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605年大事件 1605年大事记 1605年重大事件记录

更多

1605年史志

    记录公元1605年大事件列表

    明-公元1605年-乙巳-万历三十三年-明


    广东琼山、澄迈地震

    万历三十三年(1605)五月二十八日亥时,广东琼山(今海南省海口市)、澄迈(今海南省)地震。琼山自东北起,声响如雷,公署民房崩倒殆尽,城中压死数千人,地裂水沙涌出,南湖水深三尺,田地陷没者不可胜计。县城东南的调塘等都田沉成海。县城东五十里演顺都与文昌交界处的新溪港(今东漠港)陷没数十村。县东南八里顿林都的苍茂圩岸与丰华都的后乐圩岸、长牵圩岸俱被毁。县署大堂、东西仓库,全都倒塌。府学、庙堂、斋阁的棂庑半倾。县学、号房、仪门泮池、阆星门、启圣祠、明伦堂等完全倾倒。万历三十一年新建的鼓楼亦震倒。在城外的瑞去桥亦崩坏。县东七十里那社都的迈容桥崩陷。天宁寺、关王庙、文昌祠、明君塔等俱倾倒崩塌。澄迈(今老城)夜地震有声如雷,海沙崩裂,或深及丈见水,高岸成谷,深谷为陵,宇舍坊表,倒塌殆尽,人死数百。午时,银矿怪风大作,有声如雷,摇动少顷,坑岸崩坍,压死矿夫以百计。万历九年重修的学宫启圣祠、拜亭、敬一亭、大成殿、两庑戟门、名宦乡贤祠、石砌泮池、左右街及西门塔,俱倒塌殆尽。安定县午夜地震,声响如雷,民房、廨宇、坊表,崩坏大半。文昌县官署民居尽毁,压伤人畜。南五图百村,平地忽陷成海,县城及城内的学宫,城北的蔚文书院、城西南的北山庙,城南紫贝山上的紫云庵,紫贝山下的太平桥,与城北十里处的白芒桥,俱皆倒坏。临高县城垣、学宫、民舍尽圯,近海地多龟裂,县东南的马袅场盐田没于海,县学,庙堂斋舍尽倒坏。会同(今琼海)屋坏山崩,人物陷伤。万州(今海南省万宁县)地裂,涌出水沙数尺。新宁启圣公祠倒。南海、四会、石城,雷州府、海康、徐闻、合浦、钦州等俱大震。广西桂林(今桂林市)、平乐二府。至有陷城沉地,水涌山裂,屋宇尽倾,官民半死者。梧州府陆川,声若山崩,震塌城垣房舍,压死居民男妇无数。岭溪学宫倒塌,容县声如霹雳。波及广东省肇庆府高要、封川、儋州;广西省平乐府富川、贺县,梧州府怀集,郁林州博白、北流、兴业,南宁府横州、永淳;湖广(今湖南)临武等,三省二十余府州县,同日俱震。此后有的屡震数月不止,有的连震经年,更有连震数年者。如同年十一月初六日夜、高州府、雷州府、琼州府地大震、有声如雷。廉州、琼州二府尤甚,邑犬狂吠,池鱼惊,跳官民房屋倒塌千余间。此次地震最远破坏距离约三百四十公里,最远有感距离约六百二十公里。震中烈度(Io)X,震级(M)七点二五级。

    遣使册封诸王

    万历三十三年(1605)四月二十七日,神宗命右通政陈子贞等十二人为正使、中书庄元臣等十二人为副使,册封在錝为奉新王、勤(黑岁)为义阳王,在壑为安吉王、由栋为安仁王、载珁为贵溪王、寿锳为东原王、以浩为安丘王、寿碒为邹平王、盛浮为通城王、奉钅彖为南川王、效(齿殳)为保定王、效(钅圣)为沁水王、谊侃为永寿王、敏淴为河东王、术(车山金 左右上下结构)为蕲水王。

