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 > 纪年史

公元304年 甲子 西晋 永安元年、建武元年、永安元年、永兴元年

时间:2018-10-06 16:31:35  来源:[!--befrom--]  作者:[!--writer--]

历史:

成都王司马颖进入洛阳

长沙王司马乂自从消灭齐王冏之后,入掌朝柄,河间王颙与成都王颖则在封地。司马颖依仗功劳骄奢yīn逸,嫌司马乂在朝而不能逞其欲,于是谋划设法除掉司马乂。正巧司马乂杀了司马颙的亲信李含,太安二年(303)七月司马颙起兵讨乂,司马颖也响应。八月,颙、颖二王上书对司马乂与羊皇后之父羊玄之专擅朝政为理由起兵。从八月到岁末,司马颖兵逼京师,洛阳城内缺水,司马乂于是下令王公怒婢用手舂米供军。公私穷乏,民众饥饿,米价暴涨,洛阳城形势万分危急,羊玄之忧惧而死。东海王越暗中与左卫将军朱默通谋,串通殿中将士,生擒长沙王乂,幽禁在金塘城(今河南洛阳东北),逼惠帝下诏免除司马乂的一切职务,改元永安;又与张方密谋,张方在永安元年(304)正月二十七日派3000名士兵到金墉城再捉长沙王,剥其衣服,用铁链捆于石柱,四周用通红炭火炙烤致死。司马乂死时年仅28岁。于是,司马颖进入洛阳,担任丞相之职。并任命司马越为尚书令。

废羊皇后,立司马顒为皇太弟

晋永安元年(304),成都王司马颖进占洛阳后,把持朝政。同年三月,上表废司马乂所立皇后羊氏,幽于金墉城(今河南洛阳东北),废皇太子覃,降为清河王。河间王顒上表请立颖为皇太弟,都督中外诸军事,丞相一职如故。乘舆服御皆迁于邺,制度一如魏武故事。

司马越兵讨司马颖

成都王司马颖入据洛阳后,把持朝政,宠信佞倖,僭侈日甚,令朝野大失所望。司空东海王司马越与右卫将军陈眕及司马乂故将上官巳等谋讨司马颖。永安元年(304)七月,陈眕率军入云龙门,以诏召百官众卿声言讨颖,并复皇后羊氏及太子司马覃。随后司马越奉惠帝北征邺(今河北磁县东南)。司马越为大都督,檄召四方,赴者云集,众达十万,邺中震恐。司马颖急调兵抗拒,令石超堵截。石超于荡阴(今县西南)击败官军陈匡、陈规二部,惠帝颊部受伤,身中三箭,百官部从奔散,陈眕、上官巳奉太子覃据守洛阳,司马越逃归封地。征讨司马颖至此失败。颖遂派人迎惠帝入邺,改元建武。

嵇绍血溅帝衣

嵇绍字延祖,父嵇康系魏中散大夫。绍十岁而孤,早年受王戎、裴頠器重。赵王司马伦主政,嵇绍为侍中。齐王司马冏骄奢滋甚,大兴府第,嵇绍上书切谏。太安二年(303)初,河间王顒、成都王颖联兵进攻洛职,讨击司马乂。嵇绍被任命为使持节、平西将军,以阻顒、颖。乂被杀,颖得势,绍被免为庶人。永兴元年(304)七月,东海王越奉惠帝讨颖,复绍官爵。二十四日颖派石超阻击王师,惠帝伤颊,身中三箭,部下奔散,唯嵇绍俨然端冕,以身护卫。石超军引绍入辕中斫之,惠帝曰:“忠臣也勿杀!”但绍仍被杀,其血溅帝衣。事后,左右欲浣帝衣,帝曰:“此嵇侍中血,勿浣。”

刘渊起兵

永安元年(304)八月,刘渊在左国城(今山西离石)起兵反晋,刘渊,字元海,新兴(今山西忻县)匈奴人。幼年拜上党崔游为师,综览汉籍,尤好《春秋左氏传》、《孙吴兵法》。在随从祖右贤王刘宣时,谋求恢复匈奴势力,被推为大单于。晋永安元年(304),王浚与司马腾起兵征讨司马颖时,刘渊因为献良策,被司马颖拜为北单于、参丞相军事。八月,刘渊起兵反晋,自称大单于。同年十月,刘渊对众宣称:“昔汉有天下之长,恩结于民。吾,昔汉氏之甥,约为兄弟;兄亡弟绍,不亦可乎!”于是,建国号为汉,刘渊即汉王位,尊蜀汉刘禅为孝怀皇帝,建元元熙。十二月,刘渊在大陵(今山西文水)击败司马腾,又派刘曜等攻太原,占据泫氏、屯留、长子、中都等地,并攻掠河南各州郡。

