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会员中心我要投稿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趣闻

特务炸毁“克什米尔公主”号前周恩来已得报告

时间:2017-01-14 15:48:15  来源:  作者:

克什米尔公主号 资料图

1955年4月,周恩来率中国政府代表团出席了在印度尼西亚万隆召开的有亚洲和非洲29个国家代表团出席的亚非会议。这次重要会议,对亚非地区乃至整个世界历史进程都产生了重大影响。本刊发表的这篇纪事,是作者根据多年来收集到的大量第一手历史资料、当事人回忆录或回忆文章,同时参考有关年谱和传记作品以及其他相关材料等,整理和编写成的。这份材料比较全面、系统和真实地反映了周恩来为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增进与相关国家的了解与友谊、促进国与国之间的友好合作以及保卫世界和平而作出的艰辛努力,反映了以周恩来为代表的老一代外交工作者为确立新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重要地位、为打开新中国外交工作新局面所作出的巨大贡献。该纪事的编辑体例,参照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领袖人物年谱体例。

1月22日会见印度尼西亚大使莫诺努图,接受他代表印尼政府提出的关于中国政府参加亚非会议的正式邀请。

2月10日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通过周恩来关于中国决定参加亚非会议给印度尼西亚总理阿里?沙斯特罗阿米佐约的复电。随即发出复电,指出:“亚非会议是历史上第一次为了促进亚非各国间的亲善和合作、为了探讨和促进它们相互间的和共同的利益和为了建立和增进友好和睦邻关系而召开的会议。”“这个会议的召开也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机会,使得具有不同社会制度的亚非各国,在任何一国的政府形式和生活方式不受另外一国干涉的原则下,和平共处并为促进世界和平和合作作出贡献。”

2月中旬—4月上旬着手亚非会议的会前准备工作。主持研究与制定参加会议的方针和策略,并在四月初向中共中央正式提出《参加亚非会议的方案(草案)》、《访问印度尼西亚计划(草案)》和《关于目前中缅两国间一些实际问题的处理方针》等文件。《方案(草案)》指出:“亚非会议是没有帝国主义国家参加、而由亚非地区绝大多数国家所举行的国际会议。”“我们在亚非会议中的总方针应该是争取扩大世界和平统一战线,促进民族独立运动,并为建立和加强我国同若干亚非国家的事务和对外关系创造条件。”在和平共处和友好合作问题上,“我们的主张是:保障世界和平、维护民族独立,并为此目的促进各国间的友好合作。友好合作应该以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和反对侵略、反对战争为基础”。在缓和国际紧张局势问题上,“我们主张通过国际协商和缓并消除国际紧张局势,包括台湾地区的紧张局势在内”。在对待原子武器问题上,“我们主张禁止和销毁原子武器和一些大规模毁灭性的武器”。《方案(草案)》还将除中国、越南民主共和国以外的其他二十七个国家分为四种类型国家:甲、和平中立国家;乙、接近和平中立国家;丙、接近反对和平中立国家;丁、反对和平中立国家。同时规定:“在扩大和平统一战线的总方针下,我们在会议中应该团结甲类国家,争取乙类国家,影响丙类国家,鼓励并分化丁类国家。”

4月1日下午五时十五分,主持外交部党组会议,商谈中国出席亚非会议代表团人员名单和关于出席亚非会议的方针问题等。 4月2日国家主席毛泽东、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刘少奇等审核了周恩来报送的中国参加亚非会议的全体人员名单。毛泽东批示:“照办。退周恩来。”

4月3日下午三时三十分,接见缅甸大使吴拉茂,就其提出吴努总理希望周恩来能在四月十五日前两三天到达仰光事回答说:在这之前“到达仰光,恐怕有困难,因为根据医生的嘱咐,要在动手术后四星期才能乘坐汽车旅行,而从昆明到中缅边境需时五天,因此最快也要到四月十四日才能进入缅甸境内”。“进入缅甸境内以后,希望缅甸政府给予协助,以便当天飞往仰光。”“按照这样的行程,中国代表团必须在七日从北京动身,不能再晚。”

