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 > 纪年史

公元618年 戊寅 唐 大业十四年 武德元年

时间:2018-10-06 16:37:27  来源:[!--befrom--]  作者:[!--writer--]

历史:

李渊称帝建唐

在反隋的割据势力中,李渊父子集团最后扫灭群雄,统一中国。李渊出身于关陇贵族集团,他所镇守的又是隋王朝的军事重镇太原。隋王朝土崩瓦解之际,李渊眼看隋政权即将崩溃,在大业十三年(617)五月,杀掉太原副留守王威、高君雅,在太原起兵,在短短的120多天内,李渊便占领了关中,攻下了长安。入长安后,李渊立炀帝孙代王杨侑为傀儡皇帝(隋恭帝),遥尊在江都的隋炀帝为太上皇,渊自为大丞相、唐王。大业十四年(618)三月,炀帝在江都被杀,同年五月,李渊废黜了杨侑,自己做了皇帝,国号唐,是为唐高祖,年号武德,定都长安。唐王朝诞生。三月,江都兵变,公推宇文化及为首,杀炀帝,立秦王浩为帝,引众西返关中。九月,宇文化及杀杨浩,称帝于魏县,国号许。十一月,窦建德定都乐寿,国号夏。

文化:

傅仁均制《戊寅历》

武德元年(六一八)九月,白马道士傅仁均制成《戊寅历》,奏上唐高祖,唐朝将其颁行全国。唐朝武德元年为戊寅,故傅仁均以此命名他所制历法。这一历法采用定朔。在天文学史上,《戊寅历》的颁行是平朔改定朔的第一次。

杂谭:

李密败王世充

隋恭帝义宁二年(六一八)正月,王世充率东都兵屯于巩县北,造浮桥渡洛水击李密,为李密所败,溃兵争桥溺死者万余人。王世充北走河阳(今河南孟县南),沿途冻死者又以万数,仅数千人至河阳。越王侗(亦炀帝孙)召其还东都,收余众仅得万余人,不敢再出。李密拥兵三十万,进逼洛阳。

沈法兴起兵

隋恭帝义宁二年(六一八)三月,吴兴(今浙江)太守沈法兴起兵。沈法兴世为著姓,宗族数千家,以讨伐宇文化及为名,至乌程,得精卒六万,于是攻克余杭、毗陵、丹阳,据江南十余郡,自称江南道大总管,承制置百官。

宇文化及杀司马德戡

宇文化及拥众十余万西归,占有炀帝六宫,奉养如同炀帝。信任唐奉义、牛方裕、薛世良。张恺等人,而猜忌司马德戡,以司马德戡为礼部尚书,外示美迁,实夺其兵权。司马德戡愤怨,贿赂宇文智及,得将后军万余人,至彭城(今江苏铜山),水路不通,军士负重,始生怨气。司马德戡便与赵行枢等密谋以后军袭杀宇文化及。事情泄露,宇文化及遣宇文士及假装游猎,至后军抓住司马德戡,于是杀德戡及其同党十余人。

萧铣称帝

隋恭帝义宁二年(六一八)四月,萧铣即皇帝位,置百官,准梁室旧制,谥其从父琮为孝靖皇帝,祖岩为河间忠烈王,父璇为文宪王,封董景珍等功臣七人皆为王。攻克南郡(炀帝改荆州为南郡),迁都江陵。岭南隋将张镇周、钦州刺史宁长真、交趾太守丘和等闻炀帝被杀,都归附萧铣。于是东起九江,西达三峡,北至汉水,南达交趾皆为萧铣所有,拥兵四十余万。

李渊称帝

隋恭帝义宁二年(六一八)五月,恭帝禅位于唐,逊居代邸,封邻国公,唐王李渊在长安即位称皇帝,建元武德。罢郡置州,以太守为刺史。推王运以唐为土德,sè尚黄。

东都拥立越王杨侗,仍称隋

大业十三年(六一七),炀帝南游江都,留段达、元文都、皇甫无逸等人留守东都。炀帝被缢杀后,唐高祖武德元年(六一八)五月,东都留守官奉越王即皇帝位,大赦,改元皇泰。尊其母刘良娣为皇太后,以段达为纳言、陈国公,王世充为纳言、郑国公,元文都为内史令、鲁国公,皇甫无逸为兵部尚书、杞国公,卢楚为内史令,郭文懿为内史诗郎,赵长文为黄门侍郎,共掌朝政,时人号称“七贵”。

