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会员中心我要投稿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趣闻

国人打死想不到 故宫门前竟藏惊天玄机

时间:2017-01-14 15:48:13  来源:  作者:

大家到北京,都愿意和天安.门一起照张相。天安.门广场不仅是新中国的象征,同时它也是新中国的一组风水建筑,大家参观的毛主席纪念堂,就是这组风水建筑的核心。

在毛主席纪念堂的这个位置上,曾经是明朝的大明门、清朝的大清门、中华民国的中华门,1976年毛主席逝世后,在这个位置上建立了毛主席纪念堂,以压制前朝风水,让封建王朝不能够死灰复燃。

毛主席纪念堂是一座坐南朝北的建筑,因为过去老北京人住的都是四合院,其中北面的正房是给一家之主住的,东厢房呢是男孩子住的,西厢房呢是女孩子住的,南边的叫倒坐房,是给这家最尊贵的客人住的。毛主席也算是一代帝王,但是他从来不以帝王自居,他说我是新中国的客人,而不是新中国的主人,非常的谦虚。

辛亥革命的领导人:孙中山先生,是在他死后才归葬南京中山陵的。而毛主席呢,死后却葬在了天安.门广场。

在一个城市的中心广场上建一座灵堂,纵观中国5000年历史,仅此一例。咱们国家的后继领导人,不敢违背毛主席的遗愿,于是就把毛主席的灵堂当成一个免费的旅游景点,这样一来去参观的游客就会很多,用活人的阳气来弥补住故人的阴气。

前面的这座人民英雄纪念碑,它也是一座坐南朝北的建筑。大家看一看,这座纪念碑它像什么?像不像一把插入地下的宝剑,刚才说过,天安.门广场是新中国的一组风水建筑,纪念碑就是这组风水建筑当中的风水镇物。

在纪念碑的北面有一行碑文:“人民英雄永垂不朽”,这八个大字是毛主席写的。毛主席也不亏为‘人民英雄’?所以说这座人民英雄纪念碑,它既是人民英雄的墓碑,同时也是毛主席的墓碑。

朋友们再去十三陵,可以注意看一看,埋皇帝的那个坟头前面都会有一座大殿,里面供奉的就是死去皇帝的牌位。毛主席他虽然不以帝王自居,但是后人给他的墓葬 用的却是帝王的规制。大家看纪念碑前面的这个旗杆,像不像给毛主席烧的香啊。以前供奉死去的皇帝一般都烧三炷香,毛主席虽然当上了咱们新中国的“皇帝”, 但是为了表示谦虚,所以只烧一炷香。

过去皇帝祭陵,平均下来顶多也就一个月去一次。如今天安.门广场,天天都要举行升旗仪式,天天都在给毛主席烧高香!在旗杆的周围,有56个隔离墩,按今天的话说,这叫56个民族团结在国旗下,要是在过去,这就叫仁定四海、八方来朝,帝王的规制随处可见。

在天安.门广场的两侧,东边是国家博物馆,西边是人民大会堂,这两座建筑都是相互对称的,国家博物馆代表着国家的过去,人民大会堂决策着国家的未来,而它们又都面向着毛主席纪念堂,表示毛主席的在天之灵保佑着咱们国家。

在风水学当中,凡是帝王陵寝都讲究:前有照,后有靠。

看毛主席纪念堂这组建筑的前面照的是什么呢?是长安街。 过去呢,天安.门广场是一个封闭着的T字形广场,建国以后,毛主席下了一道命令,打通了皇城东西两侧的城墙,开辟了这条十里长街,同时也意味着新中国破除了封建王朝的统治。

再看毛主席纪念堂后面靠的是什么呢?是正阳门。

在过去呢,正阳门是北京内城的正门,是老北京的象征,靠着北京这么一座风水之城,新中国能不强大吗?

