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 > 纪年史

公元1810年 庚午 清 嘉庆十五年

时间:2018-10-06 17:00:42  来源:[!--befrom--]  作者:[!--writer--]

历史:

清政府在京师查禁鸦片

嘉庆十五年(1810)三月,清政府官员发现京师有人藏匿鸦片,遂开始查禁。先是大臣庆桂等人上奏,京师广宁门(今广安门)巡役查获民人杨姓身藏六盒鸦片烟,请交刑部审办。初二日,嘉庆帝谕示内阁:鸦片烟性最为酷烈,食此者能骤长精神,恣其所欲,时间长久便会危害人的生命,是败坏社会风俗的最大祸害,早就应当在查禁之例。该犯杨姓胆敢携带进城,实属藐视法律,著即交刑部严审办理。最近听说京师购食鸦片烟的人很多,jiān商牟利贩卖,接踵而来。崇文门专理税务,仅在所属口岸地方稽察,恐怕难以周到。仍著步军统领、五城御史在各门禁严密查访,一有缉获,即当按律惩治,并将其烟物毁弃。至于闽、粤生产的地方,也要严令该地督、抚、关差查禁,断其来源。不得把这一切当成空文,任贩卖,吸食者们偷运鸦片。

清政府议海运问题

嘉庆十五年(1810)二月二十八日嘉庆帝命江、浙两省承招商船,试办海运。由于河工敝坏,运道节梗,漕运阻滞,仓储渐空,嘉庆帝才有此谕。不料清政府内许多官员认为海运实属不可行,特别是两江总督勒保,竟举出十二条理由反对试办海运。他说:元至元十九年至明永乐十三年虽行海运,而漕运仍不废,今若海运与河运并行,则漕运官弁不减,徒增海运之费;江南至天津海道,沙礁丛杂,天庾正供非可试于不测之地;开凿山东胶莱运道,工力难施;海运若由旗丁领运则旗丁不习海洋,如责成船户收兑则船户偷盗私卖、捏报沉失、甚至有通盗济匪等弊;海行迟速平险,均非人力可施;海运需筹经费,而今物力昂贵,费用过干浩大;海运需用船一千七八百号,即需银一千七八百万两;雇用商船,难于实现;查元、明海运,每年必有粮米漂失,今生齿日繁,土地所产粮食,不够百姓食用,怎能再有漂失数目;海运需要添设水师防护,士兵要增加三四万名,这部分军,难以供应;京师地区百货去集,都由粮船携带,如果改由海运,就不能使装米船多带货物,致使京城物价,必定昂贵,势必影响百姓生计;如果改为海运,常年运漕八九万人,一旦失业,难保不流为盗匪,势必影响社会秩序的安定。嘉庆十六年三月十一日,嘉庆帝谕示:河漕二务,其弊相乘,其利也相因。漕运由内河行走,已有数百年,只有谨守前人成法,将河道尽心修治,河流顺轨,漕运才能按期遄达,保证无事。即使万一河湖水位高低不齐,漕船不能畅行,也只有起剥盘坝,或酌量截留。为暂时权宜之计,断不可轻议更张,这就是利不百不变法,经过上述讨论,清政府决定海运暂停试办。

因河工弊坏,漕运阻滞,议海运,未能实现(按上年李鸿宾奏:运米一石,费数十金。又刘权之奏:石费十八两。官府支付经费,每石三两。当时米价,丰年二两,欠收时三两,荒年四两)。京师广宁门捕获身藏鸦片之人。令各城六严查,并令闽、粤督抚查禁,绝其来源。吉林、长春查出新来流民数千户。谕责官吏不执行禁令,并谓“毋许再增流民一户”。海盗郑一嫂、张保仔等投降,有船二百七十余只,人一万六千名。广东水师与张保仔等擒获鸟石二,余众均降(据外人记载,鸟石二部有船六百艘,每艘载重80~300吨。)。是年,查出通判缪元淳承办扬河堤岸工程,领银五六千两,止用钱一千八百余串。前总河吴璥谓从前修办四五座坝工,止用十万两上下,今修办一坝,即用十余万两。

文化:

学者蔡上翔逝世

蔡上翔(1717—1810)。上翔字元凤,江西金溪人。著有《王荆公年谱考略》。

杂谭:

清政府设热河都统

嘉庆十五年(1810)四月十七日,清政府把热河副都统改为都统,都统衙门设随同办事理藩院司员、刑部司员、理刑笔帖式、印房笔帖式、主事若干员,办理所属事务。热河,以温泉得名,又名承德,是介于清朝京师和爱新觉罗家族发祥地之间的重要地区。这里,既管辖木兰围场,清前期帝王曾在此举行秋狝大典,又是清代行宫遍布之处,著名的避暑山庄就在磬锤峰下,热河之畔。热河全境旧设五厅,即热河厅、喀喇河屯厅、四旗厅、八沟厅、塔子沟厅,后又增设乌兰哈达厅、三座塔厅。后来,热河厅改为承德府,喀喇河屯厅改为滦平县,四旗厅改为丰宁县,八沟厅改为平泉州,乌兰哈达厅改为赤峰县,塔子沟厅改为建昌县,三座塔厅改为朝阳县。清政府最初在热河设总管、副总管,后来又改设副都统,下设协领、佐领、防御、骁骑交、笔帖式等员,以及士兵二千名。热河都统设立后,所管辖的范围,主要是热河各处驻防官兵,卓索图和昭尔乌达两盟军务,热河所属各驿站,以及八沟、塔子沟、三座塔、乌兰哈达理事司员等。热河都统的设置,反映了清朝对漠南蒙古各部统治的加强,也反映了清朝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巩固和发展,以及漠南蒙古各部在清政府的统一管辖下,和中央政权关系的日益密切。

清廷设广东水师提督

嘉庆十五年(1810)八月三十日,两广总督百龄上奏《筹议分船巡辑洋面章程》折。为此,嘉庆帝晓谕军机大臣:广东洋面,绵亘数千里,近年来“盗贼”猖獗。自百龄到任以后,严杜接济,大振兵威,将各路著名首伙“大盗”分别剿抚,一律荡除。此次又筹议善后章程,分布各路师船,责成巡辑,所办实为周妥。此时洋面肃清,已无大股“盗匪”,但非常劫夺“小盗”,尚难保其必无,若不随时捕获,则日久啸聚,恐又萌蘖滋事。各镇将务必在所管洋面认真巡逻,以期有盗必获。朕听弁兵等积习相仍,往往于真盗不能捕获,反将海滨无业贫民如渔船昼户人等,妄拿报官塞责邀赏,以致诛及无辜。从前伍拉纳在闽浙总督任内,任性妄为,即有这种事情,实在可恨。现在粤洋“巨盗”收捕一空,海疆宁谧,但恐弁兵人等答习未除,或妄拿滋事,特此训谕该督抚等,一定要随时密查,对于捕获案犯,必须详细审查,务必判罚得当。如果有妄拿邀功的人,立即严参办理,绝对不能姑息,也不能任他们藉口因循,塞责了事。至于所议的派员分设巡哨,挑用船只以及酌给捕盗口粮等项章程,均照该督所请办理。于是,清廷决定添设广东水师提督一员,驻扎虎门。改左翼镇总兵官为阳江镇水师总兵官,移驻阳江。

注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