唐高祖令修律令

李渊初克长安,与民约法十二条。惟制杀人、劫盗、背军、叛逆者死,其余皆蠲除。即位后,于武德元年(六一八)五月,令裴寂、刘文静等修定律令,因开皇律令而进行损益,尽削大业所用烦峻法令。又制五十三条格,务在宽简,取便于时。

唐高祖置官

武德元年(六一八)六月,唐高祖以赵公李世民为尚书令,黄台公李瑗为刑部侍郎,相国府长史裴寂为右仆射、知政事,司马刘文静为纳言,司录窦威为内史令,李纲为礼部尚书、参掌选事,殷开山为吏部侍郎,赵慈景为兵部侍郎,韦义节为礼部侍郎,陈叔达、崔民干并为黄门侍郎,唐俭为内史诗郎,录事参军裴晞为尚书左丞;以隋民部尚书萧瑀为内史令,礼部尚书窦琎为户部尚书,蒋公屈突通为兵部尚书,长安令独孤怀恩为工部尚书。

唐高祖封王

武德元年(六一八)六月,唐高祖立世子李建成为皇太子,赵公李世民为秦王,齐公李元吉为齐王,宗室黄瓜公李白驹为平原王,蜀公李孝吉为永安王,柱国李道玄为淮阳王,长平公李叔良为长平王,郑公李神通为永康王,安吉公李神符为襄邑王,柱国李德良为新兴王,上柱国李博义为陇西王,上柱国李奉慈为渤海王。

李密奉表降东都杨侗

武德元年(六一八)六月,宇文化及率兵攻黎阳,李密将徐世勣畏其军锋,以兵西保仓城,深沟高垒,不与宇文化及交战。时李密与东都相持日久,又东拒宇文化及,但恐东都攻其后路。而东都畏宇文化及西来,遣使说李密一起击宇文化及,以期李密与宇文化及两败俱伤。李密以化及乃弑君之人,为解除后顾之忧,遂上表愿降东都。皇泰主(指杨侗)册拜李密太尉、尚书令、东南道大行台行军元帅、魏国公,令先平宇文化及,然后入朝辅政。以徐世勣为右武侯大将军。

宇文化及败退魏县

武德元年(六一八)七月,李密悉以精兵东击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渡永济渠,与李密战于童山之下。李密为流矢所中,左右奔散,唯秦叔宝独捍卫之,李密死里逃生。秦叔宝又收兵与宇文化及力战,宇文化及败退,时宇文化及粮尽,部下将领纷纷叛归李密,宇文化及乃率众二万,北趋魏县(今河北大名西)。

薛举拔高庶

武德元年(六一八)七月,薛举将兵进攻高庶(今甘肃宁县境),游兵至岐州(今陕西凤翔)。李世民为元帅将八总管兵拒之,深沟高垒不与之战。会世民得虐疾,刘文静、殷开山等未听李世民“慎勿应战”之嘱,陈兵于高庶西南。薛举袭击其后,两军战于浅水原,八总管皆败,士卒死者什五六,薛举遂拔高庶。刘文静等被除名。

郭子和降唐

郭子和起兵以后,势力逐渐发展壮大。后在众人的拥戴下,郭子和自称“永乐王”,改元丑平,奉其父为太公,以其弟郭子政为尚书令,郭子端、郭子开为左右仆射。郭子和招募兵员,训练兵士,有骑兵二千余人,势力强大,独霸一方,与南面朔方郡的梁师都遥相呼应,北面遣子入质结好突厥,受始毕可汗封为“屋利设”。所谓“设”就是突厥族对别部主管军事的首领的称谓。武德元年(六一八)七月,郭子和看到唐军势力强大,从榆林郡(今内蒙托克托西南)遣使到长安,请求归唐。李渊非常高兴,接受了郭子和的请求,任命郭子和为灵州总管。

