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1877年 » 1月12日 » 大事记

1877年1月12日 (丙子年冬月廿八)

形意拳、八卦掌大师韩慕侠出生

    在140年前的今天,1877年1月12日 (农历冬月廿八),形意拳、八卦掌大师韩慕侠出生。

韩慕侠

    韩慕侠,原名韩金镛,1877年1月12日(距今140年)出生于天津,是当年和霍元甲同乡并齐名的大师,1877年(光绪二年)1月12日出生在天津西青区(原属静海县)王稳庄乡大泊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里。自幼习武,与其祖父学习迷踪拳,13岁时拜周义斌为师,习少林拳。后拜张占魁为师,学习形意拳、八卦掌。张占魁非常赏识他,也将他介绍到李存义门下习武。韩慕侠身材挺拔,个性好斗好胜,与人挑战,少尝败绩,很快就为张占魁门下打出名号,人称玉面虎。与师弟姜容樵齐名,为张占魁最重要的弟子。

家境贫寒习武术

    韩慕侠,原名韩金镛。慕侠,是其第九位师父所赠。历史今天

    1877年,韩慕侠出生在天津市津南区大韩庄的一户贫农家庭里,全家靠父亲打柴割草渡日。一次偶然的机会,父子两人被推荐到直隶盐务总管海彰武家做佣人,伺候他们家的护院镖师周斌义。

    周斌义,系少林门,以刀、剑短兵器见长,且善琴棋书画,为人义气豪爽,有侠士风度。当时韩慕侠年纪虽小,但精明勤快,吃苦耐劳,给周镖师沏茶倒水、端饭、洗衣、铺纸研墨、搬运兵器,十分勤劳周到,周镖师从心眼儿里喜爱小慕侠。于是,便收小慕侠为徒。从此,小慕侠除侍候周师父之外,黎明即起,洒扫庭除,随师习武学文。在周镖师的精心雕琢下,韩慕侠文武才能长进很快。

威震“浪里蛟”

    海彰武被直隶总督委任为盐务总管以后,周围的盐霸均不肯善罢甘休,明争暗斗成为家常便饭。有一次,有一个绰号叫“浪里蛟”的盐霸,势力不小,家里有着不少镖师。此人对海彰武被委任为盐务总管不服,为争夺渤海数百里盐滩,想以祝贺海彰武封官为名,请海赴宴,借以逼其让步。经与周镖师商议,决定由韩慕侠陪同前往,周镖师斩钉截铁地说:“凭他的机敏和现有的武功,足以制服对方,确保你的安全。”海彰武听后心中有底,临行前,周镖师交给韩慕侠一把铜镇尺,并而授机宜,慕侠会意地点头笑了。

    在宴会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浪里蛟”话题一转,咄咄逼人地说:“海老兄既已封官任职,当不能与兄弟们斤斤计较吧?!那盐滩一事当让则让,还望老兄高抬贵手,给兄弟们留碗饭吃……”说着从长袍里掏出一张写好的契据,逼着海彰武签字。海彰武不答应,双方你一言我一语争执不休。忽见一个大汉手持钢刀破门而入,直奔海彰武而来,室内空气顿时紧张起来。海彰武一时手足无措,心慌意乱,危急时刻,韩慕侠镇定自若,“嗖”地从腰里抽出铜镇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铜尺使劲顶住了“浪里蛟”的腰眼,冲着那大汉高声喝道:“你再敢走近一步,我就结果你家主人的性命!你们也别想有好果子吃!”那大汉一见此景 ,呆若木鸡,一动也不敢动了。韩慕侠又正义言辞的对“浪里蛟”怒斥着:“有事心平气和地商量,何必耍奸使计,阴谋害人!盐滩的归属,自有公理,你不可欺人太甚,快送我东家平安回去!别惹我生气,否则……”说着,手中的铜镇尺使劲往“浪里蛟”腰眼一拱,“浪里蛟”呵地一声……,早已下破胆的“浪里蛟”急忙喝退那大汉,皮笑肉不笑的周旋一阵后,很恭敬的把海彰武送出大门。(lsjt.cn)

再拜“闪电手”

    自韩慕侠智勇双全挫败盐霸“浪里蛟”,护送海彰武安全回家后,深得海彰武和周镖师的赞赏。周镖师见韩慕侠的确是个难得的武术人才,就把他推荐给名震武林的大家张占魁。[lsjt.org]

