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626年大事件 626年大事记 626年重大事件记录

更多

626年史志

    记录公元626年大事件列表

    唐-公元626年-丙戌-武德九年-唐


    玄武门之变

    武德九年(六二六)夏,朝廷盛传突厥入塞攻唐,太子建成推荐齐王元吉代秦王世民出征,高祖从之。元吉又奏请以秦府大将尉迟敬德、程知节、秦叔宝、段志玄等随行,高祖亦无不可。于是太子对齐王说:“汝已得秦王骁将,拥数万精兵,来日吾与秦王饯汝于昆明池,汝使壮士拉杀之,天下事可定。”太子率更丞王晊密闻其语,驰告秦王。秦王始知事急,六月三日,密奏高祖,说:“臣于兄弟无丝毫亏负,今欲杀臣,似为王世充、窦建德辈报仇,臣虽死,实耻见诸贼!”高祖愕然,说:“明日朕当鞫问,汝可早至。”六月四日,晨,世民率长孙无忌等伏兵于玄武门(宫城北门),张婕妤已窃知世民与高祖谈话,飞告建成。建成召元吉谋之,元吉以为应该布置军队,托疾不朝,以观形势。建成说已经布置就绪,只待入朝,打听消息。此时高祖已命召见裴寂、萧瑀、陈叔达等审议其事,而建成,元吉正好赶到玄武门。二人一进宫门,来到临湖殿,便发觉形势有异,立即打马东奔(太子)宫(齐王)府。世民在后大声呼止他们,元吉张弓回射世民,但仓皇间再三拉不开弓,而世民却一箭将建成射死。这时恰好尉迟敬德率七十骑赶到,立即将元吉射下马来。世民自己也跌下了马,被树枝挂住,爬不起来。元吉赶到,夺下世民的弓,正要用弓弦扼死世民,敬德跃马大喝,元吉只得快步奔向武德殿,敬德紧追,一箭将元吉射死。建成、元吉既死,翊卫车骑将军冯立、副护军薛万彻等才帅东宫、齐府精兵二千奔至玄武门外。世民心腹将张公谨力大,自门内闭关以拒之,使不得入。云麾将军敬君弘掌宿卫兵屯玄武门,挺身出战,战死。守门兵与万彻兵力战良久,万彻鼓噪欲攻秦府,将士大惧,尉迟敬德乃持建成、元吉首级示之。宫府兵遂溃。高祖正在玄武门内海池泛舟,闻讯大惊。世民使尉迟敬德入宿卫,奏道:“秦王以太子、齐王作乱,举兵诛之,恐惊动陛下,遣臣宿卫。”高祖谓裴寂等,说:“不图今日乃见此事,当如之何?”萧瑀、陈叔达答道:“建成、元吉本未参与起义,又无功于天下,而疾秦王功高,共为奸谋。秦王讨而诛之,陛下委之国事,两得其宜。”高祖点头说:“善!此亦吾之夙愿。”

    立世民为皇太子

    武德九年(六二六)六月七日,立世民为皇太子。又诏:“自今军国庶事无大小悉委太子处决,然后奏闻。”十二日,诏定太子宫属:以宇文士及为太子詹事,长孙无忌、杜如晦为左庶子,高士廉、房玄龄为右庶子,尉迟敬德为左卫率,程知节为右卫率,虞世南为中舍人,褚亮为舍人,姚思廉为洗马。李世民将齐王的金帛器物都赏赐给尉迟敬德。原太子洗马魏征见秦王世民功高,暗中多次劝太子建成除掉世民。玄武门事变后,李世民责备魏征离间他们兄弟间的关系,魏征从容答道:“太子早从征言,必无今日之祸。”李世民对其耿直的气度非常赞赏,乃抛弃前嫌,引征为詹事主簿。

    渭水之盟

    六二六年,唐太宗初即位,突厥颉利、突利二可汗合兵十余万人攻占泾州,进至武功,京都长安戒严。突厥军进攻高陵,被泾州道行军总管尉迟敬德击败,杀千余人,并俘其俟斤阿史德乌没啜。颉利又领兵至渭水便桥之北,派亲信执失思力进长安探听消息。太宗指责突厥负盟,囚执失思力于门下省。太宗亲率高士廉、房玄龄等六骑至渭水边,隔岸责颉利负约。继而唐大军赶至,颉利见状,请和。双方在便桥上,杀白马,订立盟约。唐给突厥金帛,突厥军队撒离唐境。这就是有名的“渭水之盟”。