同日下午五时,接见印度尼西亚大使莫诺努图,送交致沙斯特罗阿米佐约总理的复信,表示接受他提出的关于在亚非会议结束后访问印度尼西亚的邀请。同时,告诉大使:“这次将应吴努总理的邀请先去缅甸,中国代表团所包的印度飞机(指中国代表团另外包租的印度航空公司的“空中霸王”号飞机。)也是从仰光直飞雅加达,不经过香港。”“由于印尼总理的倡议,这次亚非会议得以召开。这在历史上是第一次。这替亚非国家间的接触,造成了很好的机会。”在亚非会议上,“我们希望在科伦坡五国的倡议下,对和平友好贡献出我们的力量。我们将根据科伦坡五国总理的意见,特别是印尼、缅甸、印度总理的意见,为建立集体和平和扩大和平范围而努力”。“这是亚非国家第一次来决定它们的命运,这就会对世界和平作出贡献。”

4月4日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各成员分别送交《参加亚非会议的方案(草案)》、《访问印度尼西亚计划(草案)》和《关于目前中缅两国间一些实际问题的处理方针》,供阅读。同时,向毛泽东提议于五日召开中共中央会议予以讨论。

4月5日晚上七时三十分,出席毛泽东在颐年堂主持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汇报参加亚非会议的准备情况。会议讨论并批准《参加亚非会议的方案(草案)》、《访问印度尼西亚的计划(草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后成为定案。)等有关文件,授权周恩来视会议情况采取灵活的应变策略和办法。

4月6日上午九时,出席国务院第八次会议,作《关于我国参加亚非会议问题的报告》和《关于提请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席亚非会议代表团名单的报告》,并宣布:周恩来出国参加会议期间,总理职务由陈云代理,外交部长职务由张闻天代理。会议通过周恩来提出的参加会议的方针和代表团成员名单,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下午三时,在政协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上作报告,介绍当前国际形势和中国代表团出席亚非会议的任务和方针。

4月7日率领中国出席亚非会议代表团飞离北京前往重庆。登机前,得到赶来机场的总理办公室副主任罗青长面交的国民党特务机关已经收买香港启德机场地勤人员,准备借“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在香港短暂停留,乘为飞机加油之机进行破坏的情报后,指示李克农和罗青长:继续密切注视香港国民党特务动态,及时向中央有关部门领导人通报情况,并采取相应的处置措施。次日,飞抵昆明。

4月9日打电话给西花厅,要工作人员迅速告诉外交部,在中国代表团租用印度航空公司“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抵达香港启德机场之前,立即将我情报部门获知国民党特务准备在飞机上放置爆炸物的情况,通报驻北京的英国驻华代办处、新华社香港分社及赴香港候机的部分中国代表团工作人员。十日上午,外交部有关部门负责人约见英国代办处参赞约翰?曼斯菲尔德?艾惕思,通报有关情况。艾惕思表示,他尽快将这一情况转告香港当局。十日晚,新华社香港分社接到周恩来指示后,将情况通报印度航空公司驻港办事处。

4月11日台湾国民党驻香港特务机关为了谋害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国代表团人员,收买启德机场地勤人员周驹在“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上放置了定时炸弹。飞机飞离香港前往印度尼西亚途中五个小时后爆炸,中国和越南代表团工作人员以及随同前往的中外记者十一人全部遇难。因周恩来事先应约去仰光同缅甸、印度和埃及总理会晤,国民党特务谋害周恩来的阴谋未能得逞。

同日飞机失事消息传到昆明,中国代表团成员和云南省党政军领导人劝他不要再去万隆一事,周恩来回答说:“我们是为促进世界和平、增强亚非人民对新中国的了解和友谊而去的,即使发生了什么意外也是值得的,没有什么了不起!”

4月12日凌晨,复信邓颖超:“来信收阅,感你的好意和诤言。现将来信捎回,免得失落。有这一次教训,我当更加谨慎,更加努力。文仗如武仗,不能无危险,也不能打无准备的仗,一切当从多方考虑,经过集体商决而后行。”

4月13日毛泽东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任命中国出席亚非会议代表团首席代表和代表。十五日,《人民日报》正式公布中国出席亚非会议代表团首席代表为周恩来;代表为陈毅、叶季壮、章汉夫、黄镇;顾问为廖承志、杨奇清、乔冠华、陈家康、黄华、达浦生;秘书长为王倬如。

