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 > 纪年史

公元311年 辛未 西晋 永嘉五年

时间:2018-10-06 16:31:51  来源:[!--befrom--]  作者:[!--writer--]

历史:

成军攻占涪城、巴西

先是永嘉三年(309)梓潼内史谯登进据涪城(今四川绵阳)。次年二月, 成太尉李国帐下文石杀国,以巴西郡降附晋臣罗尚同年底,成太傅李骧进攻涪城,罗尚子罗宇恶登不给供粮,引起晋益州刺史皮索震怒。十二月,罗宇袭杀皮素,建平都尉暴重又杀罗宇,巴郡大乱,谯登坚守涪城,士民皆熏鼠而食。晋又任韩松为益州刺史,永嘉五年(311)正月,涪城失守,谯登被掳,不屈而死。巴西亦被成太保李始攻陷,杀文石。至主成主李雄已尽并梓潼、巴西两郡,于是大赦,改元玉衡。

洛阳失守,晋怀帝被俘

王衍一行东去后,洛阳益不安,苟晞上表请怀帝迁都仓垣(今开封东北),怀帝慌乱中出诣河阳,因寇盗猖獗,不得出而还宫。时汉主刘聪又派呼延晏率大军进攻洛阳,晋兵大败,汉将刘曜、王弥,石勒皆助兵会合,永嘉五年(311)五月二十四日,怀帝出华林园门,欲西奔长安,被汉兵追获。晋太子诠、吴王晏、竟陵王楙以及曹馥、阎丘冲、刘默等均为汉兵所杀,士兵死者三万余人,晋诸陵被掘,宫庙官府化为灰烬。刘曜乘乱纳惠帝羊皇后,怀帝被俘至汉都平阳(今山西临汾西南)。降封为平阿公。汉主刘聪大赦,改元嘉平。

中原无主,天下大乱

永嘉五年(311)六月,洛阳失守,怀帝被俘,晋臣避乱,纷绘逃离首都。司徒傅祗首在河阴建行台。司空荀藩等居密,传檄四方,推琅邪王睿为盟主,重新整肃,任命官属,太子诠之弟豫章王端东奔仓垣,苟晞率群官奉端为皇太子,置行台,又转屯蒙城(今河南商丘东北)。吴王子秦王业(十二岁)亦南奔密,荀藩迎奉,南趣许昌。当时中原无主,天下大乱,独江东偏安,中原人士绘绘南渡江东。镇东司马王导劝琅邪王司睿收其贤俊,网罗人才。司马睿壁掾属百余人,时称“百六掾”。刁协、王承、卞壶、诸葛恢、陈頵、庚亮等并授官有差。七月,王浚在幽州设坛告类(告天),伪称受中诏承制封拜,立皇太子备置百官,以荀藩为太尉,司马睿为大将军。王浚自领尚书令,余皆封授。

晋南阳王模降汉被杀

司马模字元表,初封平昌公,成都王颖奔长安时,模被东海王越任为北中郎将、镇邺;后转镇许昌,进爵南阳王。永嘉初年,代河间王顒镇关中。永嘉五年(311)七月,晋廷覆没,模将赵染因求冯翊太守不得,怒而降汉。八月,汉主刘聪派染进攻长安,模连续战败。长安城内仓库虚竭,士卒离散,司马模于是降汉,染执模送汉河内王刘粲,九月粲杀模。当时关西饥馑,白骨蔽野,士民存者百无一二,汉主刘聪以刘曜镇守长安。

文化:

杂谭:

李骧、杜畴、杜弢率流民起义

巴蜀流民散布在荆、湖之间,数为士民所侵苦。晋永嘉五年(311)正月,蜀人李骧(与成太傅李骧为二人)聚众据守乐乡(今湖北江陵西)造反,但被晋南平太守膺詹击败。李骧后请降于晋王澄,被袭杀,沈八千人于江,引起流民怨忿。蜀人杜畴随后复反,湘州刺史荀眺信谗欲尽屠流民,流民大惧,四五万家一时俱反,推醴陵令杜弢为主,弢自称梁益二州枚、领湘州刺史。同年五月,杜弢进攻长沙,追擒荀眺,并乘胜大破零陵、桂阳;东掠武昌,斩杀地方二千石长吏甚众。