    太宗立太子

    武德九年(六二六)十月,唐太宗立长子、中山王承乾为太子,时年八岁。

    王孝通撰成《缉古算经》

    武德九年(六二六),王孝通撰成《缉古算经》一书。天文学家李淳风为之作注。《缉古算经》是算经十书之一。共四卷。全书提出了关于建筑堤防、勾股形及从各种棱台的体积求其边长的算法等二十个问题。是我国古代解数学三次方程现存的最古著作。

    修改《大唐雅乐》

    唐朝建立初年,军务、政务繁忙,根本无暇顾及雅乐之事,宴享时均沿袭隋朝旧制,奏九部乐。几年以后,唐朝境内逐渐平安。唐高祖李渊于武德九年(六二六)正月,诏令时任太常寺少卿的幽州范阳(今河北涿州)人祖孝孙负责修订雅乐。因祖孝孙曾在隋朝做过官,并且熟习梁、陈、齐周及隋朝旧乐、吴楚之音及吴戎之伎,所以他仔细斟酌南北音乐,并考证古音,历时二年半,于贞观二年(六二八)六月,作成《大唐雅乐》,修定过的大唐雅乐以十二月各顺其律,以旋相为宫,制定十二乐,总共三十二曲,八十四调,祖孝孙恢复已亡绝很久、世人都不懂的旋宫之义,对其前的音乐保留作出了贡献。《大唐雅乐》的修订,打破了南北胡汉音乐的界限,将南北胡汉音乐融于一体,在古代宫廷音乐史上有重要地位。

    傅奕请除佛法

    太史令傅奕前后七次上疏高祖,痛言佛教蛊惑人心,盘剥民财,消耗国库等弊端,请求沙汰僧尼。唐高祖征询太子建成的意见,建成上疏为佛道辩护。高祖又将傅奕的上疏交付群臣议论,大臣中大多偏袒佛道,只有太仆卿张道源支持傅奕的看法,而萧瑀则当面与傅奕争论。唐高祖倾向于傅奕的看法,讨厌沙门、道士逃避赋役,又不守戒律,寺观到处乱设。武德九年(六二六)四月,高祖下诏沙汰全国的僧、尼、道士、女冠,修炼精深的僧道,可迁到大寺观,供给衣食,而其它的则令还俗,返归故里。京城保留佛寺三所,道观二所,各州各留一所,其余都废除。

    秦王世民欲居洛阳

    秦王世民与太子建成、齐王元吉的矛盾越来越大,世民为了防备不测,想首先派人占有洛阳。武德九年(六二六)六月,世民派工部尚书温大雅、秦王府车骑将军张亮率领一千多人前去镇守洛阳,让他们广散金帛资财,结交山东豪杰,网罗亲信。李元吉上告张亮图谋不轨,张亮被拘捕下狱审问,他一言不发。后被释放,重回洛阳。有一次,太子建成夜宴秦王世民,暗中施毒谋害秦王,未遂。高祖见兄弟二人猜忌日深,也想让秦王出居洛阳,建天子旌旗。太子建成与齐王元吉惧秦王到洛阳后“有土地甲兵,不可复制”,便使人上告高祖,言“秦王左右闻往洛阳,无不喜跃,观其志趣,恐不复来。”又派近臣前去向高祖陈说利害,高祖遂改变主意,不复令秦王居洛阳。

    太子建成收买或驱逐秦王部属

    太子建成、齐王元吉见秦王府多骁将,欲诱其为己用。武德九年(六二六)六月,太子建成密赠左二副护军尉迟敬德金银器一车,并以书招之。敬德辞,并将其事告知世民。不久,元吉又使壮士夜刺敬德,敬德知之,洞开重门,安卧不动,刺客屡至其庭,终不敢入。元吉见行刺不行,又向高祖谮毁敬德,高祖下诏,将敬德收系狱中,将杀之,世民固请,才免于死。建成、元吉又谮毁左一马军总管程知节,将其出为康州刺史,又以金帛诱右二护军段志玄,志玄不从。建成谓元吉:“秦府智略之士,可惮者独房玄龄、杜如晦耳。”又在高祖前谮毁房玄龄、杜如晦,二人均被逐出京师。

