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历史上的今天》官方网——中国大陆、港澳台胞、新加波等华人最密集的地区最老牌的网站!


公元1758年 戊寅 清 乾隆二十三年

历史:

雅尔哈善得库车空城

乾隆二十三年(1758)正月二十六日,乾隆帝将“霍集占罪状”宣谕回部各城,命雅尔哈善为靖逆将军,额敏和卓、哈宁阿为参赞大臣,顺德讷、爱隆阿、玉素布为领队大臣,率师征讨。五月,雅尔哈善等统满汉官兵万余人,由吐鲁番进至库车城下,发动进攻。此城依附山岗,用柳条沙土密筑而成,十分坚固,叛军据城固守,清军屡攻不克。霍集占兄弟闻报后,穿越戈壁滩大沙漠,急驰来援。清军领队大臣爱隆阿统兵截击,两战皆胜,敌兵死伤过半,霍集占引残部逃入城内,闭门不出。雅尔哈善未能乘机强攻,而是围城绝粮待其自毙。六月初,城中饮食困难,弹矢将尽。原库车城伯克鄂对了解敌情,熟悉地形。向雅尔哈善指出,霍集占困守危城,食力已尽,必不肯坐而待缚,定会乘我不备突围而去,返其巢穴,整兵复来,那时将难以对付。并说其逃走之路只有两条:一是由城西鄂根河水浅处渡河而去;一是由北山口通向戈壁,逃往阿克苏。“若于二路各伏兵一千,则贼酋可擒矣。”雅尔哈善不听其言,不加防备,不巡营垒,终日亦棋,饮酒为乐。六月二十日傍晚,有一位索伦老兵,闻城中驼鸣,似负重载,立即回营,向雅尔哈善报告说:驼鸣高目健,敌人要逃跑了。雅尔哈善不信,一笑置之,饮酒如故。结果霍集占等率四百余骑乘夜遁去。都统顺德讷闻报,令待天明发兵。及晓往追,敌人已渡河断桥远飏而去。雅尔哈善以炮攻城不下,改挖地道,为守兵察觉,清军守城兵丁尽被焚死。八月,守城敌将阿布都克勒木乘清军不备,又率四五十骑夜遁。结果,库尔城内所余老弱三千余口,二十五日出降。雅尔哈善围攻三月,仅得一空城,乾隆帝得讯,十分震怒,命将顺德讷、雅尔哈善处死。

黑水营围解

乾隆二十三年(1758)十月二十日,驻阿克苏头等侍卫舒赫德看到兆惠派人送去的告急文书和爱隆阿的移文,立即飞章入奏。十一月十三日奏折到京,乾隆帝看后十分震惊,下令讷兵马前往援救。即日授富德为定边右副将军,阿里衮、舒赫德等为参赞大臣,即速从阿克苏率兵驰援,解兆惠黑水营之围。同时,又派兵六千赶赴叶尔羌,拨银三百万两,解赴甘省备用。十二月初四日,舒赫德等领兵三千五百余名,马一千七百余匹,从阿克苏起程。富德于十月初十日,闻兆惠被围,即从乌鲁木齐选五百余名官兵日夜奔驰,十二月二十五日,与舒赫德在巴尔楚克相会,遂冒雪前往驰援兆惠。乾隆二十四年(1759)正月初六日,富德等率军行至呼尔满地方,遇敌五千骑,转战四昼夜,杀敌颇众,布拉尼敦及大伯克数十人受伤,遂得再进军,而距黑水营尚有三百余。人困马死,敌人众多,层层阻截。正月初九日,富德等到达沁达尔,遭回军激烈攻击,不能前进。值此危急关头,驻巴里坤办事大臣阿里衮奉命领兵六百,马驼三千,乘夜而至,爱隆阿也领兵千余名赶到。他们在夜间遥望火光十余里,知清军与敌相持,即横张两翼,大呼进击,直压敌垒。富德等乘机挥军掩杀,三路军同时奋击,大败敌军,十三日至叶尔羌河岸,距黑水营仅二十里。兆惠在营察觉围营敌兵减少,又听远处有炮声,知援军已至,便派人通信息。十四日,富德等分兵两路急进,兆惠乘机率军冲出敌围,内外夹攻,歼敌数千。两军会合,振旅返回阿克苏。长达三月之久的黑水营之围,终于以清军安全撤退而解除。