元文都谋杀王世充

先是,宇文化及率军北上,兵至彭城(今江苏徐州),东都上下惊恐。内史令元文都奏请杨侗遣使与李密通好,与其联合共抗宇文化及。李密为了避免腹背受敌,上表杨侗请降,倾全力东拒宇文化及。但此举遭到了王世充的反对,元文都、王世充二人遂产生隔阂。文都暗中与卢楚等人策划除掉世充。但被世充得知。武德元年(六一八)七月,世充兴兵攻打东太阳门,围困皇泰主杨侗于紫微观,请杀内史令元文都、卢楚。皇泰主慑于王世充的武力,被迫交出元文都。文都被押解而出,在兴教门为王世充部将乱刀砍死。元文都及卢楚的儿子也同时遭到杀戮。从此,东都之中王世充再也没有劲敌,杨侗以王世充为左仆射、总督内外诸军事,势倾内外,皇泰主仅为傀儡而己。

窦建德招抚隋河间郡丞王琮

大业末年,隋河间郡丞王琮据城自守,窦建德曾率起义军多次攻打,均未成功。武德元年(六一八),炀帝死讯传至河间,王琮率吏民发丧,满城痛哭。窦建德也派使者入城吊唁,力劝王琮归附。王琮见大势已去,便同意归附。窦建德设宴款待王琮等人。诸将见王琮,无不咬牙切齿,认为王琮“久拒我军,杀伤甚众”,这时献城不过是“力尽乃降”,纷纷要求烹杀王琮等隋吏。窦建德没有批准诸将的请求,而是温言抚慰王琮等,任命王琮为瀛州刺史。河北郡县隋吏闻之,争相归附窦建德。

薛仁果继立

武德元年(六一八)八月,薛举派遣薛仁果进攻宁州(今甘肃宁县),被刺史胡演击退。薛举的重要谋士郝瑗劝说薛举趁关中骚动之机,拥兵东进,攻取长安,薛举颇信其言,未行而薛举死。子仁果继立,号西泰皇帝,住在折庶城(今甘肃泾川一带)。

李轨遣使贡于唐

李渊称帝以后,一面派秦王李世民为元帅西击薛仁果,另一方面欲联合河西地区的李轨共同对付占据秦、陇地区的薛仁果,从西部牵制薛仁果东进,减轻其对关中地区的压力。武德元年(六一八)八月,唐派遣特使到达凉州(即今甘肃武威),通好李轨。李渊特意在书信中称李轨为“从弟”。轨接到书信,非常高兴,款待唐朝使者。旋即派遣弟弟李懋入贡。李懋到达长安后,李渊也欢喜万分,拜李懋为大将军,诏令鸿胪少卿张俟德前往凉州,册拜李轨为凉州总管,进封凉王。

隋江都太守陈棱葬炀帝

炀帝被缢杀后,皇后萧氏与宫女拆漆床作成小棺,把炀帝和赵王杲同葬于宫中西院的流珠堂里。武德元年(六一八)八月,由宇文化及任命的江都太守、综理留后事的陈棱找到炀帝的灵柩,取用宇文化及留下的辇辂、鼓吹冥器,粗备天子仪卫,将炀帝尸体从西院流珠堂改葬到江都宫西吴公台下的雷塘。陈棱字长威,庐江襄安(今安徽合肥)人。炀帝即位后,先后拜为骠骑将军、虎贲郎将,曾攻流求。大业末,任左武卫将军。后陈棱被李子通打败,投奔农民起义军,不久被杜伏威杀死。