    张占魁(1867-1940),字兆东,河北省河间县人。少年习武,初练少林拳,后从师河间的刘奇兰和北京的董海川专修“形意拳”和“八卦掌”,得其真谛,又有创新。在冯国璋手下任警卫时,曾神速地击败暗杀冯国璋的刺客,保冯一命,冯亲笔题写“闪电手”匾额赠于张。韩慕侠拜在他的门下后,如鱼得水,武功进步神速。这期间,张占魁又主动给韩慕侠找了五位大师,传授绝技。

    清光绪32年(1906年),韩慕侠在师傅张占魁的鼓励下,挥泪跪别恩师,奔赴江南,以武会友,拜师学艺。历史今天

韩慕侠 - 学成回津建武馆

    韩慕侠回到天津,时年已经35岁。他拜见了久别的师父张占魁、师伯李存义和武坛其他友好。在大家的催促、操持下,韩慕侠与张秀茹喜结连理,建立了家庭。

    韩慕侠征得师父张占魁同意,于1912年,在天津河北区宇纬路创办起“武术馆”,以强身健体、振兴中华为宗旨,实行免费授徒。由于韩慕侠博学百家之长,又经九位名师亲传,在继承的基础上刻意创新,将形意、八卦等揉合在一起;又将南北八卦掌容为一体,融会贯通,独树一帜,艺达上乘,声誉日盛。京津及东北诸省竞相聘请授艺,成为大忙人。其他一些武林名手,也争相前来拜师。一时间,韩慕侠的武术馆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1916年,天津南开学校增设国术课,聘请韩慕侠为武术教练。一天,韩慕侠授课时,发现学员中有个浓眉大眼、才华横溢,威武英俊的青年,练起功来格外认真,肯吃苦,学得快,韩慕侠甚是喜爱,一问才知叫周翔宇(即周恩来)。1913年2月,15岁的周翔宇随伯父周贻赓由沈阳调任天津长芦盐运司而来津的,8月考入南开学校(中学)。少年时期的周翔宇就确立了为中华民族崛起而读书的宏愿,在校长张伯苓“德育、智育、体育”三育并重的教育思想的培育下,深知体育是强种强国之必须。所以,周翔宇充分利用课余时间进行体育锻炼,球类、田径和其他项目他都喜欢,是三大球项目班队的队员,跳高还在校运动会获得过名次,总之,在体育上他进行全面锻炼。当武术在校内兴起时,他便积极参加,如饥似渴地学习,不仅在校内习武,还经常到武术馆跟韩慕侠练功。

    韩慕侠身后有一女韩小侠、一子韩少侠。韩少侠于1948年初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转战南北,奋勇杀敌。新中国成立后,又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奔赴朝鲜战场,同朝鲜人民并肩抗击美帝国主义的侵略……!1953年由部队专业到吉林省工作。1983退休后,在武术界期望和前辈长者的激励下,继承韩慕侠武功的韩少侠,已经开始收徒授艺,为的是使中华武术代代相传,使不屈不挠、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永远弘扬!以慰韩慕侠的在天之灵!

与大刀队

    刚满12岁的韩慕侠,随父进津卖柴巧遇张绵文家护院周镖师,收其为徒,习艺3年。后投师张占魁、李存义学得八卦掌、形意拳。20岁的韩慕侠技成犹不自满,去南方云游,遍访名师。先后拜李广亭、宋约斋、车毅斋、应文天等9九位名师尽得国术真谛回津。韩慕侠将形意、八卦揉在一起,南北两派八卦熔为一炉,融会贯通,自成一派。于民国元年创建天津中华武士会。又于民国二年自办武术专馆(宙纬路宝兴里一套四合院内)。免费授徒(《益世报》刊登义务授徒启事)。当时慕名学艺的南开学校的学生有周恩来、于文志、梁镜尧、何树新和岳润东等;北洋女师学生有刘清扬,直隶女师学生有乔咏菊、乔咏荷姐妹等。韩慕侠武术馆培养了不少武术精英。但是韩慕侠忧国忧民的思想使他不满足办武术专馆,而想用武术训练军队,把“以武术治国”的希望寄托在军队身上。韩慕侠的抱负年近50岁时才得以施展。当时受张学良将军之邀,出任十六军千人“武术团”的教官,团部设在南关下头鸿源里一号。“武术团”即大刀队,集训于杨柳青达二年之久。(lsjt.org)

