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 > 纪年史

公元1816年 丙子 清 嘉庆二十一年

时间:2018-10-06 17:00:48  来源:[!--befrom--]  作者:[!--writer--]

历史:

清廷责令英使回国

嘉庆二十一年(1816)七月初八日,嘉庆帝颁布谕旨,责令英使回国。乾隆五十八年时,英国遣使来到中国。由于英使恪恭成礼,不愆于仪,受到乾隆帝接见。嘉庆二十一年,英国又派遣使节前来中国。嘉庆帝以英国国王笃于恭顺,深为愉悦,循考旧典,爰饬百司,在英国使臣到来之日,瞻觐宴赉,都要仿照乾隆朝礼仪举行。英使到达天津后,嘉庆帝派官吏前往赐宴。不料英使在谢宴时,并不遵照清朝礼节行事,即不行三跪九叩礼。嘉庆帝先是以远国小臣,未娴仪度,可从矜恕,后又特命大臣在英使将要抵京之时,告以乾隆五十八年英使所行三跪九叩礼,并强调英使必须行此礼。清廷安排会见英使的日程是:七月初七日,令英使瞻觐;初八日,在正大光明殿赐宴颁赏,再于同乐园赐食;初九日,陛辞,并于是日赐游万寿山;十一日,在太和门颁赏,再赴礼部筵宴;十二日,遣行。谁知初七日瞻觐之时,英使已至宫门,嘉庆帝也将御殿,才知英使拒绝行三跪九叩礼。清朝大臣不得不以英国正使、副使都患急病,不能移动为由,上奏嘉庆帝。嘉庆帝遂责令英使回国,还强调说:嗣后毋庸遣使远来,徒烦跋涉,但能倾心效顺,不必岁时来朝,始称向化也。又命将带领英使误事的工部尚书,镶红旗汉军都统苏楞额,理藩院尚书、镶白旗汉军都统和世泰,礼部尚书、镶黄旗汉军都统穆克登额,给予降职处分。

教徒交经具结

嘉庆二十一年(1816)十二月间,湖北省传习白莲教的三百六十四人,在地方官劝令下,纷纷交出经卷,具结呈悔。嘉庆二十二年正月初五日,该省沿习天主教的,又有三十七名将经卷、十字架、图像等交到官府,还有十余名交出大乘经卷。为此,嘉庆帝谕军机大臣:直隶、山东、河南、山西等省,向来信佛教者最多,这些省的督抚应仿照湖北作法,明白出示晓谕,凡向来习教之家,如真心悔悟,将经卷及有关教书到官投缴,出具改悔甘结,州县官将所缴经卷申详督抚验明销毁,即将投悔人奏明,免其治罪。嘉庆帝还强调,对于白莲教,所以严拿务获者,系是从逆者,不是习教者。

天津设立水师

嘉庆二十一年(1816)闰六月二十九日,嘉庆帝谕示内阁:直省沿海地方,如广州、福州、浙江乍浦,江南京口,都设有水师驻防,沿海省份的绿营,也设有外海水师,每年操演,按期会哨,定制周详。天津为畿辅左掖,大沽等海口直达外洋,从前曾建设水师驻防,后经裁撤。该处拱卫神京,东接陪都,形势紧要,自应参考旧制,复设水师营汛,以重巡防。于是,他命大学士、军机大臣会同兵部,将天津地方应如何分驻满汉官兵,增设统辖大员,以及一切建置事宜,操防规制,详细妥议具奏。十一月,嘉庆帝又明确降旨:天津添设水师。嘉庆二十二年三月初五日,天津设立水师,新添水师兵一千名,分为左右两营。并添设天津水师总兵一员,管辖两营水师营牟兵丁,给敕印俸廉,建盖衙署、兵房。不久,又从福建、江南、广东、浙江等省拨调船只炮位,同年五月一切办理完竣。

文化:

崔述逝世

学者崔述(1740——1816)。述字武承,号东壁,大名(今属河北)人。勇于疑古。著有《东壁遗书》,以《考信录》为主。

杂谭:

京师铸钱工匠罢工

嘉庆二十一年(1816)六月,京师铸钱工匠罢工。本年五月初旬,工部宝源局因将增复料钱只发给炉头,众匠役不服,便在贾喜子等人领导下,关闭厂门,扣留司员、监督,停炉罢工。六月六日,户部宝泉局工匠亦相继行动,包围炉头,并在大厅前喧聚。对于这些情况,钱法侍郎佛柱并不上奏,准备将料钱分给匠役,以图将就了事。嘉庆帝召见佛柱等人了解工局情况,佛柱等都以安静无事回奏,并不提及匠役罢工等事。后来,御史萧镇经过访求,上《工部宝源局匠役停炉误铸,挟制官长,请严行惩创,并钱法侍郎因循不奏,请旨查办》奏折,嘉庆帝才了解有关情况。于是,二十七日,嘉庆帝命将佛柱等人交都察院严加议处;监督马禧、马瑞辰、周维垣等著军机大臣传讯具奏;铸钱匠役中目无法纪者,著英和派兵前往镇压。不久,贾喜子等人被捕。佛柱、吴炬等即行革职,以为满、汉侍郎不实心任事者戒。

罗家彦奏《筹画旗民生计章程》

嘉庆二十一年(1816)十月二十九日,御史罗家彦上奏《筹画旗民生计章程》。该章程内强调指出,八旗老幼男妇,皆以纺织为业,可以缓解旗民生计艰难问题。嘉庆帝览奏后,就认为其事不可行;交八旗都统讨论后,他们也以为事多窒碍,共同驳回。十一月初九日,嘉庆帝谕示内阁:我八旗满洲,首以清语、骑射为本务,其次则诵读经书,以为明理治事之风。若文艺即非所重,不学亦可。是以皇子等在内廷读书,从不令学作制艺,恐类于文士之所为。凡以端本务实,示所趋向。我朝列圣垂训,命嗣后无改衣冠,以清语、骑射为重。圣谋深远,我子孙所当万世遵守。若如该御史所奏,八旗男女皆以纺织为务,则骑射将置之不讲。且营谋小利,势必至渐以贸易为主,纷纷四出,于国家赡养八旗劲旅,屯住京师本计,岂不大相刺谬乎!近日旗人耳濡目渐,已不免稍染汉人习气,正应竭力挽回,以身率先,岂可导以外务,益远本计矣。即如三年一次阅选秀女,寒素之家,衣服尚仍俭朴;大臣官员之女,衣袖宽广逾度,竟与汉人妇女衣袖相似,此风渐不可长。现在宫中衣服,悉依国初旧制,乃旗人风气,日就华靡,甚属非是。各王公大臣之家,皆当力敦旧俗,倡挽时趋。不能齐家,怎能治国?罗家彦此折若出于满洲御史,必当重责四十板,发往伊犁。念该御史系属汉人,不识国家规制。但他想更我旧俗,已不能胜言官之任。于是,罗家彦被革退御史,仍为编修。

注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