都御史陈讲以山西告急驰报,下兵部议,兵部尚书张瓒则以“寇且退矣,何事张皇”为辞,以致俺答军携带所掠辎重,徐徐出塞。俺答军此次入寇历时二个月。同年十二月,俺答、吉囊又寇大同。

吉囊败黑水苑

嘉靖十九年(1540)九月,吉囊犯固原,诸将多畏缩不前。都御史刘天和怒斩指挥二人,督总兵官周尚文领兵奋击吉囊于黑水苑,杀吉囊子锡沙王,吉囊遂败退。宁夏巡抚杨守礼、总兵任杰又大败吉囊于甘肃武县铁柱泉。因黑水苑大捷,刘天和进南京户部尚书,杨守礼总督军务,周尚文官复都督同知。

世宗欲服药求仙,谕廷臣欲令太子监国。太仆卿杨最力谏,被杖死。监国之议亦罢。授陶仲文子、婿官。景德镇陶工万余人因大水饥困,被迫掠食。是年,河决野鸡风(在河南睢县北),由涡河经亳州入淮(按嘉靖时河患次数多,情况复杂,记载又多纷歧,本编只能就其大者略举一二)。

文化:

顾鼎臣逝世

顾鼎臣(1473-1540),初名同,字九和,号未斋,昆山人。弘治十八年(1505)进士第一,授修撰,累迁礼部右侍郎。世宗好神仙之术,内殿设斋醮,他进《步虚词》七章,优诏褒答。明代词臣,以青词结主知,自鼎臣始。后以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入参机务,加官至少保兼太子太傅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时夏言为内阁首辅,鼎臣素柔媚,不能有为,充位而已。昆山旧无城,鼎臣言当事筑城,后倭乱起,昆山得以保全。嘉靖十九年(1540)十月六日卒于官,谥文康。有《未斋集》、《文康公全集》。

霍韬卒于官

霍韬(1487-1540),字渭先,始号兀涯,后更号渭涯,南海(今广州市)人。正德九年(1514)进士。谒归成婚,读书西樵山,经史淹洽。世宗践祚,除职方主事。时杨廷和柄政,霍韬上疏言锦衣卫不当典刑狱,东厂不当予朝议,抚按兵备官不当以军功授秩荫,兴府护卫军不当尽取入京概授官职等,世宗深为嘉纳。“大礼”议起,礼部尚书毛澄力持考孝宗,霍韬撰《大礼议》驳之,认为若考孝宗,叔兴献,“考之古礼则不合,质之圣贤之道则不通,揆之今日之事体则不顺。”疏上,朝臣咸目为邪说,寻谢病归。嘉靖六年(1527),命直经筵日讲,请撰《古今政要》及《诗书直解》以进,迁詹事兼翰林学士。嘉靖七年四月,进礼部右侍郎。嘉靖十二年,历吏部左、右侍郎,后出为南京礼部尚书。嘉靖十八年,命以太子少保、礼部尚书协掌詹事府事。霍韬学博才高,然性情刚褊,世宗颇厌之,故不大用。他先后多所建白,颇涉国家大计。在南都,禁丧家宴饮,绝妇女入寺观,罪娼户市良人女,毁yīn词,建社学,散僧尼,表忠节,既去,士民思之。嘉靖十九年十月七日卒于官,赠太子太保,谥文敏。有《诗经解》、《象山学辨》、《程朱训释》、《渭涯集》、《西汉笔评》、《渭涯家训》等。

杂谭:

翟銮复入内阁

翟銮以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充行边使,东西往返三万余里,诸边文武大吏竞相馈送,事竣还京,装载千辆,用以广贿贵幸,遂于嘉靖十九年(1540)正月十三日仍以原官太子太保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入阁。

