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业 > 纪年史

公元780年 庚申 唐 建中元年

时间:2018-10-06 16:40:30  来源:[!--befrom--]  作者:[!--writer--]

历史:

采杨炎议,改租庸调为两税法。量出以为入;不分主客户(客户指客籍户),在目前居住地方,就地征收;不问丁中,只问资产多少,据以分等;行商在所在地纳税,税率三十取一;每年分夏秋两季征收。税额以钱数为准,折价缴纳绢帛。地税按亩纳谷,也分夏秋两次缴纳。是为从以丁身为本改为以资产为准的赋税制度的大改革。杨炎因刘晏曾奉代宗命审讯元载,欲为报仇,谮晏,贬为忠州刺史,旋诬以谋反,遣使杀害。晏(715—)字士安,曹州南华(今山东东明东北)人。杨炎欲筑原州城,泾原节度使段秀实反对,遂以李怀光代秀实。将领刘文喜拒命。又以朱泚代怀光,使朱、李共讨文喜。将士杀文喜,筑城事亦因而中辍。回纥登里可汗谋攻唐,其相顿莫贺达干因众心不愿南下,杀登里,自立为合骨咄禄毗伽可汗。唐册为武义成功可汗。湖南观察使曹王皋曾创制车般,用人力踏轮行驶,其时间或即在湖南任职时。吐番得归俘,即遣使入京朝贡。是年,宰相崔祐甫死(721—)。祐甫字贻孙,博陵人。是年,税户三百零八万五千零七十六,籍兵七十六万八千余人,税钱一千零八十九万八千余缗,谷二百十五万七千余斛(不包括地方政府支销数)。

文化:

高仲武编成《中兴间气集》

建中元年(七八0),文学家高仲武编成《中兴间气集》二卷,为现存十种唐人选唐诗之一。选录自至德元载(七五六)至大历末年(七七九)的诗,包括钱起、张南史共二十六人的诗一百三十二首。因所选皆是安史之乱后唐肃宗、代宗中兴时期的作品,故以“中兴”为名。大部分是“大历十才子”派流连光景、送别题咏的篇章。其书仿照《河岳英灵集》的体例,对每位诗人略加评述。高仲武,渤海(今河北南皮)人,生平不详。

颜真卿 (七0九-七八0),山东临沂人。开元二十二年(七三四)中进士,历任户部侍郎、尚书左丞、刑部尚书诸职,曾受封为鲁郡公,任平原郡为太守,后世称颜鲁公、颜平原、颜太师。

诗人钱起约卒于本年前后。起字仲文,吴兴人,著有《钱考功集》。

杂谭:

洪经纶罢魏博镇兵四万

建中元年(七八0)二月一日,德宗命黜陟使十一人分巡天下。本来魏博节度使田悦对朝廷还算恭顺,而河北黜陟使洪经纶不识时务,闻田悦有兵七万,符下,罢其四万,令还农。悦表面上从命,如数罢之。然后召集应罢者,故意激怒之,说:“你们久在军中,有父母妻子,现在一旦为黜陟使所罢,将靠什么生活呢!”众军士听后大哭。于是悦出家财以赐之,仍使各还军中。因此军士皆感恩田悦而怨朝廷。

杨炎欲继元载城原州

大历八年(七七三),元载欲城原州(今宁夏固原),不果。建中元年(七八0),杨炎独任大政,专以复恩仇为事,奏用元载遗策,再城原州以复秦、原二州。二月,命李怀光居前督作,朱泚、崔宁各将万人翼其后。又诏泾州为筑城之具,泾之将士怒拒之。会刘文喜亦据泾州抗命,朝廷讨之,历时三月,乱平而原州亦不果城。

韩洄判度支,杜佑为江淮水陆转运使

杨炎罢度支、转运等使后,命金部、仓部代其职。但尚书省诸司失职已久,难以胜任,因此天下财赋无所总领。建中元年(七八0)三月二十八日,以谏议大夫韩洄为户部侍郎、判度支事,以金部郎中杜佑领江淮水陆转运使,皆如旧制。

刘文喜反

建中元年(七八0)二月十二日,以邠宁节度使李怀光兼四镇、北庭行营、泾原节度使,使其移军原州;以四镇、北庭留后刘文喜为别驾,李怀光先为邠宁节度使,即杀温儒雅等老将,军令严厉。及兼泾原节度使,诸将皆惧怕,恐也被杀。刘文喜乘机占据泾州,不受诏命,并上疏请以段秀实为帅,或则朱泚。二月二十八日,朝廷以朱泚兼四镇、北庭行营,泾原节度使,代李怀光。刘文喜又不受诏,想自立为节度使。四月一日,据泾州叛,遣其子质于吐蕃以求援。德宗命朱泚、李怀光帅兵讨之,又命神策军使张巨济帅禁兵两千助战。