杜伏威、沈法兴上表皇泰主

宇文化及弑隋炀帝后,北上中原。从江都出发时招抚杜伏威,委任他为历阳太守(今安徽和县)。杜伏威拒不接受,仍上表尊奉王世充在东都洛阳扶植的傀儡皇帝杨侗,史称侗为“皇泰主”(皇泰是年号。称“主”而不称“帝”,是史家将正统让给杨侑称“隋恭帝”,以见唐受隋禅,也是正统。)侗封杜伏威为楚王,官拜东道大总管。同时,沈法兴也上表东都皇泰主,自称大司马、录尚书事、天门公,设置百官,任命陈杲仁为司徒,孙士汉为司空,蒋元超为左仆射,殷芊为左丞,徐令言为右丞,刘子翼为选部侍郎,李百药为府掾。

李密骄矜

李密谋杀瓦岗军领袖翟让以后,独揽大权,号令内外,自以为天下无敌,江山唾手可得。从此,他骄傲自满,不体恤民众将士。瓦岗军虽然攻破兴洛、黎阳等仓,粮食富足,但府库缺少钱帛,致使将士有功而无法赏赐。加之他又厚待刚刚前来归附的人,瓦岗军旧部开始生怨,徐世勣曾在宴席上指出李密的缺点,引起李密的不快,也被疏远。将帅之间逐渐离心离德,互相猜忌。

王世充败李密

武德元年(六一八)六月,宇文化及率十万大军北上,同窦建德、李密、王世充争夺中原。他留辎重于滑台(今河南滑县东),令刑部尚书王轨守护。自己拥兵进逼黎阳仓(今河南浚县境内)。当时,徐世勣据守黎阳仓城,宇文化及渡过黄河,分兵围攻徐世勣所部。李密率兵骑二万屯驻清淇,与徐世勣构成犄角之势。他们采用以逸待劳,拖垮敌人的战术,深沟高垒,不急于同宇文化及交锋。宇文化及修造攻城器具强攻仓城。徐世勣则针锋相对,在黎阳仓外开掘深沟固守,宇文化及虽强攻,但始终不得至城下。徐世勣充分利用黎阳的地势,在沟堑中巧妙地挖掘地道,调动奇兵,给宇文化及以沉重的打击,化及军惨败,攻城器具多被瓦岗军焚毁。后来李密同意奉皇泰主,七月,就集精兵攻宇文化及,化及率部渡过永济渠,与李密激战于汲郡卫县童山(今河南滑县附近)之下。初战,李密不利,被流箭射中,落马气绝,秦叔宝拼死救护得免。瓦岗军力战,打退了宇文化及,留守滑台的王轨也派通事舍人许敬宗向李密归附。李密虽然取得了童山战役的胜利,但精兵良将也损失严重,士卒疲惫不堪,再加上他谋杀翟让,疏远瓦岗旧将,气势转衰。九月,王世充趁李密疲惫之机,精选兵卒二万余人,战马三千匹,进至偃师。李密骄矜,不听部将裴仁基以精兵守要路,然后西逼东都击其虚弱的正确策略。王世充以精骑二百余潜入北邙山,伏兵突袭李密,纵火焚烧房屋辎重,瓦岗军大败,李密带万余人逃回洛口。王世充又乘胜攻占偃师,俘获裴仁基、郑颋、祖君彦等几十人,邴元真、单雄信等骁将也向王世充投降。李密战败后,见大势已去,就率部二万余人西入关中,投降唐朝,轰轰烈烈、盛极一时的瓦岗军终于失败。

唐追谥杨广

武德元年(六一八)九月,唐追谥隋太上皇为炀帝。按照《谥法》解释:逆天虐民、去礼远众、好内远礼曰“炀”。显然是个“恶谥”。

宇文化及称帝于魏县

宇文化及到达魏县(今河北大名西)时,他的部下张恺密谋杀化及,事泄,化及将张恺等杀死。至此,化及的腹心之士越来越少,兵势日渐衰弱,上下相聚宴饮,不知将往何处去。宇文化及醉后,埋怨其弟智及出计立己为主,现在毫无办法,早晚要遭族灭。智及也埋怨化及。在士兵逐渐减少的情况下,宇文化及知道一定要失败,便说:人皆有死,不妨做一日皇帝再说。武德元年(六一八)九月,宇文化及杀掉傀儡皇帝秦王杨浩,自己称帝,建都河北魏县,国号许,建元天寿,设置文武百官,割据一方。