添设七庙乐舞生

嘉靖十九年(1540)正月十三日,添设七庙乐舞生一千二百二十九名。

谢瑜弹劾严嵩

嘉靖十九年(1540)正月二十七日,御史谢瑜弹劾礼部尚书严嵩贪污强辨。世宗不听。

请通海西诸卫

嘉靖十九年(1540)二月四日,大学士翟銮请饬驿传毋得留阻,以通辽东海西诸卫,并宥有过期之罪,特许通贡。兵部核奏,报可。

马永逝世

马永(?-1540),字天锡,迁安人。嗣世职为金吾左卫指挥使。正德时,进都指挥同知。江彬用事,练兵西内,马永称疾避之。守备遵化,寇入马兰峪,马永战柏崖、白羊峪,皆有功。正德十三年(1518)进都督佥事,充总兵官,镇守蓟州。尽汰诸营老弱,听其农贾,取佣值给健卒,由是所率部卒,独雄于诸镇。武宗至喜峰口,欲出塞,马永叩马谏阻。营筑中路城堡,迁军守卫,以功进署都督同知。嘉靖元年(1522),朵颜把儿孙结诸部寇边,马永迎击洪山口,大败之,进右都督。大同兵变,命马永督诸军平定,乱平还镇。后上书乞宥议礼匹敌罪诸臣,夺官,寄禄南京后府。巡按御史丘养浩、顺天巡抚刘泽及给事、御史交章论救,俱被谴。嘉靖十四年,辽东兵变,乃以马永为总兵官。泰宁、朵颜部寇边,马永击败之。广宁兵变,马永平之,进左都督。李时、王廷相荐其镇守蓟州,以为京师藩屏。未及调,于嘉靖十九年三月初一日逝世。辽人为之罢市。丧过蓟州,州人亦洒泣。两镇并立祠。尚书郑晓称马永和梁震有古良将风。

包节弹劾张瓒

嘉靖十九年(1540)四月十八日,御史包节弹劾兵部尚张瓒卖官鬻爵。张瓒疑为左都御史王廷相嗾使,而讦发王廷相私事。世宗俱不追查。

诏勋戚子弟入监肄业

嘉靖十九年(1540)五月五日,诏敕公、候、伯子弟入国子监学习,学有可观,奏请叙荫。于是勋戚子弟争相以入学为荣。

诏选淑女

嘉靖十九年(1540)五月八日,诏选京城内外淑女一百名。

蒋瑶致仕

蒋瑶(1469-1557),字粹卿,号石庵,归安(今浙江吴兴)人。弘治十二年(1499)进士,授行人。正德时,历两京御史,疏陈时弊有旨诘问。出为荆州知府,转扬州知府。武宗南巡至扬州,蒋瑶供御取具而已,无所馈遗。佞倖江彬欲占富民居为威武副将军府,蒋瑶执不可。传旨征调异物,答以非扬州所产。武宗责问:“紵白布,亦非扬产耶?”蒋瑶不得已,献紵白布五百匹,诸嬖倖皆怒。驾旋,蒋瑶扈驾至宝应,中官丘得用铁链系之,数日始释。扬州民众感泣,建祠祀之,名声自此大震。世宗即位,历湖广、江西左、右布政使,以副都御史巡抚河南。迁工部尚书,加太子少保。嘉靖十九年(1540)五月二十七日因年逾七十致仕,嘉靖三十六年十二月初五日卒,年八十九。赠太子太保,谥恭靖。

湛若水致仕

湛若水(1466-1560),字元明,号甘泉,增城人。弘治五年(1492)举于乡,师事新会陈献章,不乐仕进。后以母命,入南京国子监,举弘治十八年(1505)进士,授翰林院编修。时王守仁在京师讲学,湛若水相与应和。嘉靖是,累迁南京国子监祭酒,历南京吏、礼、兵三部尚书。嘉靖十九年(1540)五月二十七日因年逾七十致仕。嘉靖三十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卒,年九十五。隆庆初赠太子少保,谥文简。湛若水乃明代著名理学家,为学以随处体验天理为宗,自谓“阳明(王守仁)与吾言心不同。阳明所谓心,指方寸而言。吾之所谓心者,体万物而不遗者也。”时称“王湛之学”。有《二礼经传测》、《春秋正传》、《古乐经传》、《甘泉新论》、《甘泉集》等。