同日下午,同张闻天通电话,商谈“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爆炸事件的善后工作。十七日下午,首都各界人民五千多人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追悼大会,追悼在飞机爆炸事件中牺牲的中国参加亚非会议代表团的八位烈士。

4月14日七时十五分,率领中国代表团乘印度“空中霸王”号飞机离开昆明,十时三十分(此为仰光当地时间。下同。)飞抵仰光。

4月15日上午九时,和陈毅同缅甸总理吴努会谈台湾问题、中美关系问题。说:中国同蒋介石集团之间的战争是内战的继续,过去没有现在也不允许外来干涉。如果美军撤退,我们是可能用和平的方式解放台湾。只要蒋介石同意中国的和平和统一,同意和平解放台湾,并派代表来北京谈判,我相信即使蒋介石本人中国人民也会宽恕他。但是蒋介石集团必须承认中央人民政府,不能自称代表中国。中美之间的敌对关系,是美国对中国的侵略和干涉造成的,如果美国放弃对中国的侵略和干涉,我们也准备按五项原则同美国发表声明。这一切在目前只是一种希望,我们并不期望美国政府立刻改变态度,但中美关系终究会改善的,即使等一百年也可以,世界上的国家不会永久处于对立状态。谈话时间三小时。

同日下午二时三十分,前往机场迎接印度总理尼赫鲁、埃及总理加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和阿富汗副首相萨?穆?纳伊姆汗。随后,同尼赫鲁讨论“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事件,指出:我们对“特务的阴谋早有所闻,并在事前通知英国代办转告香港当局,新华社香港分社也曾预先通知印度航空公司。但我们不知何人、用何种方法进行破坏,香港当局采取的措施显然是不充分的”。希望尼赫鲁总理致电英国外交大臣艾登转告中国方面的意见:英国政府在对此事件的处理上,应同中国和印度政府采取合作态度。

同日下午,拜访埃及总理纳赛尔。

同日晚八时,缅甸总统巴宇举行宴会招待赴印度尼西亚出席亚非会议路经仰光的周恩来、陈毅和印度总理尼赫鲁、埃及总理纳赛尔、阿富汗副首相纳伊姆汗、越南民主共和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部长范文同。

同日晚十时,缅甸、中国、印度、越南、埃及和阿富汗六国领导人在缅甸总统府召开座谈会,讨论“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事件带来的影响,商谈即将召开的亚非会议可能出现的形势等重要问题。针对亚非各国领导人中普遍存在的疑虑和恐惧情绪,周恩来分析了召开亚非会议的有利条件,指出:帝国主义对亚非会议搞示威性破坏,并不说明他们强大,恰恰说明它们害怕我们召开亚非会议。过去亚非国家绝大多数都遭受过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剥削和压迫,大家有着共同的遭遇和经历,如今又面临共同建设自己国家的任务,我们从彼此的根本利益上去求大同,一定会把大多数亚非国家团结在一起,我们相信亚非会议就一定能够开好,一定能够取得成功。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已经开始深入人心,它对开好万隆亚非会议将能发挥巨大的推动和指导作用。我们一定要用五项原则和亚非团结的精神反击帝国主义的挑战,并采取一切有效步骤来粉碎它们的阴谋破坏。与会其他国家领导人一致赞同周恩来提出的意见。

4月16日凌晨一时十分,率领中国代表团由仰光飞往印度尼西亚。十一时四十五分,飞机因遇雷雨在新加坡机场作短暂停留,受到英国驻马来西亚高级专员麦克唐纳和机场老板的热情接待,并进午餐。下午一时四十五分,飞离新加坡机场。

同日下午六时(此为印度尼西亚当地时间。下同。),飞抵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晚,住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

4月17日上午九时三十分,率中国代表团飞离雅加达,十时三十分抵达万隆安第机场,并在机场发表讲话。讲话指出:“有些人是不喜欢我们这个会议的。他们正在力图破坏我们的会议。”中国代表团“已经为此付出了沉重的损失”。亚非会议“一定能够克服各种破坏和阻挠,并对于促进亚非国家之间的友好和合作,对于维护亚非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作出有价值的贡献”。随后,到达位于市中心的达曼?沙里十号住地。