    在武术团,韩慕侠用八卦刀和连环枪的套路即用八卦刀中的“缠头裹脑”等动作要领施行顺步砍、拗步砍、左右砍、连剁带劈;把形意的五行连环枪的擘、崩、钻、炮、横五枪,变化为步枪的刺、拔、挑、崩、擘五个刺杀动作训练士兵,简单易学,有很高的实战价值。正当韩慕侠在杨柳青全力训练大刀队时,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出现了,由于军饷层层克扣,大刀队领不到军饷,韩慕侠只好变卖家产给士兵12个铜板,韩慕侠家业已空,大刀队也随之停止了活动。韩慕侠训练的大刀队在东北军易帜后,被编入宋哲元的二十九军。“七·七”事变前夕,日本进攻华北、侵略整个中国的野心早被国人识破。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根据当时的武器装备情况,就决定利用韩慕侠训练出来的千名武将,在各师团组织训练大刀队(也称敢死队)以准备抵挡日军。

    爱国抗日将领张自忠,当时是宋哲元属下的一个师长,兼任天津市市长。事变前夕,他在天津中山公园组织训练大刀队。当时把全市磨剪刀的工匠都集中到市政府,为大刀队磨刀。每把大刀的刀锋能把罗起来的10枚铜钱一下劈成两半儿。对此,老年市民都记忆犹新。(历史今天LSJT

    因卖国贼袁世凯和日本签订的卖国条约中规定,不准中国人在天津养兵,所以大刀队不穿军装。上身穿蓝褂,下身穿黑裤。当时在天津耀华中学上学的芦北口村杨寿明,曾在中山公园亲见大刀队练武术、摔跤、跑、跳等特技,后听一位同仁说,当时张自忠部的武术教官就是韩慕侠。

    在“七·七”事变的当天夜里,张自忠属下一位姓张的团长,组织大刀队夜袭日军侵华总指挥部海光寺。据当时大刀队的队员说,大刀队已把日军总部的一切通讯线路完全切断了,单等一声令下,就把日军侵华总指挥部端掉。可是,在此紧要关头,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电令不准抵抗。因而功败垂成,以致张团长挥泪离津门。

    转天,二十九军大刀队某部的一个连撤至峰山庙一带(即现在的大寺镇)时,接到情报说有日军坦克车两辆来天津城侦查,于是,大刀队围住敌坦克车一顿猛打,打死日军二名。这一战绩,极大地鼓舞了当地的百姓。峰山庙一带各村村民自发烙大饼,炒鸡蛋,烧开水给大刀队送去,对抗日杀敌的军人表示诚挚的慰问。午后,大刀队沿津盐公路向南撤去。(lsjt.net)

    据闻,张自忠属下的这位张团长并没走。他率领大刀队在马厂减河一带的小王庄、万家码头,西至唐官屯等地,与敌大战10数次。大刀队的武器不光是大刀,俗称:“二十九军三大件儿,长短枪,大刀片儿,鬼子见了腿打颤”。韩慕侠训练大刀队不仅重视武技训练,还十分重视对士兵的爱国教育和武德教育。所以大刀队队员的素质都是比较高的,打起仗来奋不顾身,骁勇无比。在马厂减河一带他们与日军奋力拼杀,虽有很多人为国捐躯,但日军也伤亡惨重,死人不计其数。据百姓讲,当时流的血把马厂减河的水都染红了。日军战亡的死尸不敢在白天运。只在每日夜间用橡皮船和其他船只沿赤龙河和卫津河北运。这是大芦北口一带村庄的老辈人亲眼得见的。

    有关大刀队抗日杀敌的传说还有很多。1936年,亲日派汉奸王克敏搞“冀东自治”,他把冀东八县拱手让于日本,当时国民党在通州驻扎的军队是二十九军赵登禹部。日军侵占冀东时,烧杀奸淫无恶不做,激起当地驻军的无比愤怒。在大刀队中有位曹州人(姓名不祥),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愤起抗日杀敌。他单身在日军大队人马耀武扬威地行进中,闯入敌队,一刀劈死日军的指挥官田代。他也在日军的乱枪射击下壮烈牺牲。这位曹州烈士的壮举与牺牲,激起赵登禹部全体官兵的愤慨,结果一举血洗了整个通州。对日本的军人、商人及其家属见一个杀一个。这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