梁材闲住

梁材(?-1540),字大用,南京金吾右卫人。弘治十二年(1499)进士,授德清知县。正德初,迁刑部主事,改御史。出为嘉兴知府,调杭州,迁浙江右参政,进按察使。嘉靖初,起补 【云南】,历贵州、广东左、右布政使。时天下布政使以廉名著者,惟梁材与姚镆二人而已。嘉靖六年(1527),拜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嘉靖七年十二月迁户部尚书,力祛宿弊,屡忤权倖,遂于嘉靖十七年三月致仕。次年五月,复起原官,加太子少保。梁材三掌国计,砥节守公,犹如一日。世宗斋醮所用之龙涎香,物稀价贵,梁材迟迟未能购进,帝大不悦。时诸宫殿土木繁兴,役使外卫班军四万六千余人,翊国公郭勋犹以为不足,拟议再行雇募,梁材力言不可。郭勋遂劾其“变乱成法,侵牟职掌”。帝信之,谓梁材“沽名误事,似忠实诈”,于嘉靖十九年六月七日令其削职闲住。同年十月初四日卒。隆庆初复官,赠太子太保,谥端肃。

复设江淮总兵官

嘉靖八年(1529)因“江洋大盗发”,设镇守江淮总兵官,后革去此职。至嘉靖十九年六月十日,又因“江洋群盗,凶焰甚炽”,复设此官,驻扎镇江,提督沿江上下兵防。且加重金山备倭、仪真守备官事权,分任江南北地方。

宣府总兵官白爵言边防五弊

嘉靖十九年(1540)七月七日,宣府镇总兵官白爵言,镇兵八万,马四万,而兵锋不振者,其弊有五:将不知兵,兵不顾将;人无斗志,器甲不兵;尖夜纵虏,笞罚不加;主将权轻;官吏失职。上是之。

段朝用进献银器

段朝用,合肥人。以烧炼仙丹交结翊国公郭勋。郭勋以段朝用所炼银器百余件进献,说“所化银皆仙物,用为饮食器,当不死。”用以供斋醮,则神仙可致。世宗以为这是祈天的结果,遂于嘉靖十九年(1540)七月二十四日增郭勋岁禄百石。段朝用又献银万两助雷坛工费,世宗大悦,授其“紫府宣忠高士”。段朝用还请岁请银数万两以资国用,世宗益喜。后其术不验,其徒王子岩攻发其诈,世宗命逮子岩、朝用,付镇抚司拷讯,朝用所献银,均为郭勋家物。嘉靖二十二年春二月,郭勋罪死狱中,朝用乃向郭家索还贿赂,并捶死郭家厮役张澜,复上疏渎奏。世宗怒,遂收朝用于法司论死。

请谨士习

嘉靖十九年(1540)八月三日,礼科给事中曾钧疏言士习之弊在于廉污之介不严,静躁之分不明;至于朝中大臣则守局循常,强奢竞靡,强辨伤体,交恶相倾,故请整肃之。帝嘉其言。

杨最杖死

杨最(?-1540),字殿之,射洪人。正德十二年(1499)进士。授工部主事。督逋山西,极陈灾民困状,请缓其征。历郎中,治水淮、扬。出为宁波知府,请罢浙东贡币,诏悉以银充,民以为便。累迁贵州按察使,入为太仆寺卿。世宗好神仙,给事中顾存仁、高金、王纳言皆因直谏而得罪。方士段朝用以所炼银器百余件,因郭勋以进,说以此银器盛饮食物,供斋醮,神仙可致。世宗召朝用,朝用说:“帝居深宫,无与外人接,则黄金可成,不死药可得。”世宗深信不疑,谕廷臣令太子监国,“朕少假一二年,亲政如初。”举朝愕不敢言。惟杨最于嘉靖十九年(1540)八月二十九日抗疏力谏,言:“陛下春秋方壮,乃圣谕及此,不过得一方士,欲服食求神仙耳。神仙乃山栖澡炼者所为,岂有高居黄屋紫闼,衮衣玉食,而能白日翀举者?”“黄白金丹之术,皆可断元气,惟端拱清穆,恭默思道,不迩声色,保复元神、仙药不求而至矣。至于监国,犹不敢议。”世宗大怒,立下诏狱,重杖之,杖未毕而卒,百官震惧。隆庆初,赠副都御史,谥忠节。杨最性淳朴刚直,不能媚人,当道深嫉之。为政清廉爱民,抑制豪强,离官之日,老幼遮恸,留其履祙而祠之。

请罢采矿

嘉靖十九年(1540)十月初二,南京礼科给事中曾钧等上言,各路采矿,得不赏费,请尽停罢。报可。

注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