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 > 纪年史

公元1814年 甲戌 清 嘉庆十九年

时间:2018-10-06 17:00:46  来源:[!--befrom--]  作者:[!--writer--]

历史:

清廷复开捐官例

嘉庆十九年(1814)正月初七日,从侍郎吴璥奏,清廷复开捐官例。清廷采取这一措施是万不得已之举。吴璥奏疏上达朝廷后,嘉庆帝即交户部核议,结果有两种意见。潘世恩、苏楞额等人同意暂开捐例,卢荫溥、桂芳、赵秉冲等人建议将常例推广加增。对这两种不同意见,嘉庆帝认为,推广常例,事多格碍难行;暂开捐例,能否有益于经费的解决,也未可知;或许在这两种措施之外,还有更好的措施,可使国帑充裕。于是,他命曹振镛、托津、铁保、英和四人再行妥议具奏。英和认为捐例弊病很多,充裕国帑的办法,一是复名粮之旧,二是多开矿厂。曹振镛等三人则认为暂开捐例可行。对此,嘉庆帝又表示,复名粮之旧,已经实行;开矿则流弊很多,实不可行。当时,清廷军需、河工各项动用,均出常年经费之外,国家收入有一定数额,而支出浩繁,财政竭绌。所以,在没有其他好措施的情况下,清廷也只好采取暂行捐官例。嘉庆帝无可奈何地承认,这是万不得已之举,并非认为捐例是必须实行的。他说:诸臣食君之禄,皆当忠君之事。各大臣果有真知灼见,能为裕国之策,必须字字确切,毫无流弊,不准泛论纸上空谈,仍犯议论多而成功少的毛病。如确有把握,立能济军需、河工之用,这样的措施上奏后,立即将捐官例停止。如果只说捐官例弊害,而无良策,这种奏疏等于没用。

清政府禁止私运银两出洋

嘉庆十九年(1814)正月,户部侍郎苏楞额上《严禁海洋私运》奏折,其中指出:近年以来,夷商贿通洋行商人,借口保证返回夷兵盘费为名,每年都将内地银两偷运,几乎有百数十万之多。这些夷商已将内地足色银两私运出洋,又将低潮洋钱运进,任意欺蒙内地商人,以致内地银两渐形短绌。嘉庆帝览奏后,谕示军机大臣:夷商交易,原令彼此以货物为准,以使中外互通有无,方便百姓。若将内地银两,每年偷运出洋百数十万,岁积月累,于国计民生均有关系。随后,嘉庆帝命蒋攸铦、祥绍等人,查明每年夷商等偷运足色银两出洋实际有多少,并制定章程,严密禁止。

清政府准粤商采矿设厂

嘉庆十九年(1814)三月二十二日,清政府表示同意粤商采矿设厂。先是两广总督蒋攸铦上《粤省查办匪徒情形折》,谈及粤省地广民稠,良莠不齐,全在地方官员实力整饬,以期渐革侥风。奏折内还具体谈到,六浮山及回肚面山二处,有商人黄大通等铁厂、锅厂三座,每处工丁一二百名。因恐人众难于稽查,全部饬令封禁,令该商将各工丁妥为遣散。嘉庆帝览奏后当即指出:所办尚未妥协。上年陕省南山,即因木商停工乏食,木工起而闹事。今粤省山内铁锅等处,该商久已利为恒业,而工丁等也借此谋生,如果突然给以封禁,这数百名失业工丁,岂是一二个商人所能遣散的?如果这些人流离失所,变成无籍游民,进而转变成流匪,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嘉庆帝谕示军机大臣,粤省矿厂不宜封禁,但就官为设立章程,或编造丁册,令该商人等递加保结,地方官再按季考察,使各贫民有糊口地方,又不致滋众闹事,才是正确的办法。

清廷裁兵节饷

嘉庆十九年(1814)三月二十六日,清廷决定裁兵节饷。这一天,嘉庆帝谕示内阁:从来兵制与国赋相权而行。我朝建设各省营兵,久有定额,其小有损益,也都根据地方情形,随时酌定。只是乾隆四十六年添补名粮额缺案内,一时各省骤然增兵六万六千余名,为数较多。至今三十余年,于武备并无益处,而帑项已多用至四千余万。嘉庆帝命大学士、军机大臣会同兵部,将增设兵粮额数,酌量汰减。又经各省总督,山东、山西、河南巡抚,成都将军,河道漕运总督等讨论,最后清廷决定:除直隶、安徽、山东、河南、陕西、甘肃六省,及河东河标,或兵额本减,或控制紧要,难以酌减外,江苏裁额兵三百六十五名,漕标裁八十四名,河标裁二十五名;江西裁额兵一千八十三名;浙江裁额兵七百二十八名;福建裁添募暂设兵一千三百五十名,马五百六十匹;湖北裁额兵一千六百三十六名;湖南裁额兵一千五百五十四名;山西裁额兵一千八百六十五名;四川裁额兵六百三十名;广东裁马六百九十六匹;广西裁额兵六百三十名; 【云南】裁额兵二千三百三十二名;贵州裁额兵一千九百五十八名。统计裁兵一万四千二百四十名,马一千二百五十六匹,每年共节省饷银二十七万一千九百三十二两,米三万七千五百五十五石。