    诏罢全国各地矿税

    自万历二十四年(1596)设矿监税使以来,廷臣上疏谏阻者不下百余次,神宗俱不听,以致矿税使四出,大肆虐民,流毒全国,结果是民穷财竭,各地骚动。而自万历二十五年至万历三十三年近十年间,各矿监所进矿银不足三百万两,至于不计其数的金珠、宝玩、貂皮、名马则俱为皇上所有。万历三十三年十二月,内阁大臣再次极论矿税害民状,又言开矿破坏天下名山大川,尽伤灵气,恐对皇上身体大为不利。只有急停开矿,灵气才能恢复。为此,神宗于同月初二日,下诏罢天下矿税,以税务归有司,以岁输所入的一半归于内府,另一半归户、工二部,时称“停矿分税”。然而,矿税使并没有撤回,其害一直延续到神宗病死,方告结束。

    鞑靼银定歹成攻镇番(今甘肃民勤),败去。曹时聘代总河道,决定治河方针,专浚朱旺口。

    唐文献逝世

    唐文献(?-1604),字文征,号抑所,南直隶华亭县(今上海松江)人。万历十四年(1586)举进士第一,历任翰林院修撰,詹事府詹事。万历三十一年底,“妖书”之狱起,大学士沈一贯欲以此事谋害礼部侍郎郭正域,唐文献偕同僚往见沈一贯,责以大义。郭正域获免,而唐文献则由此为沈一贯所恨。不久,进为礼部右侍郎兼侍读学士,掌翰林院事。唐文献为人清劲,素以名节自励,多次救人于危难之中。给事中李沂劾太监张鲸,被廷杖,唐文献扶之出,且资助汤药。荆州推官华钰逆税监被逮下狱,唐文献不避嫌,力周旋,使其免死。掌翰林院时,主持公正,坚决反对沈一贯庇护私人。万历三十三年三月十五日卒于官,赠礼部尚书,谥文恪。有《占星堂集》。

    屠隆逝世

    文学家屠隆死(1542—1604)。隆字长卿,号赤水,浙江鄞县人。著有传奇《昙花记》、《彩毫记》等。

    福王府庄田及征银额数

    万历三十三年(1605)正月初二日,巡按直隶监察御史张似渠,奉旨拨给福王府赡养庄田二千八百零一顷又九十一亩,每年征银六千五百八十四两。

    汤兆京奏宣大矿税监之害

    万历三十三年(1605)正月二十一日,巡按宣、大御史汤兆京奏:臣按属宣府、大同,名为两镇,实系弹丸之地,东西仅七百余百,南北有不及二百里者。设立州县十四,额派税粮通计十万石。比之腹里地方不当一大州县,而且地皆砂碛,素号战场,拱护陵京。今称重镇,数年以来,税监有张烨、矿监有王虎、王忠,王虎之贪酷横行尤令人发指,已激成广昌之变。及今一切罢免,诚为大幸。不然,包派已有定数,地方官员自能了此,或宣接令两镇起解,或归并税使于一人,实为省便。疏呈上,神宗不听。

    户部请复旧例储漕粮三分之一于通州仓

    万历三十三年(1605)正月二十七日,户部奏言:国家每年漕运东南税粮四百万石,以实京师,而又分设仓储于通州,分漕粮三分之一贮之。近年水旱频仍,改折数多,又兼以本代折,太仓匮乏。不意河流迁徙,运船来迟,若再坚守前议,冻阻必多。今督臣游应乾请自本年为始,照旧以三分之一派拨储于通州仓。如本年改折,可给京军照常支放,倘仍前多支本色两月,许于京、通二仓均匀派放。另外,同月二十八日户部又奏:山东及南直隶江北州县,因重灾改折,漕粮应照单例于临清、德州二仓预备粮内支运十七万石,以足额数。神宗俱准其奏。

    吏部奏京察官员

    万历三十三年(1605)正月二十八日,吏部言,本部会同都察院考察在京五品以下官员,不称职者有:年老多病者工部郎中陶充等三十人,贪酷成性者兵部主事丁应泰等十人,软弱无能者户部主事金铨等六人,品行不端者户部主事魏之干等九十人,浮躁不实者光禄少卿冯渠等三十九人,才力不及者太仆寺丞曹钥等三十二人。神宗得疏,留中不发。