司马干死

司马干字子良,司马懿第三子。晋建国时封为平原王,邑一万一千三百户。咸宁初诸王归国,干因病留宫。惠帝即位后,荣宠耀增。剑履上殿,入朝不趋。为人不事细务,虽有米禄,皆露积腐烂。八王之乱时,自处宫中,独重齐王冏,曰:“赵王逆乱,汝能举义,今以百钱贺汝。虽然,大势难居,不可不慎。”及冏诛,干哭之恸。东海王越进军洛阳,干闭门不通,当时人莫测其意。永嘉五年(311)初卒,年八十岁。

司马确被石勒所杀

司马确字嗣安,新蔡武哀王司马腾之庶子,袭爵为新蔡庄王;历东中郎将、都督豫州诸军事,镇许昌。永嘉末年,汉军频繁袭扰晋境,石勒一军向黄河以南进攻,五年(311)初,石军攻陷新察,司马确有南顿(今河南项城西)被杀。许昌失陷。

苻成、隗文叛晋降成

氐人苻成、隗文原归附李流流民军,晋太安二年(303)三月叛李投晋。及至永嘉五年(311)二月,苻、隗又起兵叛晋,自宜都趋巴东。晋建平都尉暴重攻讨,重因杀韩松,自领三府事,旋被益州将吏所杀,表巴郡太守张罗代之。罗与隗文等战,死之,文等驱掠吏民,又西降成国。三府文武共表平西司马王异三府事,领巴郡太守。

东海王越忧愤死

先是,永嘉元年(307)司马越因河南尹潘滔之谮与苟晞构隙。后潘滔与尚书刘望等复从而间之。苟晞大怒,表求滔等首,扬言:“司马元超为宰相不平,使天下淆乱,苟道将岂可以不义使之!”遂于永嘉五年(311)二月移檄州郡,自称功伐,陈越罪状。晋怀帝亦不满司马越专权擅政,密令苟晞进讨。司马越缴获双方书诏,京调兵对抗。但旋即忧愤成疾,以后事托付王衍,同年三月死于项(今河南沈丘)。王衍等共奉越丧还葬东海(今江苏郯城)。怀帝追贬城为县王,以苟晞为大将军、大都督、督青徐兖豫荆扬六州诸军事。

王衍一行十余万人惨遭石勒屠杀

晋永嘉五年(311)三月司马越死后,王衍一行奉其丧还葬东海。此事被汉将石勒侦知,即于四月率轻骑追击,至苦县宁平城(今河南单城东)一地,大败晋兵,射杀将士十余万人,无一幸免。执获太尉王衍、襄阳王范、任城王济、武陵王澹、西河王喜、梁王禧、齐王超及刘望、诸葛铨、刘乔等晋臣。王衍推托祸败之由,申明自己少无宦情,不预世事,并劝石勒称尊号,以图自免。勒责之曰:“君少壮登朝,名盖四海,身居重任,何得言无宦情邪?破坏天下,非君而谁?”晋人多畏死,自己陈述,惟有襄阳王东神sè俨然,不为所屈。当日夜晚勒使人排墙压杀之。

东海王越被剖棺焚尸

永嘉五四(311)四月,石勒将王衍一行全部压杀后,双于当夜剖司马越怄,焚其尸,说:“乱天下者此人也,吾为天下报之,故焚其骨以告天地。”当初司马越出镇许昌,使何伦、李恽辞行留守京师,越死讯传至京城,何、李奉裴妃及世子毗从洛阳奔来,在洧仓(今河南鄢陵西北)猝遇石勒,被击败,东海王(越)世子毗及宗室四十八王均死于石勒,何伦、李恽奔下邳、广宗。裴妃被人掠卖,久之,渡江投建业。当初琅邪王睿得镇建业,皮得裴妃之助,睿至是特加存抚,以其子冲继越后。