如今,每当人们来到天安门广场,向北望去,只见在阳光照射下,天安门城楼金碧辉煌,气势磅礴,熠熠生辉。而在广场整体布局上,天安门城楼更是大有“横空出世”之气概,无可争辩地成为了广场核心建筑与制高点。

可多少人知道,现在人们看到的城楼,其实已经是1969年至1970年重建的城楼。

天安门作为明、清两代皇宫的正门,曾是封建王朝权力的象征。新中国成立后,天安门又因在历次大型庆典活动中作为主席台而名扬四海,并进而成为了首都北京的代表性建筑和新中国的象征。因此,凡是来到北京的中外游人,无一不想一睹其庄严雄伟之风采。

以开国大典为标志,天安门城楼成为了新中国的象征,给人民带来了欢乐,也带来了信心和力量。人民爱护她,珍惜她,为了她保持金碧辉煌的容颜,人民一次又一次地倾注了深情和汗水。

在全国解放前,天安门城楼与整个北京城一样,已经是破旧不堪,解放后不得不进行几次修缮。

1949年夏秋之际,为迎接开国大典,因时间紧迫,北平市政部门只是重点对天安门城楼多年来积存的鸽粪、蒿草等污物进行了清除,对破损的砖瓦、门窗等构件进行了简单的整修。

1952年,北京市第四届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大会,决定较全面地修缮天安门城楼。这是自1690年(清康熙二十九年)之后,在长达260年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的修缮工程,主要对破损的门窗和个别已经fǔ朽的梁木进行了更换,对屋顶梁桥和天花藻井的彩绘重新进行了彩画。

在这次修缮过程中,工人们竟然在城楼西边的木梁上,发现了3发没有爆炸的炮弹,而弹壳上还隐约可见几个英文字母。这3发炮弹是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历史罪证,使人不由地回想起我国近代史上屈辱的往事。

天安门城楼经过这次修缮,整个面貌焕然一新。北京市政府为把城楼的大殿装饰得更有气魄,更有古朴典雅的民族风格,决定将大殿内的宫灯全部更换,并决定请一批国画大师为新宫灯作画。

老舍先生闻知此事后,决定为修缮天安门城楼尽一份心力。他亲自出马,邀请到当时最擅长国画的诸多名家——于非、徐燕荪、王雪涛、秦仲文、胡佩衡、溥雪斋等老先生参加这项工作。

v

这些国画名师充分发挥自己的技艺,以自己独特的风格、奇妙的构思、精湛的笔墨,为巨大的新宫灯四面配画。这些名家的大手笔果然不同凡响,为古老的天安门又增添了新的光彩。

1956年,北京市政府又对天安门城楼东北翼角及劈裂、脱样的角梁进行了翻修,并且接长了城台栏杆扶手。为确保天安门的绝对安全,有关部门还在天安门顶部四周安装了避雷设施。

然而,天安门城楼自1465年(明成化元年)建成后,毕竟已有500年了。5个世纪的风霜雨雪和无数次的自然灾害,所伤及的绝不仅是表面肌肤,内中沉疴也在情理之中。

在60年代初的一次检修中,技术人员发现城楼大厅里靠近毛主席座位的那根12米高的巨柱,已经空了近10米。有关人员迅速将这一险情上报中央有关部门。中央立即派人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结果又发现,天安门城楼因长期失修,建筑结构已严重坏损变形,加之市内过度采汲地下水和城楼自身重量,主体已严重下沉,虽经多次维修加固,但未能彻底解决问题。结论是:问题很严重,天安门城楼应该重新翻建。

1965年,翻建天安门的筹备工作正式开始,不幸的是“文 革”很快开始。在那破“四旧”的年代里,天安门的翻建筹备工作不得不暂停下来。

1966年3月的邢台地震,波及天安门,使天安门城楼的结构严重损坏、变形,已有260多年没有进行大修补的天安门,危在旦夕,有塌垮的可能。政府组织力量对城楼内的五架梁、西山花踏脚木、划架柱进行了加固,将部分倾斜的梁柱等构件增加了铁箍。

这些,都是些临时应急措施。考虑到保护天安门城楼这一历史古迹的需要,也为了确保党和国家领导人在节日庆典时的安全,在“文 革”狂热的风潮刚刚平息下来不久,1969年国务院决定,拆除旧天安门城楼,在原址按原规模和原建筑形式重新修建,建筑材料全部更换新的。

重建天安门城楼方案经周总理亲自批准后,于1969年12月15日开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组成了有总参、北京卫戍区、北京市革委会等有关部门参加的“天安门城楼重建领导小组”。

北京的冬天本是不适合进行建筑的季节,水泥在寒风中往往没有使用便会凝结。当时选择这个时候动工,是因为明年“五一”节要照惯例在城楼上举行庆祝活动,国家领导人都要登临,不得不抓紧时间施工。

