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 > 纪年史

公元1857年 丁巳 清 咸丰七年

时间:2018-10-06 17:01:25  来源:[!--befrom--]  作者:[!--writer--]

历史:

太平军、捻军霍丘会师

咸丰七年(1857)二月,太平军与捻军会师于霍丘。捻军自起义以来,一直活跃在长江以北、黄河以南广大地区,成为太平天国北方屏障。咸丰七年春,太平天国合天侯李秀成通过其部下李昭寿,邀请捻军加入太平天国,得到捻军首领张乐行的赞同。二月二十三日,太平军李秀成部与捻军龚得树、苏天福等部在霍丘会师。从此,捻军开始蓄长发,接受太平天国领导,以太平军旗帜代替原来的五色旗,各部将领接受太平天国封号、印信。捻军首领张乐行受封为成天义,以后又先后被封为征北主将(咸丰十年前)、鼎天福(咸丰十一年前)、沃王(同治元年前)。两军联合以后,捻军势力更为壮大,不仅在淮河流域牵制了部分清军主力,减轻了天京的压力,并且与太平军配合进行过多次重大战役,沉重打击了清王朝统治,有力地支持了太平天国革命。但是,捻军参加太平天国是有条件的,即所谓“听封而不能听调用”。与太平军有事则联合作战,无事则各自行动,依然保持着某种独立状态。

英法联军攻占广州

咸丰七年(1857)十一月十四日,英法联攻占广州。先是,该年秋,英国全权代表额尔金和法国全权大使葛罗分别率英、法侵略军至香港,组成五千六百多人的联军(其中法国一千人),封锁广州,双方正式进入战争状态。十月二十七日,额尔金、葛罗照会两广总督叶名琛,要求入城“修约”,“赔偿损失”,英军把守河南地区各炮台等,限令十日内答复。并扬言如不应允,即令水陆军兵进攻广州。面对侵略者的战争威胁,叶名琛不作任何应战准备。其部下要求调兵防守,并请求召集广州市民团练自卫,均遭叶拒绝。其时广州水师船只大部已被英军焚毁。叶名琛非但不予补充,反将水师兵勇裁撤;陆师原有万余人,亦被裁抑大半;各乡团练在叶名琛的禁止下也已纷纷解体。广州事实上已成为一座不设防城市。十一月十一日,额尔金与葛罗发出最后通牒,限二十四小时内答复,否则将于十三日晨开炮攻城。叶名琛急忙命人摆设沙盘,亲自扶乩,得吕洞宾语“十五日后便无事”,不由得喜出望外。因此,他既不与联军交涉,也不布置防守,一心只等吕祖的话应验。十三日,英法联军全数登陆,占据海珠炮台,开炮攻城。城内商店、民房相继着火,总督衙门亦遭炮击。叶名琛此时方惊骇至极,逃到内城粤华书院躲避。次日城陷,巡抚柏贵、将军穆克德投降。数日后叶名琛被俘,解往香港。叶以为要将其送往英国,乃声言“欲面见其王以理论”。行前特意带足食品,表示耻食敌粟。后被拘于加尔各答,自称“海上苏武”,英王未见而食品告尽,乃绝食,不久去世。时人讥之曰:“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相臣度量,疆臣抱负,古之所无,今亦罕有”。英法联军攻入广州后,烧杀抢劫,无恶不作,抢走布政使衙门库银二十二万七千两。又指派英国人巴夏礼、哈罗威和法国人修莱组成所谓“联军委员会”,扶持卖国贼柏贵等建立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傀儡政权,开始了英、法侵略者在广州历时四年的军事统治。

文化:

魏源去世

咸丰七年(1857),著名思想家魏源在杭州病逝,终年六十三岁。魏源原名远达,字默深,湖南邵阳人。道光进士,曾任内阁中书。早年从经学大师刘逢禄学《公羊春秋》,与龚自珍齐名。鸦片战争前,魏源受江苏布政使贺长龄之聘,编辑《皇朝经世文编》,并撰写“筹漕”、“筹鹾”、“筹河篇”及“湖广水利议”等。又助江苏巡抚陶澍筹办漕运、水利诸事,对各种社会实际问题多有接触。鸦片战争爆发后,魏源深感外敌入侵,国势孱弱,于道光二十一年(1841)入两江总督裕谦幕,直接参加了反侵略战争。由于清政府fǔ败无能,将帅误国,使战争失败,魏源感愤至深,于道光二十二年著成《圣武记》十四卷,推求盛衰之理,筹划海防之策。同时,他从鸦片战争失败的教训中得出结论。要战胜外国侵略者,就必须了解外国情况,遂遵林则徐之嘱,在林主持编译的《四洲志》基础上,扩充材料、内容,编成《海国图志》,向国人系统地介绍西方国家的历史、地理等。魏源将清朝的衰弱与西方国家的强盛原因作了探索,提出了许多强国御侮的办法。他主张“师夷之长技以制夷”,反对投降派“抑民以奉外”的反动方针,提倡利用“义民”抵抗外国侵略,同时又尖锐地批判了顽固派闭关自守、闭目塞听的愚昧,提出学习西方选兵、练兵、养兵之法,并效法西方,自己设厂制造轮船枪炮。咸丰三年太平军逼近扬州,时任高邮知州的魏源,组织地主团练,对抗太平军。不久,他感于“世乱多故”,弃官学佛,“不与人事”,直至病逝。其主要著作有《古微堂集》、《老子本义》、《诗古微》、《元史新编》、《圣武记》、《海国图志》等,并协助贺长龄辑成《皇朝经世文编》。