    秦王府僚力劝王诛除太子

    武德九年(六二六)夏,太子与秦王积怨益深。秦王府僚们担心害怕,人不自安。房玄龄与长孙无忌密商大计,入劝秦王铲除太子。秦王心动,召见玄龄。玄龄乃与杜如晦同劝秦王兴兵诛杀太子和齐王。唐高祖信谗言,将秦王府幕僚尽贬而出。只剩下长孙无忌、高士廉、侯君集、尉迟敬德数人。他们日夜劝秦王诛杀太子,秦王仍犹豫不决,先后问计于李靖、李世勣,二人均表示愿意效力。

    庐江王瑷谋反

    唐高祖因李瑗(高祖侄)性格懦弱,不是将帅之才,委任右领军将军王君廓佐之。李瑗以庐江王官幽州大都督(驻蓟),真心倚仗王君廓,并与他联姻。太子建成欲谋害秦王时,曾秘密与瑗勾结,建成死后,朝廷派通事舍人崔敦礼前去召瑗入朝。李瑗惧怕,王君廓欲立功,故意引诱李瑗起兵造反。李瑗便扣留崔敦礼,征集部队,并且召燕州刺史王诜前来议事,王君廓先杀死王诜,将他的人头示众,并宣布李瑗与王诜造反。王君廓带领一千多人进城,李瑗还不自觉,被君廓抓获,将他缢杀,上报朝廷。朝廷以君廓有平叛之功,任命君廓为左领军大将军兼幽州都督。

    以秦王府官为将相

    武德九年(六二六)七月,任命原秦王府护军秦叔宝为左卫大将军,程知节为右卫大将军,尉迟敬德为右武侯大将军。任命高士廉为侍中,房玄龄为中书令,萧瑀为左仆射,长孙无忌为吏部尚书,杜如晦为兵部尚书,宇文士及为中书令,封德彝为右仆射,又以原天策府兵曹参军杜淹为御史大夫,中书舍人颜师古、刘林甫为中书侍郎,左卫副率侯君集为左卫将军,左虞侯段志玄为骁卫将军,副护军薛万彻为右领军将军,右内副率张公谨为右武侯将军,右监门率长孙安业为右监门将军,右内副率李客师为领左右军将军。

    魏征宣慰山东

    玄武门事变以后,虽然屡次下令赦免东宫、齐王党羽,东宫、齐王府在逃之人仍心有余悸,而且也不断有人告发或捕获以邀功请赏。武德九年(六二六)七月,太子世民下令,赦免原太子及齐王党羽,以及与庐江王瑗有牵连之人,并不得再告发。又派遣谏议大夫魏征前往山东宣慰。到达磁州(今河北磁县),征释放了正在押送途中的故太子千牛李志安和齐王护军李思行,世民闻之,甚喜。

    李世民即皇帝位

    武德九年(六二六)八月,唐高祖李渊下制将皇位传给太子李世民,自称太上皇,次日,李世民在东宫显德殿即位,是为唐太宗。大赦天下。免除关内及蒲(今山西永济县)、芮(今属山西)、虞、泰、陕、鼎六州二年租调,其余各地免除一年。

    太宗释放宫女

    武德九年(六二六)八月,唐太宗刚即位,便下诏称宫女人数众多,多年幽居在深宫中,实在可怜,下令简选一些留下,其余的放出宫,任其婚配。

    太宗立长孙氏为皇后

    武德九年(六二六)八月,太宗立长孙氏为皇后。长孙氏喜好读书,做事遵循礼法,太宗为秦王时与原太子建成及齐王元吉不睦,长孙氏左右劝解,事奉高祖,非常孝敬,不干预朝政,太宗非常敬重她。

