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 > 纪年史

公元1562年 壬戌 明 嘉靖四十一年

时间:2018-10-06 16:55:22  来源:[!--befrom--]  作者:[!--writer--]

历史:

倭寇攻陷福建兴化府

劫掠浙江、广东等省的倭寇纷纷窜入福建,与原在福建的倭寇互相联合,大举进犯福建各地。先后攻掠邵武、罗源、连江、寿宁、政和、宁德、福清、长乐、龙岩、松溪、大田、古田、莆田,以致闽中迄无宁日。嘉靖四十一年(1562)十一月二十九日,倭寇攻陷兴化府,将府城焚掠一空。自倭寇犯东南以来,破州、县、卫、所虽有百余计,但从未及府城。兴化为福建大府,最为繁富,至此为倭寇所陷,远近为之震动。

泉州府大役

嘉靖四十一年(1562),泉州府城瘟疫,人死十分之七。市肆寺观死尸相枕,有阖户无一存者。市门俱闭,至无敢出。

御史邹应龙乘机劾世蕃。嵩罢官,世蕃谪戍雷州,旋逃回江西分宜家中。鄢懋卿等革职。胡宗宪以严党革职。世宗求仙更急,遣官分行天下,搜求方士、方书。完全废除班匠服役制度,一律以银代役,每人每年征银四钱五分。俞大猷被调至广东,镇压张琏起义。击破山寨,琏与部交萧晚被俘死。俞大猷又破广东程乡民梁宁、林朝义、徐东洲等部。朝廷乃任俞大猷、戚继光为福建正副总兵官;任谭纶为按察司佥事,次春,改巡抚。是年,鞑若是兵屡次攻扰辽东、宁夏等地。是时,天下每年供京师粮四百万石,而各地王府禄米达八百五十三万石。

文化:

重录《永乐大典》

三大殿发生火灾时,《永乐大典》藏于文楼,世宗急命左右将《永乐大典》取出,使之得免于火。为重录一部副本,贮藏于他处,以备不测。世宗于嘉靖四十一年(1562)八月十三日下诏重录《永乐大典》。礼部遂召集儒臣程道南等百余人,在史馆内进行分录。至隆庆初年告成,共为正、副二本,原本送归南京,正本藏于文渊阁,副本贮于皇史晟。(一说当时并没有录正、副二本,所谓归还南京原本,似即正本,原本仍在北京)。

杂谭:

张琏起义失败

张琏,广东饶平县乌石村人。困杀死族人,投奔郑八,萧晚(又称萧雪峰)领导的农民起义军,郑八死后,张琏被推为首领。嘉靖三十九年(1560),张琏称帝,年号“造历”。在粤北山中构筑宫殿大寨,周围环列小寨数百,聚众十万人,先后出击福建汀州、南靖、漳州、延平、建瓯和江西宁都、金等地。嘉靖四十一年二月二十五日,南京都督佥事刘显为总兵官,镇守广东、南赣;参将俞大猷为副总兵官,入南赣会兵进剿。俞大猷遂统官军一万五千人迅速追击至闽赣交界的柏嵩岭,破山寨,俘获张琏、萧晚,杀死一千二百余人,遣散胁从者二万人。同年五月十二日,张琏起义失败。六月十八日,张琏在广东被斩。(一说张琏率众突围后移居南洋)。

邹应龙劾严嵩父子不法事

御史邹应龙因避雨内侍家,得知世宗有意罢斥内阁首辅严嵩的消息,于嘉靖四十一年(1562)五月十九日专疏弹劾严嵩父子。说:严世蕃凭借其父严嵩的权势,专利无厌,私擅爵贵,广致贿遗。每次任用官员按官品高低论价,索取贿银。如刑部主事项治元,以一万二千两转入吏部;举人潘鸿业以二千二百两而得知州。至于交通赃贿,为之关节者不下百余人。严世蕃子锦卫严鹄、中书严鸿、家奴严年等亦多奸诈黠狡,贪得无厌。严嵩父子原籍江西袁州,乃广置良田美宅于南京、扬州等处,无虑数十所,抑勒侵夺,怙势肆害,所在民怨入骨。严世蕃在母丧守孝期间,依然拥姬抱妾,金迷纸醉,日以继夜。严鹄回家为祖母治葬事,沿途骚扰,百计需索,郡邑为之一空。今天下水旱频仍,南北多事,民穷财尽,皆由严氏所致。请立斩严世蕃,以为不忠不孝者戒。严嵩受国厚恩不思报,而溺爱恶子,弄权黩货,宜亟令休退,以清政本。此疏呈上,世宗遂责令严嵩致仕。严世蕃等人下狱。