朱粲称帝

武德元年(六一八)九月,王世充战败李密,瓦岗军许多将士投降隋朝。朱粲也遣使降东都皇泰主,皇泰主封朱粲为楚王。十月,唐邓州刺史吕子臧与抚慰使马元规发兵击败朱粲,但由于吕、马二人未乘胜追击,致使朱粲重新集结兵力,兵势再度大振。自称皇帝于冠军(今河南邓县西北),定国号为楚,建元昌达。攻取邓州,吕子臧、马元规都败死。

皇泰主以王世充为太尉

武德元年(六一八)十月,王世充战败李密后,尽收李密的美女、珍宝、部众十余万人返回东都。皇泰主因世充败李密有功,而进世充为太尉、尚书令,掌管内外诸军事,让他开太尉府,设置官属,精选人员。世充自恃功高,除裴仁基父子骁勇而深礼之外,不复优待贤士。徐文远(曾做过国子祭酒)再次回到东都,都要先向他拜见。人问文远:“你傲见李密而恭谒王公,为什么?”文远回答:“魏公李密是君子,能容忍贤士;王公世充是小人,能借故杀人,我怎敢不拜?”

李轨称帝

武德元年(六一八)十一月,凉王李轨即皇帝位,改元安乐。以其子伯玉为皇太子,任命长史曹珍为左仆射。

李世民灭西秦

武德元年(六一八)秋,薛举病死,其子薛仁果继立。当西秦皇帝之前,薛仁果就与诸将不和,及即位,人心不稳,各相猜忌。谋士郝瑷患病不起,西秦国势由此衰败。薛仁果刚继位,唐高祖李渊就任命秦王李世民为元帅,讨伐西秦。大军至高庶(今陕西长武),李世民吸取前战刘文静失利的教训,养精蓄锐,坚壁不战,与敌将宗罗睺对峙六十余天。结果,薛仁果粮尽,其将梁胡郎、翟长孙等相继率部降唐。李世民知道薛仁果缺粮,将士上下离心,意志涣散,无力再战,认为战机已经成熟,决定择时反击。他派行军总管梁实在浅水原扎下大营,引诱西秦攻打。宗罗睺中计,倾精兵围攻。梁实与唐军士兵同甘共苦,守险不出。李世民又使右武卫大将军庞玉接应,自己则统兵从浅水原北面攻入敌阵。西秦将士由于长时期作战,疲劳不堪,再加上口粮不足,无力应战,部队四散溃逃,数千人被唐军消灭。李世民不顾窦轨的苦谏,选派精锐骑兵两千余人,亲自乘胜追击,进围薛仁果于高庶城下。唐军在秦王指挥下奋勇攻城,西秦骁将浑干等人临阵降唐,薛仁果被迫退守城池负隅顽抗,此时,唐朝的后继部队也开到高庶城下,与秦王军兵会合,猛烈攻城。守城兵士纷纷弃城投降。十一月,西秦皇帝薛仁果见大势已去,被迫出城投降。唐军俘获西秦精兵万余人,男女百姓五万余口。薛仁果被俘至长安,唐高祖令斩首示众,西秦灭亡。

徐世勣降唐

李密被王世充打败以后,率领人马从虎牢关投奔王伯当。当时,王伯当放弃金墉城,据守河阳(今河南孟县),徐世勣仍带精兵屯驻黎阳。后李密采纳府掾柳燮归唐的劝告,率部下二万人入关降唐,魏征也随同李密到达长安。武德元年(六一八)十一月,魏征自请安集山东,唐高祖任他为秘书丞,乘驿传到达黎阳,修书给徐世勣劝其早降。徐世勣也决定降唐。派长史郭孝恪到长安,带书启给李密;又将粮食运给正在安抚山东的淮安王李神通。高祖李渊对徐世勣降唐,却无表奉上,只有书启给李密,颇觉奇怪。郭孝恪转告高祖,徐世勣言他奉是李密臣下,黎阳之地也原属李密,应由李密献上。唐高祖对徐世勣的君臣义气颇赞赏,赐姓李,使其经略虎牢以东之地,所取州县官吏全由他补授,同时任命郭孝恪为宋州刺史。