刘文喜据泾州叛,讨平之

朱泚等围刘文喜于泾州,杜其出入,坚壁不与之战,但城久不能拔。时方旱,征发军粮困难,内外骚然不安,朝臣上书德宗请赦文喜之罪,德宗不听,说:“小祸不除,何以令天下!”文喜使其部将刘海宾入奏,海宾对德宗说:“臣是陛下藩邸部曲,岂肯附叛臣。但文喜现在求为节度使,愿陛下暂授之,文喜得之,必怠,臣就可以借机除之。”德宗说:“名器不可假人,旌节不能轻授。”并使海宾归告文喜,令军队攻之如初。德宗又减御膳以济军,泾州城中将士当受春服者,仍旧赐之。因此众皆知德宗志不可动。当时吐蕃正与唐修好,不肯为文喜发兵,因此城中势穷。建中元年(七八0)五月二十七日,刘海宾与诸将共杀文喜,传首京师。

放张涉归田里

建中元年(七八0)三月,翰林学士、左散骑常侍张涉私受前湖南观察使辛京杲金,事觉,德宗大怒,欲置于法。时淮西李忠臣以检校司空、同平章事,奉朝请,留京师,向于德宗:“陛下贵为天子,而先生(张涉曾侍读东宫)以乏财犯法,以臣愚观之,非先生之过也。”德宗意解,放涉归田里。

吐蕃遣使入朝

吐蕃始闻唐朝遣使者韦伦归其俘,不之信,及俘先入境,各还自己部落,都说:“唐新天子即位,出宫人,放禽兽,英威圣德,洽于中国。”吐蕃听后大喜,遂除道迎韦伦。赞普即遣使随伦入贡。建中元年(七八0)年四月九日,吐蕃使至京师,德宗礼接之。既而蜀将上言:“吐蕃豺狼,不可归所俘获。”德宗说:“戎狄犯边则击之,服则归之。击之以示威,归之以示信。如果威信不立,何以怀远!”命悉归其所俘。

唐德宗生日拒贡献

代宗之时,每遇元日、冬至、端午、生日,各州府于常赋之外竞为贡献,贡献多者则悦之。因此武将、jiān吏借此侵渔下民,祸害无穷。建中元年(七八0)四月十九日,德宗生日,四方贡献皆不受。李正己、田悦各献缣三万匹,德宗命全归之度支以代租赋。

唐册顿莫贺为回纥可汗

初,回纥风俗淳朴,君臣等级不严,所以众志专一,出师无敌。及助唐平定安史之乱,唐赏赐甚多,登里可汗遂妄自尊大,筑宫殿以居,妇人多粉黛文绣之饰,风俗始坏。及代宗卒,德宗遣中使梁文秀往告哀,登里骄横不加礼接。九姓胡附于回纥者,乘机说登里中国富饶,乘其丧而伐之,可有大利。登里从之,欲举国入寇。其相顿莫贺达干乃登里之从父兄,进谏说:“唐是大国,无负于我,我前年侵太原,获羊马数万,可谓大捷,但道远粮乏,士卒多徒手而归。现在举国深入,如果不胜,我们将无退路。”登里不听。顿莫贺乘人心不欲南侵之机,举兵杀登里,并杀九姓胡两千人,自立为合骨咄禄毗伽可汗,遣其臣聿达干与梁文秀入见唐天子,愿为藩臣,以待诏命,建中元年(七八0)六月二十二日,德宗命京兆少尹源休册顿莫贺为武义成功可汗。

曹王李皋召降王国良

建中元年(七八0)七月四日,邵州(今湖南邵阳)叛将王国良降。国良本是湖南牙将,观察使辛京杲使其戍武冈(今湖南城步),抵御西原蛮。京杲贪暴,因国良家富,京杲以死罪加之。国良惧,遂据武冈反,与西原蛮合兵,有众千人,侵掠州县,朝廷遂诏荆南、黔中、江南西道、桂管诸道合兵讨之,但连年不能克。及曹王皋为湖南观察使,乃遗国良书说:“你并不是真心要反叛,而是迫不得已。我与你一样曾被辛京杲诬陷,但已被朝廷洗雪,怎忍心与你交战呢!你幸而遇我,如果不速降,则后悔无及。”国良见书,既惊且喜,遂遣使乞降,但还犹豫不决。皋乃假装成使者,只带一从骑,行五百里,至国良营门,大呼道:“我是曹王皋,来此受降!”全军大惊。国良走出,迎拜请罪。皋握其手,约为兄弟,并尽焚其攻守战具,散其兵,使还农。德宗遂下诏赦国良罪,赐名惟新。