    杨时宁致仕

    杨时宁(1537-1609),字子安,号小林,河南祥符县(今河南开封)人。隆庆二年(1568)进士,历曲沃知县、宁夏巡抚,因抗御外族犯边有功,进右都御史,总督宣大,累官至兵部尚书,加太子太保。万历三十三年(1605)二月初六日自动请求致仕。居家四年卒,年七十三。

    夏良心逝世

    夏良心(?-1605),字景尧,南直隶广德州(今安徽广德)人。隆庆五年(1571)进士,历任刑部主事、南京兵部主事、湖广佥事、山西参议、浙江副使、参政、山东按察使、河南右布政使、江西左布政使。不久,以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六年考满,进兵部右侍郎。万历三十三年(1605)二月十四日卒于官。赠兵部尚书。

    南京考察官员

    万历三十三年(1605)二月二十一日,南京吏部会同南京都察院考察南京五品以下官员,其中年老多病的有礼部司务马千官等十人,贪酷的有应天府照磨李锐等二人,品行不端的有户部郎中王道正等三十四人,罢软的有兵马汪一麟等三人,浮躁的有吏部主事林汝诏等十人,才力不及的户部郎中张凌云等十四人。神宗得疏,留中不发。

    诏留被黜科道官

    先是,万历三十三年(1605)正月吏部奏报京察被黜科道官,神宗得疏之后留中不发。至同年三月初七日,吏部催考察科道官疏。神宗降旨:科道乏人,浮躁不及的姑留用,其余各致仕,降黜如例。同日,明神宗又谕吏部及都察院曰:朕览今大察各官本内,科、道两衙门不称职者甚众,岂皆不肖。内必有徇私之弊,有泄私怨的,有结党谋私的,有欲树权以挟人的,有欲立威以制人的。不然,不称职者何其多,朕不得无疑。时被察而去者,多为内阁首辅沈一贯的党人,如给事中钱梦皋、钟兆斗、御史张似渠、于永清等。沈一贯不满,专疏密奏明神宗,并指使其党集中攻击吏部左侍郎杨时乔、左都御史温纯,特别是礼部右侍郎郭正域,说他是此次京察主谋。于是神宗下诏特留给事中钱梦皋等人。继而又下令尽留被黜科、道官,同时严厉斥责杨时乔等。三月十三日,杨时乔、温纯说:察处科道官,万历二十一年为科七人,道十人,二十七年为科五人,道九人,今议处只科四人,道七人,皆参照众议秉公办事,并非挟私报复。请罢臣等。神宗见疏,令其“安心供职,不必陈扰。”

    庄国桢逝世

    庄国桢(1527-1605),字君祉,号阳山、福建晋江人。嘉靖四十一年(1562)进士,历会稽县令、户科给事中、浙江佥事、江西参议、广西副使、江西提学副使、广西参政、广东按察使、云南右布政使、广西左布政使、河南布政使。万历十六年(1588),升右副都御史,巡抚江西。十八年,进南京刑部右侍郎,改户部右侍郎。万历三十三年三月三十日卒于家。年七十九。

    曾同亨致仕

    曾同亨(1533-1607),字于野,号见台,江西吉水人,嘉靖三十八年(1559)进士。万历初,为大理寺少卿,历顺天府尹,升右副都御史巡抚贵州。因逆张居正,被勒令回家。张居正死后,历任南京太常卿、大理寺卿、工部右侍郎。进工部尚书,省浮费,减织造,裁冗员。其后,任南京吏部尚书,极谏停矿税,除民害。万历三十三年(1605)大计京官,曾同亨持正不挠。同年四月十四日加太子太保致仕。万历三十五年卒,年七十八。赠太子少保,谥恭靖。

    温纯致仕

    温纯(1539-1607),字景文,号字叔文,号一斋,晚年更号亦斋,陕西三原人。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万历十二年(1584)以大理寺卿改兵部右侍郎兼右副都御史,巡抚浙江。后召入为户部左侍郎,进右副都御史,总督仓场。历南京吏部尚书、工部尚书,再召为左都御史。时矿税使四出,所至剽夺,奸淫妇女,民怨载道。温纯极论矿税之害,请急罢开矿、严惩税监。万历三十一年“妖书”事件发生时,温纯力为沈鲤、郭正域辨诬;武昌楚王府宗人杀死赵可怀时,沈一贯欲发兵围捕,温纯力言“诸宗人无反状”。由此两事,使他与沈一贯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三十二年大计京朝官时,温纯与吏中侍郎杨时乔主察典,力斥沈一贯私党,遂被劾“曲庇叛人,且纳贿”,“朋比作奸”。三十三年七月初九日遂致仕。温纯清白奉公,五次主持南北两京官员考察,“澄汰悉当,肃百僚,振风纪,时称名臣。”三十五年卒,年六十九。赠太子少保,谥恭毅。有《温恭毅公集》。