李密往山东收余众

李密自恃隋末以来,屡败隋军,所向无敌,希望降唐后,得到唐朝的重视。武德元年(六一八)十月,李密到长安,并没有得到他所希望的一切,待遇亦不很高,他所带士兵甚至整天都没有食物,因而个个产生怨言,埋怨李密轻率降唐,人心不稳。只有高祖李渊对他非常尊重,经常称他为弟,将其舅父的女儿独孤氏嫁与李密,并拜李密为光禄卿、上柱国,赐爵邢国公。然李密仍心怀不满,遂生叛唐之心。退朝后,李密便与旧将、左武卫大将军王伯当暗中策划离开长安,赴山东招集旧部,企图再起。于是便奏请高祖,说自己“安坐京师,曾无报效”,请求去山东收抚麾下旧部归降唐朝。当时,瓦岗军的部分将士仍在山东坚持斗争,李渊十分希望李密前往收抚。但唐臣中有人看出李密别有用心,力劝高祖不要放虎归山。李渊没有采纳群臣的意见,于十二月派遣李密离开长安到山东招抚瓦岗旧部。行前,唐高祖设宴款待李密,李密请求允许贾润甫与之同行,获准。原瓦岗军大将王伯当也以副手的身份与李密一同前往。

窦建德尽并魏刀儿部众

武德元年(六一八)十一月,窦建德以祥鸟集于乐寿(今河北献县),改国号为夏,改元为五凤,任命宋正本为纳言,以孔德绍为内史侍郎。王须拔进攻幽州,中流矢而死,其部将魏刀儿代替王须拔统领队伍,占据深泽(今保定附近),人马十余万。魏刀儿自称魏帝,是河北地区一支重要力量。窦建德为了扩大势力范围,假装与魏刀儿联合反隋,麻痹对手。魏刀儿不知是计,对窦建德的防备懈怠。窦建德看准时机,起兵攻打魏刀儿,进围深泽。魏刀儿部将叛变,将魏刀儿捆绑送窦建德投降。窦建德杀死魏刀儿,兼并了这支队伍。

唐颁格五十三条

武德元年(六一八)十一月,唐高祖颁格五十三条,以约法缓刑。

西突厥曷娑那可汗降唐

大业七年(六一二)十二月,西突厥处罗可汗降隋,炀帝分居其部落于三处,并赐号处罗为曷娑那可汗,其中一部由曷娑那可汗亲自率领,跟随炀帝巡游。曷娑那跟随炀帝到江都,遇炀帝被杀,便随宇文化及北上,武德元年(六一八)十二月,曷娑那可汗从宇文化及处来降唐。唐封他为归义王,曷娑那可汗向唐高祖献大珍珠,李渊不受,说:“珠虽可贵,但王之赤心更可贵。”

隋将尧君素死守河东

隋朝大将尧君素坚守河东(今山西永济),唐高祖李渊派吕绍宗、韦义节、独孤怀恩相继攻打,均未奏功。尧君素知形势危急,缺少外援,使制成木鹅,把求援信安置在木鹅的颈上,放入黄河水中。隋河阳守将得到木鹅,把君素的疏表送至东都。皇泰主见表感慨万分,进拜尧君素为金紫光禄大夫。后来庞玉、皇甫无逸降唐,李渊命他们以故友身份到河东城下劝降。尧君素不但拒绝,而且还引弓射杀自己的妻子,表示志在死守。后来城中弹尽粮绝,人相食。武德元年(六一八)十二月,隋将薛宗、李楚客杀死尧君素,率众降唐,将尧君素首级送至长安。尧君素旧将、朝散大夫王行本带jīng兵七百人驻守城外,闻城中叛乱,赴救不及,于是便捕杀了数百名参与叛乱的人,代替尧君素指挥民众据城继守。唐将独孤怀恩亦继续围之。