承担这项任务的是北京市第五建筑工程公司。公司组建了天安门工程现场指挥部,组织了4个施工连队。整个工程是在极端秘密的情况下进行,施工队伍都是军事化管理。所有参与这项工程的人员不得透露内情,对家人也要守口如瓶。

为确保工程秘密进行,整个天安门城楼必需用苇席严密遮盖起来。天安门城楼长66米、宽37米、高32米,要将这个庞然大物整个罩起来,其难度可想而知。

当时的情况是,如果用钢管搭架,就需1个月的时间。由于工期紧,任务重,架子工人突破以往方法,用数根杉篙绑在一起,层层连接,用苇席搭起天棚,将城楼围得严严实实,留出送料的循环马道。不到10天搭好天棚。同时,冬季施工需要保温,他们又在中山公园内临时建起一座锅炉房(当时公园已不对外开放)。因此在整个施工期间,尽管外面是滴水成冰的隆冬,棚内却温暖如春,昼夜通明。

在整个施工过程中,指挥部共组织了拆除、大木安装、屋面(上穴下瓦)瓦、油漆彩画、管道五大战役。

拆除旧城楼,这是开工后的第一个关键项目。

鉴于新建城楼要保持原来的形制和规模,所以拆除旧城楼前,首先要进行测量。五建公司选派了既懂经纬仪又机灵的木工连组长姚来泉,配合测量局的同志工作。他和测量局同志将城楼所有的斗、拱、声、柱及端门等,一一进行了精确地测量。在之后的拆除工作中,凡拆下的每一件木构件,都需照原样画下图来,并拍成照片,按顺序编号,然后交由北京建筑设计院画图,再按照图纸进行木构件加工。由于施工单位和设计单位配合默契,拆旧城楼仅用了7天时间。

后来将测量的数据报告给毛主席。毛主席批示:原样不动,尺寸不变。

在拆除工程中,人们发现了数百年前的镇楼之宝。

天安门城楼除底座是砖混结构外,整个城楼为木质结构,拆之前断掉全部电源。姚来泉师傅带着两个人爬到天安门最高的脊瓦处。按照指挥部的命令,他要找出正中的脊瓦。他让两个工人分别从东西两侧往中间数脊瓦数,他站在大约中间的位置,当两人各数到43块时,自己脚下刚好还剩5块。于是他在最中央的脊瓦作了记号,便赶紧向指挥部汇报。

很快,指挥部的领导、专家、公安及警卫人员上了楼顶。领导指着中间黄sè的琉璃瓦对姚师傅说:把它砸开。姚师傅用撬棍连撬带砸,里面露出个30厘米见方的木盒,尽管很旧,但上面清晰地雕着一对jīng美的二龙戏珠图案。领导示意他打开。姚师傅用手轻叩了一下木盒,说道:这是金丝楠木的。然后用撬棍轻轻一戳,木盒酥了,姚师傅从里面拿出一块“铜疙瘩”。专家拿起来仔细端详,尽管光泽不那么亮了,但却是个实实在在的金元宝!

“再摸摸!”姚师傅又从里面拿出块拇指大的红宝石!又摸,是一粒粒像红铅笔头似的东西,用手指一捻,变成了朱红sè的粉状物,若离若聚。专家们闻后说道:是朱砂。此外,盒中还有五彩粮:黄豆、高粱、黑豆、谷子和玉米,当然有的已分辨不清了。专家根据史籍记载,说道:就这些东西了。

当时,60多岁的中国古建专家郭老,拿着粉末状的朱砂说道:这是百年真朱砂啊!

据说,金丝楠木盒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古代的避邪吉祥物,后全部上交国库。

到新建城楼时,姚师傅也没忘记在原来放“宝盒”的位置,放上一件当代“避邪物”。他精心准备了一块17厘米高、12厘米宽、3厘米厚的汉白玉石,上面竖向刻着“1970年1~3月重建”的字样,并用金箔贴字,耀眼明亮。姚师傅将汉白玉石字体朝南、小心翼翼地插进混凝土里1/3处。这块汉白玉石成了新中国重建天安门城楼的历史见证。

拆除工作完成后,接下来就是大木安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