李雄称王

永安元年(304)十月,李雄称成都王,建元建兴。李雄继李特、李荡、李流死后掌握流民军。而且党政军招徕青城山处士范长生。由于范长生德高望重,一向被蜀人所推崇。所以李雄要推举他为长,但被谢绝。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李雄废除了晋法,颁布新法,与民约法七章,减轻赋税徭役。开设学校。在范长生等的辅佐下,李雄的势力日益强大。建兴三年(306)六月,成都王李雄称皇帝,改元晏平,国号大成,追尊李特为景帝。由于大成国新立,百废待兴,李雄委以范长生为天地太师要职,建立百官制度。建国初,李雄觉得财力不足,于是就用封官位来换取金银,尚书令杨褒好直言,上谏道:“陛下设官爵,当网罗天下英豪,何以有以官买金邪!”李雄悔悟,停止了用献金银得官的错误做法。李雄性情宽厚,简刑约法,在他据成都称王的几十年内,大成国境内百业兴旺,百姓尚可安居乐业,因而战乱地区百姓多有逃往大成国。咸和八年(333),李雄病逝,终年61岁,在位30年。

陈敏割据江东

陈敏,字令通,庐江人。太安二年(303),任广陵度支,在寿春与石冰激战,304年,又在建康攻打石冰。破石冰后,被任为广陵相。永兴二年八月,陈敏主动请求东归,招兵买马,据守历阳,派弟陈恢、陈斌攻略江、扬等地。于是占据江东。陈敏采纳顾荣的建议,任用江东豪杰名士。陈敏又命令僚属推戴自己为都督江东诸军事、大司马、楚公、加九锡,列上尚书,自称被中诏,自江入沔汉,奉迎銮驾。陈敏割据江东时,施行了一系列善政,如在广陵北河湖之间开拓水道,缩短船程;又在曲河以北开辟了几百顷垦区,促进了生产的发展,但因陈敏出身寒门,西晋门阀政权和江东士族对他很反感。 永嘉元年(307),晋征东大将军刘准率军讨伐陈敏,江东大族顾荣、周玘、甘卓和丹阳太守纪瞻等联合起来共同讨伐陈敏。陈敏在朱雀桥兵败,与母亲以及妻子、儿子一起被杀,并被灭三族。

司马繇被杀

东安王司马繇字思玄,系司马懿之孙,琅琊王伷之子。初为东安公,参与诛灭杨骏,进封郡王,邑二万户,加侍中,兼典军大将军,又迁拜尚书右仆射,加散骑常侍。与兄澹不和,因专行诛赏被免官。永康初复封,拜为宗正卿,迁尚书,转左仆射。永兴元年(304)七月,司马越奉惠帝征讨司马颖,司马繇值母丧在邺城,劝司马颖解兵投降。后王师败绩,司马颖颇怨繇,于同年八月将其杀害。后立琅琊王观(繇兄)子长乐亭侯浑袭东安王爵,以奉繇祀。

刘渊建国称汉王

刘渊字元海,新兴(今山西忻县)匈奴人。幼年师事上党崔游,尤好《春秋左氏传》、《孙吴兵法》,综览汉籍。后为左部帅、北部都尉、五部大都督等。成都王颖镇邺时,刘渊被任为宁朔将军,监五部军事。时值诸王争竞,朝中混乱,渊从祖右贤王刘宣谋复匈奴势力,共推刘渊为大单于。晋永兴元年(304),王浚与司马腾起兵反司马颖,刘渊献议调动属下五部助军,博取司马颖好感,被拜为北单于、参丞相军事。渊旋至左国城,称大单于,集众五万,都于离石,以刘(渊四子)为鹿蠡王。同年七月,司马颖挟惠帝败退洛阳,刘渊欲起兵击鲜卑、乌桓以助司马颖,但被刘宣所止。十月刘渊迁都于左国城(今山西离石北),大集胡、晋之众,声言:“昔汉有天下久长,恩结于民。吾,汉氏之甥,约为兄弟;兄亡弟绍,不亦可也!”建国号曰汉,称汉王,建元为元熙,追尊刘禅为孝怀皇帝。立妻呼延氏为王后。刘宣为丞相,族子刘曜为建武将军,余者崔游、刘宏、范隆、朱纪、崔懿之、陈元达等俱封官职。