    王基致仕

    王基(?-1605),字对沧,山东莱阳县(一说益都县)人,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历户部主事、浙江布政使、大同巡抚。万历三十二年(1604)进为南京户部尚书,总督仓场,不受贿赂。万历三十三年七月十二日,南京科道拾遗;王基被劾,神宗下旨令致仕。万历三十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卒。

    支可大致仕

    支可大,生卒年不详,字有功,南直隶昆山县(今江苏昆山)人。万历二年(1574)进士,授礼部主事,终湖广巡抚。万历税监陈奉在湖广为非作歹,勒索民财,激起武昌人民两次暴动,支可大非但不为民请命,反而庇护陈奉,为纣助虐,于二十九年四月被免去湖广巡抚。三十三年七月十二日,因南京科道考察被论,神宗令其致仕。

    姚继可致仕

    姚继可(1534-1608),字光父,号又轩,河南襄城县人。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由南陵县令,累官至工部尚书。万历三十三年(1605)夏,因病连续四五十次上疏,至同年七月二十八日神宗始许其致仕,回籍调理。万历三十六年卒,年七十五。

    梅国桢逝世

    梅国桢(1542-1605),字克生,号衡湘,湖广麻城(今湖北麻城)人。万历十一年(1583)进士,授固安知县,升御史。万历二十年,宁夏致仕副总兵哱拜起兵叛朝廷,李如松提督军务征剿哱拜,梅国桢为监军,用计谋致哱拜兵败自焚死,论功进为太仆少卿。逾年,迁右佥都御史,巡抚大同,加右副都御史。久之,授兵部右侍郎,总督宣府、大同、山西军务。在镇三年,先后节省贡市尝银十五万余两。遇父丧回家守制,未满三年,即于万历三十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卒,年六十四。赠右都御史。

    京师军械厂爆炸

    万历三十三年(1605)九月二十五日,有人赴京师盔甲厂支取火药,因药堆积年久,凝固坚如石,监收内官臧朝以斧劈之,突然起火爆炸,声如雷霆,刀枪剑戟迸射百步之外,臧朝以及把总傅钟等十人当场炸死,军死八十三人,局匠及行人死者不计其数。

    曹时聘请大修朱旺口

    因连年河决鱼、单、丰沛诸县间,平地成湖,大为民害。万历三十三年(1605)春,李化龙奏言:自开泇河,起直河至夏镇,与黄河隔绝,山东与南直之间,黄河不能为害运河。独朱旺口以上,决单县则单县成为沼泽,决曹县则曹县尽为淹没。丰、沛、徐、邳、鱼、砀诸地皆命悬一线,堤防宜急整治。同年十月,曹时聘为总理河道,遂请大修朱旺口。神宗许其请,并命及早兴工修浚。

    鲍希颜逝世

    鲍希颜(?-1605),山西长子人,隆庆二年(1568)进士,授洛阳知县,升福建道监察御史,巡视北京、通州二仓,出按应天、浙江。万历八年(1580),降为曲周县丞。不久,升为广平府推官,再历湖广佥事。会亲丧,回家守孝。复起官陕西,历湖广参议、山东副使,改调为滨海兵备,历开原参政,加按察使。其后,以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进工部右侍郎,未及赴任,于万历三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卒。

    漕粮改折、漂没、入仓数额

    万历三十三年(1605)十二月二十九日,户部奏:是年漕粮原额四百万石,内除永折三十四万四千三百四十七石,南直、山东灾害改折计十七万七千七百一十石,该进京、通、边仓三百四十信万七千九百四十一石。内漂失焚毁一万三千九百三十一石,俱予免尖处补完足额。

随机查看

更多

Copyright©2004-2012 历史上的今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