任熊逝世

任熊(1823——1857),清代浙江萧山人。善画人物、花卉、山水、翎毛、虫鱼、走兽,无一不精。其画师法陈洪绶,深得宋人神髓,而又能创造出自己的风格。与任薰、任预、任颐在绘画史上被称“海上四任”。

杂谭:

曾国藩回籍守制

咸丰七年(1857)春,曾国藩因父丧回籍守制,一度被剥夺军权。在镇压太平天国革命过程中,以咸丰帝为首的满洲贵族和以曾国藩为代表的汉族地主之间,目标虽然一致,但在权力分配上,却一直存在着明争暗斗。咸丰帝既要依靠曾国藩及其湘军来镇压太平天国,又不愿给曾国藩以更多的军政实权。因此,他一面命曾国藩率湘军与太平军主力在长江中洲一带鏖战,同时又坚持用由满洲亲贵控制的江南、江北大营来围困天京,以期达到曾国藩及湘军出力,江南、江北大营收功的目的。对此,曾国藩颇为不满。咸丰七年春,曾国藩以父丧为名,上了一个《沥陈办事艰难仍恳终制折》,诉说其“报国”、“事君”之诚,无奈只是个“在籍侍郎”,没有兵权、财权和“文武黜陟之权”,所以“办事艰难”。原想借此要挟进行,索取实权,不料咸丰帝竟然降旨将其兵部侍郎开缺,准其“回籍守制”,连湘军的统帅权也一并夺云。曾国藩追悔莫及,只得又上折表示“军务未定",“自到籍以来,日夕惶悚不安”。咸丰帝置之不理,将曾国藩闲置了一年多。后因战局恶化,湘军将领不服调遣,才不得不再次起用曾国藩,但仍然未把曾所希望得到的“事权”给他。直到咸丰十年以后,江南、江北大营彻底瓦解,清廷不得不将镇压太平天国、挽救清朝统治的希望完全放到曾国藩等汉族地主身上,才被迫让步,实授曾国藩两江总督、钦差大臣,统辖苏、皖、赣、浙四省军务,巡抚、提督以下悉归节制。从此,曾国藩集军、政、财权于一身,成为清军镇压太平天国的最高统帅。

石达开率军出走

咸丰七年(1857)五月,翼王石达开因受天王洪秀全疑忌,安、福二王排挤,被迫离京出走,沿途裹带太平军精锐十数万人,造成太平天国严重分裂。先是,韦昌辉伏诛后,石达开回京辅政。因其“文武备足”,在太平军将士中享有很高威望,被推为“义王”。但是,洪秀全鉴于杨秀清、韦昌辉专权的教训,对石达开心存疑忌,表面上以石为“通军主将”,“提理政务”,实际即是为了将其留在京中,不让其出外统兵。另外,洪秀全还封自己兄长洪仁发为安王、洪仁达为福王同理朝政,以分石达开之权。安、福二王昏聩无能,却每每擅作威福,干预朝政,对石达开百般掣肘。石达开对此深为不满,同时又对洪秀全的无端猜忌非常不安,终于受其心腹张遂谋等挑动,于咸丰七年五月私自离京,自安庆前往江西。他沿途张贴布告,表白自己无端遭迫害,不得已而飘然远引的苦衷,博得众多太平军将士的同情,十数万太平军jīng锐随其走上分裂道路。石达开出走后,洪秀全曾多次派人前往规劝,但他执意不听,反而放弃了江西根据地,全力进取浙江。咸丰八年春,石达开围攻浙江衢州未克,乃于是年夏撤围攻入福建,连下邵武、汀州等地。福建山多粮贵,石达开数十万大军无法久居,且屡战不利,军心动摇,遂计划远征四川。九月,石达开回师江西。咸丰九年初,石达开率军进袭湘南,四月转向西北进攻宝庆,拟于宝庆会合各军进军四川。无奈围攻宝庆两月有余,始终未能得手,只得于是年七月撤围南走广西。攻桂林不下,九月占领庆远,改庆远为龙兴,对矿石闩国官制礼文多所更改。咸丰十年夏,石达开回到家乡贵县,手下将士开始对其产生不满情绪。不久,其部下彭大顺、朱衣点等率众二十余万脱离石达开回转天京。咸丰十一年,石达开率部再出广西,绕道湖南、贵州、 【云南】进入四川。

注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