严嵩罢官

严嵩(1480-1567),字惟中,号介溪,江西分宜县人。弘治十八年(1505)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后因病归里,在钤山读书十年,诗文古辞,颇有成就。回朝以后,进侍讲、历国子祭酒。自嘉靖七年(1528)开始,先后官礼部右侍郎、吏部左侍郎、南京礼、吏二部尚书。五年后入北京,以礼部尚书兼翰林学士,主持重修《宋史》。嘉靖十五年,迁礼部尚书视部事。嘉靖二十一年八月,进为武英殿大学士,入直文渊阁。严嵩无他才,唯一意献媚世宗,窃权罔利。嘉靖二十三年八月加太子太傅,九月兼吏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十二月加少傅。嘉靖二十四年七月加太子太师,八月加少师,出任内阁首辅,独揽政事。嘉靖二十六年十一月晋为华盖殿大学士。次年八月加上柱国,并以其子严世番为太常寺卿。嘉靖二十七年十月,害死首辅夏言。于是严氏父子恃宠擅权,相济为恶,擅杀大臣,残害忠良,卖官鬻爵,政以贿成;排斥异己,遍引私人;贪酷无厌,广置产业。尤其是到了严嵩执政后期,东南倭祸和北方边患更加严重,赋役日增,灾害频繁,民不聊生,各地不断爆发农民起义。天怒人怨,人咸指目严嵩为奸臣。嘉靖三十七年三月,给事中吴时来等人相继上疏历数严氏父子朋奸罔上,祸国殃民诸罪行,请立除严嵩父子,以正国法。自此世宗渐渐厌恶严氏父子。是时,严嵩已经年老,军国大事多由严世蕃代为处理。嘉靖四十年闰五月,严嵩妻欧阳氏死,严世蕃因守孝不得入阁,严嵩受诏多不能答,所进青词又多出自他人之手,不合要求,由是更加失去世宗的欢心。至同年十一月,世宗居住的西苑永寿宫失火,严嵩请移居英宗为太上皇时所居的南城离宫,世宗大为不满;而大学士徐阶则请重建永寿宫,世宗甚是高兴,至此世宗益信用徐阶。未几,世宗采纳方士蓝道行的建议,有意罢严嵩。御史邹应龙得知世宗意图,于嘉靖四十一年五月十九日疏劾严嵩父子。世宗得疏,以严嵩放zòng严世蕃,负国恩,令其致仕还乡,而下严世蕃于狱。后严嵩削籍,抄没其家,得金银财物无数。严嵩老病,寄食墓舍。隆庆元年(1567)死,年八十八。(一说死于嘉靖四十四年,又一说死于隆庆三年),有《钤山堂集》。

江东献保边十策

嘉靖四十一年(1562)六月初二日,总督宣大兵部尚书江东上疏,说:御寇之策,以保全边堡为第一,而欲保全边堡,必须做到:一、积粮。二、征还各营选调的士兵。三、选练士兵共守。四、增城疏池。五、屯田耕牧。六、造双轮战车。七、选好将帅。八、信赏必罚。九、厚恤间谍。十、严禁边军通。兵部复议,从其言。

户部进理财事宜

嘉靖四十一年(1562)七月十一日,户部奉旨集廷臣议进理财之策,计十四事:省兵食,慎调遣,先节省,完积逋,清屯粮,牧马匹,均修边,停外例,处铜价,减供应,杜奏留,议补助,议漕河工银。其中,最重要的是节省兵饷。世宗以近年边饷侵冒多端,特令各抚、按官正己率属、严革积弊。违者听部、科参治。

世宗更改殿名

嘉靖四十一年(1562)九月初三日,改奏天殿为皇极,华盖殿为中极,谨身殿为建极,文楼为文昭阁,武楼为武成阁。左顺门为会极,右顺门为归极,奉天门(大朝门)为皇极,东角门为弘政,西角门为宣治。是日,百官表贺,诏告天下。后又改乾清宫右小阁为道心,旁左门为仁荡,右门为义平。