王弥与刘曜生隙

始安王刘曜以王弥不待己至,先入洛阳,怨之。王弥建议刘曜将汉都自平阳迁都洛阳,刘曜以天下未定洛阳四面受敌而拒绝,王弥怒骂刘曜:“屠各子(意谓‘匈奴种’),岂有帝王之意邪!”于是二人有隙,王弥自引兵东屯项关(在今沈丘),前司隶校尉刘暾建议王弥自归原籍青州,观天下形势以图自存,王弥深以为然。

苟晞被杀

荀晞字道将,河内山阳(今河南焦作东)人。先后在齐王冏、长沙王乂、范阳王猇、东海王越、高密王泰属下任职,参与征讨汲桑、公师藩、刘伯根、石勒之战,威名甚盛,时人拟之韩、白,封东平侯,邑万户。其人练于官事,文簿盈积,断决如流。从母子(即晞从弟)犯法,杖节斩之。既而素服哭之,曰:“杀卿者兖州刺史,哭弟者苟道将。”其执法如此。见朝政日衰,惧祸及己,多所交结。晞与司马越初极协洽,后越令晞出镇青州,自领兖州,越部下潘滔等屡出间言遂生隙。越后以忧愤死,晞权势有加。洛阳失陷后,晞率群官奉司马端为皇太子,自仓垣徒屯蒙城。晞出身孤微,位至上将,志颇盈满,刑政苟虐,纵情肆欲,滥杀无辜,时号“屠伯”。部下逐渐离心。永嘉五年(311)九月,汉将石勒攻破蒙城(今河南商丘东北),苟晞被俘,以为左司马。十月,因与王赞潜谋反勒,被杀。

石勒火并王弥

初,石勒与王弥同投汉王刘聪,二人外相亲而内相忌。汉嘉平元年(311)九月,刘暾劝王弥先图石勒,但为石勒所知;张宾劝勒诱弥而取之。勒乃助弥击败刘瑞,博取弥之欢心;同年十月,勒请弥宴于己所,乘机杀弥并其众。汉主刘聪闻之大怒,遣使让勒"专害公辅,有无君之心。"然犹加其并州刺史,以慰其心。

石虎残忍好杀,勇冠当时

初,石勒幼时为人掠卖,与其母王氏相失。后刘琨得之,并其从子石虎送于石勒,因授勒侍中、车骑大将军,襄城郡公,劝其弃汉附晋,但为石勒所拒。石虎时年十七,残忍无度,为军中患。勒对其母说:“此儿凶暴无赖,若使军人杀之,声名可惜,不若自除之。”其母令其小忍。及长,便弓马,勇冠当时。每屠城邑,鲜有遗类。但御众严而不烦,指授攻讨,所向无前,深受石勒信宠。

贾疋、索綝兴复兴室

南阳王司马模降汉被钉后,其部下冯翊太守素綝等人与安定太守贾疋共谋兴复晋室,推举贾疋为平西将军,于永嘉五年(311)末,率军五万向长安进攻。雍州刺史曲特、新平太守竺恢、扶风太守梁综率众十万响应,击败汉刘粲、刘曜等军,粲先退回平阳(今山西临汾西南),贾疋势力大盛,并西胡、晋翕然响应。贾疋等人又辗转迎秦王司马业入关,十二月进入于雍城(今陕西西安西北),使梁综将兵卫之。

新亭游宴

永嘉五年(311)六月,晋怀帝被俘,中原人士纷纷南逃,醒彝亦避乱过江,见司马睿微弱,大失所望,叹曰:“单弱如此,将何以济。”既见王导,共论世事,退曰:“向见管夷吾,无复忧矣!”一日,诸名士登新亭(在今南京市南)游宴。众人相议。

慕容廆吞并索喜连、木丸津二部

永嘉五年(311),辽东附塞鲜卑索喜连、木丸当托为东夷校尉李臻报仇,攻陷诸县,杀掠士民,屡败郡军,晋东夷校尉封释不能征服,请与连和,但被拒绝,于是,士民归慕容慕容廆者甚众。廆少子翰建议廆吞并毒害喜连、木丸津二部,以兴复辽东为名,既得二部之众,又忠义彰于朝廷,一举两得。廆于是率军兼并二部,掠民三千余家。辽东赖以复存。

注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