李雄建国称成都王

李雄继李特、李荡、李流死后掌握流民军,又招徕青山城处士范长生。范有名德,向为蜀人所推重,李雄欲推范长生为长,长生推谢。永兴元年(304)十月,李雄称成都王改元建兴,废除晋法,又与民约法七章。以叔父李骧为太傅,兄李始为太保,李离、李云、李璜、李国、阎武、扬褒等各封官有差,尊母罗氏为王太后。

文化:

司马彪治吏

司马彪(240~306),字绍统,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西)人,司马懿弟司马敏后代。幼年时勤学好问,孜孜不倦。但由于他好sè薄行,遭到他父亲的贬斥,不准他当继承人,所以就专心致志地博览群书,研究学问,曾任骑都尉,秘书郎,秘书丞。著有《庄子注》、《九州春秋》等。所著《续汉书》80卷,记载了从世祖光武帝刘秀到献帝刘协200年的东汉史事,包括纪、志、传。这是司马彪博采众书,为弥补汉氏中兴至建安年间史记烦杂,缺欠很多而著的。现仅存八志三十卷,其中纪、传部分散佚。北宋以后配合范晔的《后汉书》纪、传刊行。此外,谯周认为司马迁的《史记》在记载周秦以上史事时多采用的是俗语,而没有专据正典,所以他作《古史考》25篇,凭据旧典,纠正司马迁的错误之处,到司马彪时,又认为谯周的《古史考》也并不完美,所以他对照《汲冢纪年》,稽查考证了其中120多条的不当,并刊行于世。该书后来已遗散。

杂谭:

乐广卒

乐广字彦辅、南阳淯阳(今河南南阳南)人。少为裴楷所知,又被王戎举为秀才。贾充辟为太尉掾,转太子舍人。其人善清言而不长于笔墨,与王衍宅心事外,名重于时。天下言风liú 者,谓王、乐为称首。时值世道多虞,朝章紊乱,广清已中立,任诚保素而已。后代王戎为尚书令。太安二年(303),广婿成都王颖与河间王顒联兵攻击司马乂,广既处朝望,群小谮诸司马乂。乂问广,广神sè不变,云:“岂以五男易一妇女哉!”(谓附颖则五男被诛)示不与司马乂为敌,但终不见释,于永兴元年(304)正月八日优恐而死。

司马乂被杀

长沙王乂据守洛阳,屡败司马颖,城中粮食虽日益减少,但军心稳固。司马顒大将张方以洛阳城不克,欲还长安。但东海王司马越暗中与殿中诸谋叛,永兴元年(304)正月二十五日将司马乂执送别省,促惠帝罢免乂官,置于金墉城(今河南洛阳东北)。改元永安;又与张方密谋,张方于二十七日入城取乂至营,炙而杀之。颖入洛阳,仕为丞相,以司马越守尚书令。

司马顒讨杀刘沈

晋永安元年(304)正月,司马颖攻占洛阳,河间王顒为其声援,及闻刘沈起兵关中,于是还退渭城(咸阳),令虞夔于好畤(今陕西乾县)与沈军激战。夔军溃败,司马顒退守长安,急令洛阳张方回援。张方遂抢掠都城官私奴婢万余人回返,但途中乏食,张方下令杀人,取其肉与牛马肉掺杂而食。后刘沈军为冯翊太守张辅击败,张方又遣将敦伟率军夜袭,获刘沈,司马顒杀之。