清政府禁奸商囤积米粮

嘉庆十九年(1814)八月十七日,嘉庆帝谕示内阁,严禁奸商囤积米粮。这天,给事中杨怿上《请禁奸商囤积米粮以济民食》奏折,谈及本年安徽省干旱少雨,粮价昂贵,该省巡抚胡克家奏请动拨藩库银二十万两,委员分赴邻省采买米石,运至该省备用。实际上,安徽省庐州六安毗连的双河镇、三河镇一带,有吕姓米商修盖仓房,沿河七十余里、盘踞多年,每年积谷百余万石,贱买贵卖,仓名有二十八丰号数,其余分户囤积者尚有不少。嘉庆帝阅览该奏折后指出:从来通商都是为了便民,怎能在粮价昂贵之时,贫民需粮之日,容许奸商居奇牟利?他随即命胡克家等人委员查明该商囤积粮米数目,然后由官府定出价格,开仓出粜,以便粮食流通,穷民得资接济。嘉庆帝还谕示:如果该商人等抗违隐匿,即将粮食入官平粜,仍治以应得之罪。

文化:

《全唐文》纂成

嘉庆十九年(1814)闰二月二十六日,大学士董诰等纂辑《全唐文》成书。《全唐文》共一千卷,收唐五代作家三千零四十二人,文章一万八千四百八十八篇。先列帝王、后妃、公主作品,然后按时代顺序将作家依次排列,并附上小传。最后几卷则收录释、道两家和不知作者生平或姓名的文章。该书以《唐文》为蓝本,并采辑《永乐大典》、《文苑英华》、《唐文粹》等书而成,收罗很广,基本上反映了唐代文章的面貌。但是,也有误收、漏收的现象。后来,清人陆心源编有《唐文拾遗》、《续拾》,对《全唐文》一书作了补充。

张问陶逝世

张问陶(1764——1814),四川遂宁人。鹏翮曾孙。乾隆五十五年(一七九零)进士,由检讨出为莱州知府。引疾后侨寓吴门(今江苏苏州),颜所居曰乐天天随邻屋, 自号药庵退守,又号蜀山老猿,亦称老船。才情横轶,世但称其诗在而不知书画俱胜。书法放野近米芾。乾隆时诏先十二人分写养心殿屏,问陶与焉。写生近徐渭,不经意处皆有天趣。山水虽非专门,而秀逸之趣,能脱尽习气。花鸟、人物悉随笔为之,风致萧元;画马,画鹰鸟,最得神俊。卒年五十一。

程瑶田逝世

程瑶田(1725——1814),安徽歙县人。乾隆三十五年(一七七零)举人。官江苏嘉定教谕。 精考据之学,隶书出入晋唐,善画花卉,工音律,善篆刻。著琴音备考、论书五编。按书画书录解题云著有书势五事。卒年九十。

张燕昌逝世

张燕昌(1738——1814),浙江海盐人。乾隆四十二年(一七七七)优贡,嘉庆元年(一七九六)举孝廉方正。擅篆、隶、飞白、行、楷书,jīng金石篆刻、勒石, 工画兰竹,兼善山水、人物、花卉,皆攸然越俗,别有意趣。为丁敬高弟。 初及门时,囊负南瓜二枚为贽,各重十余斤。敬欣然受之,为烹瓜具饭焉。有金石契、飞白书隶、鸳鸯湖棹歌、石鼓文释存、芑堂印谱。卒年七十七。

历史学家赵翼病逝

嘉庆十九年(1814),著名的历史学家、诗人赵翼因病去世,终年八十八岁。赵翼字云崧,又字耘松,号瓯北,江苏阳湖(今武进)人。乾隆二十六年进士,为翰林院编修,参与修纂《通鉴辑览》。以后相继出任广西、广东知府。乾隆三十七年(1772)被弹劾,辞官还乡。曾主讲于安定书院,他工诗状况长,长于史学,勤于著述。对“廿二史”(自《史记》至《明史》做读书笔记,考证异同谬误,参互校核,以评修史曲直,综合分析以论史事得失,著成《廿二史札记》三十六卷。该书除对廿二史考证外,还对古今风会之递变,政事之屡更,有关治乱兴衰之原因,多所记述。其著述还有《陔余丛考》、《檐曝杂记》、《皇朝武功纪盛》、《瓯北诗抄》、《瓯北诗话》、《平定两川述略》、《平定台湾述略》、《粤滇杂记》等。

杂谭:

胡秉耀等假借明朝后裔起事

嘉庆十九年(1814)十月十二日,江西巡抚阮元上奏:胡秉耀等“谋逆”要犯已被拿获。胡秉耀是江西百姓。他买到一本残书,内有阵图以及造反等俚语,便向他的同伙邱恭泽、杨易、卢胜辉等人宣传说,他已解到书内阵图,如果能有带头起事的人,大家就能得到富贵。杨易便说朱毛俚可以假托前明后裔。朱毛俚被邀入伙后,对自己能任首领也深信不疑。他们便一起到积善禅林商议造反事,取书内的俚语,称后明晏朝年号,胡秉耀等都被封为官职,对相继入伙的人,都给以劄付。阮元任江西巡抚不久,便在各地方严密编查保甲,结果发现了胡秉耀等人准备造反,遂将胡秉耀一行人拿获。胡秉耀等十七人凌迟斩决,程麟祥等三十五人绞监候,朱毛俚拿获后处以极刑。阮元则被赏加太子少保衔,赏戴花翎。

注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