文化:

汪由敦逝世

汪由敦(1692——1758)一作(1693——1758),安徽休宁人。雍正二年(1724)进士,官至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谥文端。书法力追晋、唐大家,兼工篆、隶。殁后,高宗命集其书为时晴斋帖十卷勒石内廷 。卒年六十七。著松泉集。

经学家惠栋去世

乾隆二十三年(1758),经学家惠栋因病去世,终年六十二岁。惠栋,字定宇,号松崖,江苏元和(今吴县)人,为乾嘉汉学吴派的开山人。惠栋曾祖有声、祖周惕、父士奇,皆清初知名学者。他们继承顾炎武以来的传统方法,主张治经应从研究古字古音入手,通过训诂去弄懂经义,这对惠栋有很大影响。惠栋长于治易,著有《周易述》、《易汉学》、《易例》等。他反对宋人说易,也反对魏晋时期王弼等人空言注易,而专宗汉人虞翻之说,参考荀爽、郑康成诸家之义,“约其旨为注,演其说为疏。”人称由此使“汉学之绝者千有五百余年,至是而粲然复章。”惠栋所著《古文尚书考》,考订出东晋晚二十五篇为伪,而以郑玄所传二十四篇为孔壁真文,较阎若琚更为缜密,使晚出古文尚书为伪乃成定论。但是,由于惠栋专注于汉学的森严壁垒,对汉人易说搜辑钩稽不遗余力,认为“凡古必真,凡汉皆好”,不加鉴别,兼收并蓄,也导致了博而不精,泥古信古的流弊。惠栋的弟子有江声、余萧客及以后的王鸣盛、钱大昕等。他们恪守惠栋尊崇汉儒说经的宗旨,别立门户,形成了和宋学相抗衡的“汉学”壁垒,又都是苏南人氏,故被称为“吴派”。

文学家胡文游逝世

胡文游(1696——1758)。夫游子稚威,浙江山阴人。工骈文。著有《石简山房文集》、《诗集》。

杂谭:

兆惠被围黑水营

两和卓逃出库车城后,清廷命定边将军兆惠移师追击,乾隆二十三年(1758)八月,兆惠率前锋驰抵库车城。时两和卓逃奔阿克苏,伯克霍斯闭城不纳,投奔乌什,又被拒之城外。于是,小和卓霍集占回叶尔羌,大和卓布拉尼敦据喀什噶尔,东西成犄角之势,以为背城一战之计。兆惠一路追击,先后抚定阿克苏、沙雅尔、乌什、和阗等回部诸城,大伯克霍集斯等率属归顺。此时清军尚未到齐,兆惠命副将军富德留驻阿克苏,自领步领四千余人先行,越过戈壁滩,行程一千五百里,于十月初抵达叶尔羌,在城东四十里辉齐阿里克地方,隔叶尔羌河,选择有水草处扎营,因此河又称黑水河,故名黑水营。兆营分兵八百,使副都统爱隆阿带领,扼住喀什噶尔敌人来援之路。十月初六日,清兵二千余人,分七路进攻叶尔羌城,占领城东北一座高台,追敌至城下。守兵出战三次,退回城中。叶尔羌城高大坚固,清军仅能围其一面,无法攻克。兆惠欲引敌出城野战,便于十月初三日率轻骑渡河,劫城南英峨奇盘山牧场。谁知方渡四百骑,而桥忽断,城中敌人五千余骑突出袭击。兆惠率师奋突迎战。敌步兵万余继来,敌骑复张两翼围攻兆惠军,使隔河清兵不能救援。清军人自为战,杀敌千余,浮水还营固守。总兵高天喜、前锋统领鄂实、副都统三格、侍卫特通额等一百余人相继阵亡,将军兆惠亦多处负伤。敌乘胜渡河,围困清军。兆惠一面派人突围至阿克苏,请后断部队来援;一面将军情驰报朝廷。在被围期间,他临危不乱,团结全军将士,严密防守,沉着应战,伺机杀敌。在粮食奇缺,弹药不足的处境下,想尽办法打击敌人,坚守待援。结果,历三月之久,敌人不能跨进清营一步。

注释:

返回历史上的今天(lssdjt.COM)主页
@相关历史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