    唐太宗见颉利、突利于便桥

    武德九年(六二六)九月,突厥犯唐。初,稽胡酋师刘冚成帅部众降梁师都,师都信谗,将其杀死,因之梁师都部下离心,许多人降唐。梁师都势力渐衰,便投降了突厥,师都为突厥出谋,劝其攻唐。于是颉利、突利两可汗合兵十余万寇泾州(今甘肃泾川北),继而进至武功,京城长安戒严。突厥寇高陵,被泾州道行军总管尉迟敬德击败,俘其俟斤阿史德乌没啜,杀死一千多人。颉利可汗又率兵到达渭水便桥之北,派其亲信执失思力进长安观察虚实。太宗指责突厥见利忘恩,自负盟约,囚执失思力于门下省。太宗亲率高士廉、房玄龄等六骑来到渭水边,与颉利隔水而语,责其负约。继而唐军大至,人数众多。颉利见执失思力被扣,而太宗又亲自率军出战,颉利乃请和。两国斩杀白马,盟于便桥之上。颉利率兵撤走。十月,颉利送来三千匹马、一万头羊。太宗不受,只希望突厥放还掠夺的中国人口及被其扣留的温彦博。

    淮安王神通争功

    武德九年(六二六)九月,唐太宗亲自制定长孙无忌等人的爵邑。诸将争功,纷纷不已。李神通认为自己带兵东征西讨,因而功大,对房玄龄、杜如晦功居其上不服。太宗认为房玄龄等人运筹帷幄,坐安社稷,论功行赏,理应在叔父李神通之上。对于原秦王府的旧人,太宗也择贤才而用,论功行赏而不是不加选择地全部任用。

    太宗设弘文馆

    武德九年(六二六)九月,太宗在弘文殿汇聚四部图书二十多万卷,在殿侧设置弘文馆,精选全国文学之士虞世南、褚亮、姚思廉、欧阳询、蔡允恭、萧德言等,以本官兼任弘文馆学士,令他们轮流在弘文馆值宿。太宗在理政的间隙来到殿内,谈古论今,商量政事,有时到深夜才结束。太宗又选取三品以上官员的子孙充任弘文馆学生。

    改葬太子建成与齐王元吉

    武德九年(六二六)十月,太宗下诏追封故太子李建成为息王,谥为隐;齐王元吉为海陵王,谥曰刺。按礼改葬。改葬之日,太宗哭之于宜秋门。魏征、王珪等故太子府僚请求陪送到下葬之处,太宗准许,并命令原太子东宫官属及齐王府官员全都送葬。

    定功臣实封制

    武德九年(六二六)十月,唐朝定功臣实封制度。唐朝爵分为九等,一为王,食邑一万户,正一品;二为嗣王、郡王,食邑五千户,从一品;三为国公,食邑三千户,从一品;四为开国郡公,食邑两千户,正二品;五为开国县公,食邑一千五百户,从二品;六为开国县侯,食邑一千户,从三品;七为开国县伯,食邑七百户,正四品上;八为开国县子,食邑五百户,正五品上;九为开国县男,食邑三百户,从五品上。

    萧瑀、陈叔达免官

    萧瑀向高祖推荐封德彝,高祖任命德彝为中书令,太宗即位后,任命萧瑀为左仆射,封德彝为右仆射。有许多次,在商定国家大事以后,德彝在太宗面前又提出异议,因此萧瑀和封德彝产生矛盾。当时房玄龄、杜如晦新任宰相,都亲近德彝而疏远瑀、瑀心中甚为不平,所以上书唐太宗论及此事,言词过激,因此得罪了太宗,萧瑀又和陈叔达在太宗面前争论,武德九年(六二六)十月,萧瑀、陈叔达因为不敬被免官。

    太宗降无功宗室郡王为县公

    唐高祖曾经想通过增强宗室来治理国家,所以同曾祖兄弟、同高祖兄弟以及兄弟的儿子虽然年岁非常幼小,都被封为郡王,共有几十人。太宗问及此事,封德彝认为这样做将损皇帝至公的形象,太宗非常同意这种看法。武德九年(六二六)十一月,唐太宗下令降宗室郡王都为县公,只有有功的几人不降。

随机查看

更多

Copyright©2004-2012 历史上的今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