罗艺降唐,窦建德攻之

隋末,罗艺割据幽州,独霸一方。宇文化及、窦建德、高开道等人均曾派出使节前往幽州招降罗艺。罗艺不从,还杀了宇文化及的使者,为炀帝发丧。李渊攻占长安,建立唐朝后,罗艺决定率部众归顺李渊。恰值张道源奉唐高祖之命抚慰山东,罗艺乃奉表长安,以幽州(今北京市)、渔阳(今北京市密云西南)、上谷(今河北易县)等郡都降唐。武德元年(六一八)末,唐高祖任命罗艺为幽州总管,其战将薛万均、薛万彻也分别被封为上柱国和车骑将军。窦建德在攻克冀州后,兵势强盛,遂统领十万兵马攻打幽州,罗艺率兵迎战,薛万均认为窦建德兵马强壮,人数又多,宜用羸兵背城阻水为阵,趁敌人渡河时,发动进攻。罗艺听取了薛万均的建议,使万均带数百骑兵埋伏在幽州城旁,俟机冲锋。果然,窦建德的部众渡河攻城,刚渡部分人马,薛万均即带领骑兵对窦军进行攻击,大败对方。窦军溃败,不能接近城墙。于是,分兵数路,攻打霍堡、雍奴(今天津武清县西北)等县。罗艺又遣兵袭击,双方军队对峙一百多天,窦建德见无法攻取幽州,只得退兵,返回乐寿。

温彦博事罗艺

隋通直谒者温彦博才华出众。罗艺得到温彦博,拜为司马。罗艺欲以所据幽州等地降唐,温彦博非常赞成。罗艺降唐后,唐朝诏命温彦博为幽州总管府长史。后李渊又擢升温彦博为唐中书侍郎。温彦博即是温大雅的弟弟,温大雅时任唐朝要职黄门侍郎,参预机密。大雅、彦博兄弟供职唐廷,官位显赫,颇令时人仰慕。

崇义夫人计杀羌豪旁企地

旁企地原为西北地区羌族首领,薛举割据金城时,收降之。李世民击败西秦薛仁果后,旁企地被迫投降,被唐朝留居长安。旁企地虽然降唐,但内心并不高兴。武德元年(六一八)十二月,他纠集部众数千人反叛唐朝,逃入南山,直奔汉川。所过之处掠夺烧杀,无恶不作。唐朝派武侯大将军庞玉统兵围剿,但被打败。行至始州(今四川剑阁一带),旁企地抢夺了当地民女王氏随行。一天,两人醉卧郊外。王氏不甘心被掠,拔出旁企地身上的佩刀,将旁企地杀死,并收其人头送到梁州(今陕西城固)。旁企地被王氏杀死后,其部队亦四散。唐朝为表彰王氏,特赐号为。崇义夫人”。

李密叛唐被杀

李密、王伯当、贾润甫等出长安奔赴山东收抚旧部时,唐高祖命李密把旧部人马留在华州(今陕西华阴),只带一半兵马出关。东进途中,长史张宝德测知李密等的阴谋,惧怕株连自己,便将李密谋叛之事上奏唐廷。唐高祖接到张宝德的奏折,方知事情的严重性,但又恐怕惊动李密,于是降敕书命李密单骑入朝,另给任务,其部属也暂缓东行。李密在稠桑(今河南灵宝县西)接到敕书,知道事情不妙,乃与王伯当等人杀掉唐廷使者,不久,又施计攻克桃林县(今河南灵宝县治),直奔南山(此指陕州以南之秦岭诸山)乘险而东。并派人与旧将张善相联系,让他迅速起兵响应。时唐将史万宝镇守熊州(今属河南),其行军总管盛彦师识破李密的意图,在熊耳山(河南渑池县南)南设置伏兵,袭击李密。李密等猝不及防,慌忙应战,无奈身处绝境,队伍首尾不能相应,遂被唐军歼灭,李密被斩杀,骁将王伯当也力战而死。盛彦师因功被赐爵葛国公。