同日中午十二时,在住地和陈毅同尼赫鲁、吴努会谈。

同日下午三时三十分,同各国代表团团长在印度尼西亚总理阿里?沙斯特罗阿米佐约的别墅举行非正式会议,讨论亚非会议的议事规则和日程,并取得一致协议。五时三十分散会。

同日晚六时四十分,亚非会议举行最后一次会议,一致通过《亚非会议最后公报》。周恩来在会上发言说:“我们的会议是有成就的。 ”“会议的成就是开始了、或者增进了亚非各国之间的了解,并在某些主要问题上达成了协议,这对于我们在反对殖民主义、拥护世界和平、增进彼此之间友好合作的共同任务上将有很大帮助。这个会议相当地满足了亚非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愿望。”“这个会议反映了我们当中对于许多问题的看法和意见是不相同的,我们也曾为此部分地进行了讨论。但是这些不同的看法和意见并没有妨碍我们彼此之间达成共同协议。因为我们亚非各国人民是具有共同的命运和共同愿望的,所以我们才能够在反对殖民主义、拥护世界和平和促进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友好合作上获得了如此成就。”会议一致通过《亚非会议最后公报》,规定了万隆会议的十项原则。晚九时四十分,会议闭幕。亚非会议期间,周恩来为《南洋画报》题词:“南洋画报亚非会议特刊纪念亚非各国人民团结起来,为反对殖民主义,促进世界和平和合作而奋斗!”

同日晚九时五十分,率领中国代表团出席亚非会议五个发起国总理举行的招待与会各国代表团和各国记者的招待酒会。

同日晚十一时三十分,会见印度国家情报局副局长高氏,谈“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爆炸事件。

4月25日零时三十分,同来访的越南民主共和国代表团团长、副总理兼外交部部长范文同谈话。八时,会见以高碕达之助为团长的日本代表团。十时三十五分,会见前来拜访的印度驻联合国大使梅农。中午十一时三十分,率中国代表团,同印度尼西亚西爪哇省省长山努西、万隆市市长恩诺一起,出席万隆华侨代表举行的招待会。下午一时,宴请以穆罕默德?阿里总理为团长的巴基斯坦代表团。下午三时四十五分,到印度代表团住地拜会尼赫鲁、吴努。下午六时三十分,接见黎巴嫩驻美国大使查尔斯?马立克,谈台湾问题和中美关系问题。马立克对周恩来说:“我们就要离开万隆了,除了你,我们都犯了错误。”晚八时三十分,接见万隆人民欢迎亚非会议委员会代表,并接受其献礼。

同日接见美国《民族》周刊记者,说:“解放台湾是中国的内政。中国人民有权提出这个要求,并实行这个要求。至于台湾地区的紧张局势,那是美国的干涉造成的。”“为了和缓台湾地区的紧张局势,中国提议,中国和美国应该坐下来谈,解决这个问题。”

同日就美国方面和亲美国家在会后有可能利用《亚非会议最后公报》中关于各种表现的殖民主义说法进行歪曲宣传一事,致电张闻天并报中共中央。电报说:“如果他们在这一点上做文章”,请考虑“从历史和理论方面说明殖民主义的根源和实质”、“殖民主义统治和剥削的各种表现”、“殖民主义的共同特点和趋势”等方面予以驳斥,强调:“在分析中应注意不必用新的殖民主义一词来形容美国殖民主义,不必提出具体的国家名字来进行批评,不必特别说亚非会议各国在这个问题上完全一致,但可强调觉醒了的亚非各国人民是绝不会上这种荒谬宣传的当。”

4月26日上午八时三十分,率中国代表团飞离万隆。九时,飞抵雅加,应印度尼西亚政府的邀请,开始对印度尼西亚进行正式访问。

4月27日上午九时,偕同陈毅、叶季壮、章汉夫、黄镇同苏加诺、穆罕默德?哈达和沙斯特罗阿米佐约和苏纳约会谈。会谈中,正式提出邀请沙斯特罗阿米佐约访问中国,沙斯特罗阿米佐约同意在最近期间访问中国。

同日晚八时,出席黄镇大使在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举行的招待会。这是苏加诺第一次前往一国大使馆出席招待会。

4月28日上午八时,率中国代表团一行二十七人到独立宫向苏加诺辞行。八时四十五分,抵达机场,同沙斯特罗阿米佐约签署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两国总理《联合声明》。上午九时十五分,飞离雅加达。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