德宗遣中使杀刘晏

荆南节度使庾准受宰相杨炎的指使,诬奏忠州刺史刘晏与朱泚书,请其营救,辞多怨望;又奏晏召补州兵,欲拒朝命,炎证成其罪。建中元年(七八0)七月德宗密遣中使至忠州缢杀晏,二十七日,始下诏赐死。天下皆以为冤。刘晏是唐代著名的理财家,在安史之乱以后,总管全国财政二十余年。针对当时中央控制的地区缩小,军费不断增加,财政入不敷出,物价昂贵,和漕运破坏,关中粮荒等弊病,作了许多重要的改革。首先是平抑物价。当时物资缺乏,物价腾贵,刘晏以巡院为基地,招募了许多疾走者,随时通报全国各地的物价,以便及时采取措施,平衡物价。刘晏认为户口增多,则赋税自广。所以其理财常以爱民为先。在各重要城市设置粮仓,丰年则贵籴,歉收则贱粜,应民之急,未曾失时。因此民得以安居乐业,户口蕃息,财政收入也大增。刘晏还认为“办集众务,在于得人”所以必择“通敏、jīng悍、廉勤之士而用之”。其次是改进盐法。针对当时盐由朝廷官卖产生的州县盐吏扰民的弊病。刘晏只在产盐地区设官,把盐加价卖给商人,再由商人转销各地。对于离产盐区较远的地方,则由官方转盐于其地贮之,等商绝盐贵时,就减价卖出,被称为“常平盐”。又在全国各地设置巡院,查禁私盐。经过改革整顿,朝廷盐利大增,而民不乏盐,盐税从原来的六十万缗增至六百余万缗。再就是改进漕运法。安史之乱后,北方地区由于遭受战乱的破坏,唐朝的财政几乎全部依靠江南地区的赋税供给。刘晏采取措施,恢复了遭受战乱破坏的水路运输,发展了过去裴耀卿的分段运输法,“缘水置仓,转相受给”,降低了运费,减少了损耗,提高了效率。又设场专门制造船只,组织运输船队,派军队押运,保证中途安全。刘晏的财政改

革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唐代言理财之效,必以晏为首。

张光晟杀回纥使者

建中元年(七八0)八月三日,振武(今内蒙古托克托)留后张光晟杀回纥使者董突等九百余人。董突是回纥武义可汗叔父。代宗之世,九姓胡常冒回纥之名,杂居京师,殖货纵暴,与回纥同为患祸。德宗即位后,命董突尽帅其徒归国,所载物甚多。至振武,留居数月,厚求资给,每天食肉千斤,并纵樵牧者为暴踏践果稼,振武民多苦之。留后张光晟想尽杀回纥,夺取其财物,但畏其强,未敢下手。九姓胡听说其种族被新可汗诛杀,多逃亡,董突严加防备,其不得逃者,不敢归,于是就密献计于光晟,请杀回纥。光晟听后喜其党分裂,许之。德宗因为过去曾在陕州(今河南陕县)受回纥之辱(事在宝应元年七六二),心中恨之。光晟知德宗之旨,乃上奏说:“回纥本族人并不多,之所以强,是因为群胡依附之。现二族自相残杀,如果不乘机除之,而送还其人与财,正是借寇兵而赍盗粮。故请杀之以除害。”光晟三奏,德宗都不许。于是光晟就让副将故意挑衅,过其馆门而不为礼,董突大怒,执副将鞭之。光晟遂帅兵袭击,并九姓胡尽杀之。只留一胡人,使其回国为证,说回纥先鞭辱我大将,且阴谋袭据振武城,所以我不得不诛杀之。德宗即征召光晟为右金吾将军,遣中使王嘉祥往回纥慰之。回纥要诛专杀者以复仇,德宗因贬光晟为睦王(德宗弟述)傅以慰回纥之意。

薛邕因赃被贬

德宗以宣歙观察使薛邕文雅旧臣,征为左丞。邕离宣州时,盗隐宫物以巨万计,殿中侍御史员宇揭发之。建中元年(七八0)十月九日,贬邕为连山(今广西连县)县尉。自此州县官吏始畏朝典,不敢放zòng。德宗初即位,疏斥宦官,亲任朝士,而张涉以儒学入仕,薛邕以文雅登朝,相继因赃被贬。于是宦官武将得以此为藉口,说:“南牙文臣贪赃动至巨万,反说我们浊乱天下,难道不是欺人之谈吗!”德宗也因此心中疑惑,不知如何倚靠。

德宗命嫁诸宗女

安史之乱以来,因国家多事,公主、郡、县主多不能按时出嫁,至有头发已白,尚居禁中;有的十年不得见天子。德宗即位,始引见诸宗女,对尊者致敬,卑者存慰,命悉嫁之。建中元年(七八0)十一月十九、二十日两天,就嫁岳阳等十一县主。又命礼官定公主拜见舅姑及婿之伯叔兄姊礼。先是公主下嫁,舅姑拜之,妇不答;今改为舅姑坐受于中堂,伯叔兄姊立受于东序,如庶民家人礼。

统计天下税户税钱及兵数

唐德宗建中元年(七八0),天下税户三百0八万五千0七十六,兵之著籍者七十六万八千余人,税钱一千0八十九万八千余缗,谷二百一十五万七千余斛。

注释:

唐德宗李适建中元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