徐世勣厚葬李密

李密反唐,被唐将盛彦师设计攻杀后,唐高祖李渊为了警告瓦岗旧将,特命使节专程将李密的头颅从长安携至黎阳给徐世勣看,并把李密谋反的经过告诉他。徐世勣看到李密的首级,十分痛心,伏拜号哭,写表奏请为李密收葬。高祖答应了他的请求,下令找回李密的尸体,交徐世勣殡敛。徐世勣在黎阳给李密制作寿衣,准备器具,行君臣之礼。瓦岗军将士身穿缟素之衣,列队出行,将李密葬于黎阳山南。出殡者为失去昔日的领袖倍感伤心,有不少奔丧的人都哭得口吐鲜血。

高开道称“燕王”

武德元年(六一八)末,高开道围攻北平郡(今河北卢龙)。当时隋右武卫大将军李景率部镇守北平,同高开道相持达一年之久,双方势均力敌,高开道无法攻取北平。辽西太守邓暠带领军队驰援北平郡,李景为了躲避高开道的锋芒,暂时把部众从北平迁至柳城(今属辽宁朝阳市)。当形势有所改善时,李景又带兵返回幽州,途中被强盗截杀而死。群龙无首,高开道终于攻取了北平郡,并乘胜占领了渔阳郡。高开道战胜自傲,自称燕王,改元始兴,建都于渔阳。其部有良马数千匹,士兵万余人,势力今河北省东北一带。

高开道杀怀戎起事僧高昙晟

隋末唐初,怀戎(今河北涿鹿县西南)僧人高昙晟趁官府下令设斋作法事,百姓前来拜佛,人员大集之机,纠集僧人五千多起事,杀死县令及镇守的军将。高昙晟自称大乘皇帝,立尼姑静宣为邪轮皇后,建元法轮。高昙晟起事成功后,派出使节招降渔阳郡的高开道,封他为齐王。高开道同意归顺,不久即率领五千人马投降昙晟。武德元年(六一八)末,刚臣服高昙晟没有几个月的高开道便公开叛乱,袭杀了这位“大乘皇帝”,伙并了他的人马。

李素立谏唐高祖

唐初,李素立任监察御史。一次,有人触犯刑律,依法不应被处死,高祖却命执法部门将其定为死罪。李素立不同意唐高祖的作法,谏说:法律是帝王与天下臣民共同遵守的准则。如果法律被破坏,国家的根本大法就会动摇,人们就失去了依据,变得手足无措。陛下刚刚创下大业,怎么能放弃国家大法呢?为臣供职法司,不敢遵从您的错误决断。李渊听从了李素立的劝谏。李素立因此受到了唐高祖的信任,被擢升为侍御史。

李仲琰、安修仁诬杀梁硕

梁硕是李轨的重要谋士,为人机智,富有谋略,曾任李轨的吏部尚书。梁硕见胡族势力渐壮,暗中劝李轨警惕,加以防范。因此,与出身胡族的户部尚书安修仁结怨。李轨的儿子李仲琰过去拜访过梁硕,不被梁硕礼待,也与梁硕有隔阂。这时,安修仁趁机与李仲琰相勾结,诬蔑梁硕阴谋造反。李轨听信了他们的谗言,武德元年(六一八)末,用药酒将梁硕杀死。李轨迷信巫术,征发民众建筑楼台,迎接所谓上帝派来的“玉女”,耗资无数。河右地区闹饥荒,甚至发生了人吃人的现象。李轨自出家财赈济贫民,仍无法满足饥民,便想开仓发放粮食。在会议上,群臣对是否开仓赈民分歧很大。以曹珍为首的大臣认为国以民为本,应该开仓发粮,救济饥民;而以谢统师为代表的隋朝旧官内怀不满,暗中与胡族结为死党,排挤李轨的亲信部将。此时,谢统师指责曹珍等人,拼命反对向百姓发放粮食。李轨竟采用了谢统师的意见,不再赈济贫民。结果导致百姓与李轨离心,上下皆有怨言。

注释:

唐高祖李渊武德元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