林润疏议宗藩禄米

嘉靖四十一年(1562)十月十三日,御史林润上疏说:今天下之事,极弊而大为可虑者,莫如宗藩。因为今日宗室繁衍,岁禄不继,宗藩禄米所支比过去多出数百倍。如河南开封,洪武中惟一个周王府,至嘉靖初郡王已增三十九,将军至五百余,中尉、仪宾不可胜计,举一府而可知天下。今距嘉靖初又四十余年,所增之数又不难推知。计天下财赋每年供京师粮食四百万石,而各处王府禄米多达八百五十三万石,超过供京师之粮一倍以上。如山西存留米为一百五十二万石,禄米则为三百一十二万石;河南存留米八十四万三千石,王府禄米一百九十二万石。以此二省论之,即便田赋粮全征,也不够供王府禄米之半,况且吏禄、军饷皆出其中。因此形成郡王以上犹得厚享,将军以下至不能自存,饥寒困辱,势所必至。有司困于难供,宗藩苦于不给。于是议论纷纷,莫衷一是。臣以为宜令大臣和科道集议于朝廷,然后颁论诸王,示以势穷弊极,不得不通之意。令户部全计赋额,以十年为准,大约兵荒、蠲免、存留费用几何,王府增封几何,禄米及诸费几何,令宗藩晓然,知赋入有限,而费出无穷,共陈善后之策,然后通集众论,请皇上定夺,以为万世不易之规。礼部依其议,世宗诏准。

诏求方士法书

世宗皇帝晚年梦想长生,求方术益急。时丰城县方士熊显进《法书》六十六册,世宗大喜,诏留御览,赐熊显冠带、银币。至嘉靖四十一年(1562)十一月初三日,进而命御史姜儆、王大任分行天下,访求方士及符录秘书。二年后还朝,上所得法秘数千册,并荐方士唐秩、刘文彬等人。姜儆、王大任俱进侍讲学士。唐秩、刘文彬等赐第京师。

陆凤仪疏劾胡宗宪十罪

嘉靖四十一年(1562)十一月初七日,南京户科给事中陆凤仪劾奏浙直总督胡宗宪欺横贪淫十大罪。大略说:胡宗宪本与海寇头目王直为同乡,其所任蒋州、陈可愿等人皆为海寇jiān细。在江南剿倭中,胡宗宪按兵玩寇,且许王直任海防官,与之约誓和好。若不是皇上英明果断,诛杀王直,耻辱将不可雪。而胡宗宪竟自以为功,奏捷于朝廷。近来长夜纵饮,坐视江西、福建之寇。侵冒军饷,睃削民财,督府积银如山,聚奸如友,宣yīn无度,大纳姬妾,克扣上供岁造布匹银两,滥给倡优,市贩官职,私役官军。请重加惩治。疏上,世宗命锦衣卫将胡宗宪械押入京。并从此撤消浙直总督之设,任左副都御史赵炳然为兵部右侍郎,提督军务,巡抚浙江。

徐爌请户部尽免两淮余盐加额

起初,两淮余盐额征银六十万两。嘉靖三十二年(1553)新开工本盐引增至九十万两。嘉靖三十九年三月总理盐政副都御史鄢懋卿又增至一百万两。于是商人苦之。嘉靖四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巡盐御史徐爌为此奏言:祖宗时淮盐有常股、存积、水乡,共计七十万五千一百八十引,每引重二百斤。边境中盐每引纳银八分。至永乐以后,每引纳米二斗五升。近年递增,算及毛发,正盐之外,有余盐;余盐之外,又有加工本钱,添单、添引,且加以割没。鄢懋卿见掣盐阻滞不畅销,欲为疏通,不知前盐有掣无售,商人困极。请户部尽免加额,每年仍征六十万两。世宗允其奏。于是鄢懋卿所增之额悉罢。

倭寇攻陷福建兴化府

劫掠浙江、广东等省的倭寇纷纷窜入福建,与原在福建的倭寇互相联合,大举进犯福建各地。先后攻掠邵武、罗源、连江、寿宁、政和、宁德、福清、长乐、龙岩、松溪、大田、古田、莆田,以致闽中迄无宁日。嘉靖四十一年(1562)十一月二十九日,倭寇攻陷兴化府,将府城焚掠一空。自倭寇犯东南以来,破州、县、卫、所虽有百余计,但从未及府城。兴化为福建大府,最为繁富,至此为倭寇所陷,远近为之震动。

泉州府大役

嘉靖四十一年(1562),泉州府城瘟疫,人死十分之七。市肆寺观死尸相枕,有阖户无一存者。市门俱闭,至无敢出。

注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