周玘、陈敏破石冰

张昌起兵占据荆、江、徐、扬、豫五州大部之地后,不久败匿。太安二年(303)年底,议郎周玘、前南平内史长沙王矩等起兵江东,进讨昌余党石冰,共推前吴兴太守顾秘都督扬州九郡诸军事,杀石冰所署将吏。于是贺循起兵会稽,华谭、葛洪、甘卓等均起兵以响应顾秘。石冰遣将羌毒抵挡周玘,玘斩羌毒,石冰自临淮退寿春。广陵度支陈敏在寿春与石冰激战,永宁元年(304)三月,又与周玘合攻石冰于建康。石冰北投徐州同党封云,封云司马张统斩冰及云,投降周玘,于是,扬、徐二州复为官有。周玘、贺循皆散众还家,不言功赏,唯陈敏为广陵相。

李雄入据成都

太安二年(303)末,李雄率流民军急攻罗尚,官军无粮,罗尚留牙门张罗守成都,自率军由牛鞞水(今四川沱江)东走。张罗于是开门降雄,流民军进入成都,但城内粮尽,军士饥乏,李雄于是率众至郪(今四川射阳西广福镇)就食,挖野芋野菜充饥。

王浚结援鲜卑

王浚字彭祖,太源晋阳(今市南)人,其父王沈,系晋廷重臣。惠帝即位后,政权分散,贾氏篡权引起八王之乱。王浚参与谋害愍怀太子。贾氏败后,朝中大乱,诸王纷争,政无宁日。时王浚任安北将军,都督幽州诸军事。浚为自安之计,结援鲜卑以自固,于是以一女妻鲜卑段务勿尘,一女妻素怒延(一作苏恕延)。又向朝廷上表以辽西郡封段务勿尘为辽西公。

王浚联兵讨司马颖

先是永宁元年(301),齐王冏、成都王颖与河间王顒起兵讨伐赵王伦,王浚拥兵首鼠两端,不赴三王召募。司马颖欲讨王浚而未能。后颖以亲信与演为幽州刺史,密谋杀浚,反被浚所杀。永兴元年(304)七月,王浚乘司马颖称诏召之之机,联合鲜卑段务勿尘,乌桓羯朱及东赢公司马腾共起兵讨颖。颖遣北中郎将王斌、石超逆之,但被王浚军击败。浚军乘胜直逼邺城(今河北磁县东南),司马颖大惊失色,慌忙奉惠帝南奔洛阳。王浚入邺城,纵兵士暴掠,死者甚众。令乌桓羯朱追击司马颖,至朝歌不及,浚还蓟,知鲜卑多掠人妇女,命“敢有挟藏匿者斩”,于是鲜卑沈妇女于易水者八千人。

张方入洛专制朝政

张方系河间人,世贫贱,以材勇得幸于河间王顒。永乐中协助顒进攻齐王冏,又进攻司马乂,并进入洛阳城。后又杀司马乂,大掠官私奴婢回返长安。永兴元年七月,司马越起兵讨司马颖,张方受顒派遣又攻占洛阳,复废皇后羊氏,迎惠帝至芒山之下。惠帝还返洛阳后,大权落入张方之手。司马颖军政权被夺,不复豫事。张方军入洛后剽劫抢掠,众情喧闹,无复留意张方逼惠帝迁都长安,永兴元年(304)十一月张方挟持惠帝并司马颖、司马炽等西迁长安。太宰顒率官属三万迎于霸上。惠帝改元复为永安,又复立羊氏为后。十二月,诏司马颖以成都王还第,司马炽代其为皇太弟,并改元永兴。遥以司马越为太傅(越辞不受),与顒夹辅帝室,王戎参录朝政,王衍为尚书左仆射,高密王司马略权镇洛阳以为留台。司马模镇邺城(略、模皆越弟),百官各还本职。令州郡蠲除苛政,爱民务本,清通之后,当还洛阳。又以司马顒都督中外诸军事。张方为中领军,录尚书事,领京兆太守。

刘渊进兵拓地

刘渊既自称汉王,始则集部族胡众拥兵自守,继则协助司马颖而渐坐大,并参与晋诸王混战。先是永兴元年八月,司马腾向拓跋猗乞兵,击破刘渊。同年底腾败于大陵(今山西文水)。刘渊随即令刘曜掠太原,攻占泫氏(今山西高平)、屯留(同今)、长子(同今)、中都(今山西平遥等地);又遣乔晞进攻西河,取介休(同今)。次年六月,刘渊又自率军进攻司马腾,司马腾只有向拓跋猗匜求救。

注释:

成汉李雄建兴元年、汉刘渊元熙元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